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CP爬墙之旅III 策瑜、权瑜

3、历史向策瑜,差不多从初高中扭三三国杀和真三时期就开始注意到这对江东双璧了吧,算是我cp届的启蒙(捂脸)。
公瑾一直是我历史上最喜欢最憧憬的男性人物,国士无双,太迷人。三国来讲其次是陆逊,陆伯言,但对伯言我心疼更多一些。
而且周郎的眼界和抱负都要高出伯言一截,公瑾心中的版图一直是天下,陆逊更着眼于吴国和家。
即使不谈cp我还是爱周郎。

不过我虽然是站策瑜但很喜欢看权瑜的文。正史里的策瑜已经太完美,从总角之交到升堂拜母到带兵投奔到成为连襟,哪怕是最后的“瑜以凡才昔受讨逆殊特之遇”,读起来都像不卑不亢的情话。
总感觉阿策离开的那十年周郎也不会有“生死两茫茫”的凄凉之感,他在忙着辅佐他们的弟弟,忙着练水军,忙着巩固当年他们一同打下的江东土地,忙着招贤纳士忙着南征北战忙着策马天下。
这才是应有的活法。
不会因为约定之人的离去而心灰意冷忘了共同的梦想,而是一个人也要英勇潇洒地走下去,走出彼此少年时放言谋划的天下来。
哪怕是创业未半中途陨落,也可以留下“非瑜背诺,天不假年”的话,问心无愧地去见阿策了。
我相信伯符将军才没有化为东风,他肯定还等着“从容戏瑜”和你谈笑风生呢。

抛开周瑜之死的阴谋论,历史上权瑜的关系其实也很值得琢磨,赤壁前给兵又不给够数,封左都督又要立一个素来不睦的右都督,只能说孙大帝真是玩得一手好制衡。
公瑾去世后十年依旧把最宠爱的公主嫁给了“有瑜风”的长子周循,又给自己的长子也是世子聘娶了周郎的女儿,连次子周胤也“尚宗室女”。周郎淡出历史舞台远离政治中心那么久后,还依然通过这种方式把周氏后人拉回来,这算不算长情的表现?
那又为什么在周循早亡后力排群臣求情逼死了周胤呢?
孙权的心思你别猜。
查孙权周瑜的关系时看过一句别人的评价:“孙权在周瑜活着的时候希望他死去,在周瑜去世后希望他活着。”
受到了会心一击。

策瑜是纯粹,从年少时纯粹的总角之好竹马之交,到少年时纯粹的剑指四方征战天下的英雄相惜,干净清澈得不像真事。
而孙权对周瑜的感情更像宫闱内部黑暗中滋长出来的花,权力交错的刀光剑影很容易就把它斩断,可毕竟那样开放过,所以夭折后会惋惜会遗憾会怀念那份香气。
所以依旧是多年后老年孙权还在跟人反复“非周公瑾孤不帝矣”“孤念公瑾岂有已乎”,跟陆逊谈论起前三任都督时也几乎是以公瑾为标杆,类似于“你做的很好,很公瑾,只是blabla这些方面还不如公瑾”。
斯人已逝,何苦怀恋。
不如怜取眼前人,伯言被你害多惨。

刚才说了,策瑜历史已经够完美,同人反而往往被局限住了。而历史上的权瑜因为本身就存在争议,以不同的解读来写发挥余地大很多。
我就喜欢看权瑜那些带着点狠劲的、充满权谋的、互相试探的关系,读起来太带感,像带血的有铁锈味的玫瑰。
这种秘而不宣不见天日的心思,藏在寒暑那一百件精致华美的衣服中,随着东吴和之后一个又一个王朝的覆灭,被大江东去浪淘尽。
也有可能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千年后会有人在史册里,借月光将思念看清。
他化身传说守护你。

评论(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