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毕廷】属于


属于我们点点滴滴的伤心 我们要各自忘记
属于我们闪闪发亮的爱情 我们在一起努力

为还许诺,粗剪产物,资源不全,调色没有,过渡不当,字幕要改,连封面都是视频截图……大家先看着玩玩
如果4.6我能把七子的新视频剪完,再出个精剪的(遁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1625619/?share_source=copy_link&ts=1522852131&share_medium=iphone&bbid=7749017fa2f449c56f70a27bf2cbe8c3


戳不开正文的链接可以去点评论的⬇️

不醉不会。
可惜我天生酒量好,没体会过醉的滋味。

小伙伴半夜突然想吃夜宵

于是我们两个穿着睡裙和拖鞋出酒店去觅食

一街的人都在跟着节拍跳舞,举着酒瓶跳舞,对着熟人陌生人跳舞

我们坐在街边欣赏着群魔乱舞吃完了夜宵,然后也去添了把火

一秒入夏

本来挺遗憾不能在香港过圣诞的,但看到曼谷在这么努力地炒热节日气氛,还是小欣慰的

2017最后半个月,把心愿都满足吧~

某位送的很直男审美的粉玫瑰

然我喜,少女心得到了小满足


老爸下班回来看到花,对我感慨:

“你真的生下来就是个收花的人。”

我问回去:

“那你呢?”

老爸脱口而出:


“我是养花的人。”


性空山


大写的致郁预警,很现实很现实很现实
有喻周王叶,背景设定有双花韩张,但无正面描写
本章纯周叶,很纯很纯
时间线上发生在第三章之前,回忆杀

4.


那个冬天,叶修拿了冠军和最佳选手的证书回家,不料还是被家人视为无用功,于是出门找了个附近的小网吧开电脑打荣耀。

那个冬天,周泽楷陪父母到北京探亲,他跟别人说不上话呆得无聊,于是偷跑出来进了一家附近的小网吧开电脑打荣耀。


叶修的技术当然会引起玩家们的围观。还好那时年关将近网吧里人并不多,叶修用的也是一个备用的战法小号,大家也没往叶秋身上联想,只是围在他身后聚成一小堆交头接耳地讨论着。

随着竞技场上又一个对手轰然倒地,叶修感觉有点无聊,他正郁闷身后都是人没法登扣扣喊那些老朋友也是老对手们对战,旁边就坐下了个人。

“房间号?”少年变声期末尾独有的带点哑的低沉嗓音。

叶修还想着找人对战的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少年那边已经登了号,一歪头看了下叶修的屏幕,手底也不停直接输下数字进了房间选了备战。

现在的孩子们,都这样直接了么。叶修也接受了挑战,然后才注意到对面站着的是一个神枪手。

枪系啊……神枪手很直接地冲了上来,并没有要利用距离跟他兜圈的打算。于是叶修也很干脆地操作着战斗法师正面迎上,一记龙牙甩出。

神枪手毫无疑问地输了,但他立刻又再次发起了挑战。周围人群发出嗤笑般的声音,笑他这种自讨苦吃的行为,少年抿着嘴不动声色地等,等叶修的回应,仿佛周遭一切都与他无关。

叶修也应了战。两个角色再次缠斗在一起。

再输,再战。

再战。


打到后来,叶修开始出声指导,比如你这个技能放早了半秒,那一步用技能带来的后挫力就行可以免去这个格挡。少年也不怎么说话,有时会有“嗯”“好”的单音节来表明他听进去了。叶修也不在意少年言语上简短的回应,因为神枪手越来越精细的操作就是最好的证明。

周泽楷忘了他们一共打了多少场,只记得最后一场足足打了二十多分钟,他感觉得到叶修是有意顺着他打,但他努力发挥到了最好还是没能赢下。

此局终了,那人放下鼠标开始灵活地活动手指,一边转过头来直视周泽楷:

“不打了我该走了不然就赶不上飞机了……对了你带优盘什么的了吗把刚才那局的对战拷回去自己再研究下吧。”

“嗯。”周泽楷一听对方有时不打了就也乖乖停下了,他没带优盘但随身带了数据线,于是从善如流往手机里考。

“你……怎么称呼?”周泽楷想到那人说自己要去赶飞机,又想到自己过几天也回上海了,此去不知是否还能再见,于是克服自己的不善言辞努力搭话,“很厉害,想再切磋。”

“就是的这位哥留个名呗,这技术不会是职业战队的吧?”“可没在比赛里见过他啊……是不是微草或皇风训练营的?”“小兄弟留个签名呗,哪天你真出道了你在哪个队我粉哪个队!”一旁围观的群众们一听叶修要走了,也是七嘴八舌把想问的想说的都一股脑倒出来了。

那人笑了笑,从兜里掏出一支烟,刚想点上看了眼周泽楷又停下了:

“我的名字说了你们也没听说过。我只是个,打比赛都露不了脸的人。”


说完那人潇洒地起身往网吧外走,大家唏嘘着“这技术也就打替补坐板凳啊”“职业圈大神技术得有多牛啊”也给他让开一条道,周泽楷毫不犹豫地追了出去。

外面的雪已经下大了,那人戴上羽绒服的帽子就闷头走入了雪里。周泽楷很少遇上这么大的雪,脚步都有些踉跄,但还是执着地追在后面。

“你是职业选手……”周泽楷在后面喘着粗气说。

“对。职业圈很有意思,也很残酷,我当职业选手很满足很快乐,你要不要来试一试?我感觉你挺有天赋的,又肯学。”那人驻足回头冲周泽楷笑了笑。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周泽楷还是问出了刚才的问题。

“我的名字啊……”那人神色有一秒钟的恍惚,然后又恢复平静,“我不想骗你,所以等你以后真进了职业联盟,我会找到你告诉你的。”

“那你……”一定要坚持到我成为职业选手的那一天啊。周泽楷心里着急,但他刚才冲得太急有点喘不匀气。

“嗯,我在联盟等你。”那人仿佛看出了周泽楷的想法,直接做了答:“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他的语气太笃定,言之凿凿让周泽楷安了心。

“但是现在,你回家吧,别让父母担心。”那人挥了挥手,转过身去继续走。

“再见。”


周泽楷以光速成熟,变强,第五赛季接过了一枪穿云的账号卡和轮回队长的职务出道,惊艳了整个荣耀联盟。

他不敢耽误时间,他相信那人会等他,但是他不愿那人等他太久。

联盟安排他出席的活动俱乐部接来的广告周泽楷几乎都不推拒,开始有人说他引领了电竞商业化潮流,周泽楷不理会。

他找不到那人,只能让自己站在万众瞩目的焦点下,让那人能看到,能来找他。


其实在周泽楷出道后也没太久就遇到了叶修,但他总感觉已经很久了,已经太久了。

那次轮回客场打嘉世,周泽楷正撞新人墙撞得头破血流,于是比赛以一个比较惨淡的结局收了场。

大家下了比赛在客场休息室整队收拾东西,大家都觉得平时就寡言鲜语的新队长今天打完比赛后分外沉默,进了屋就没说一句话。

队长不开口,队员们东西都收拾好了也不好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却是谁也不想去提醒周队该走了,虽然这是嘉世的主场不会有热情的粉丝来堵他们轮回的大巴,但总在别家休息室呆着也不是个事,万一人家来催了就很尴尬了——

“当当”,两声礼貌的敲门声。离门口最近的队员赶紧去开门,全屋的视线都聚集到了门口。

周泽楷眉毛跳了下,抬眼就见到他的预感成了真。

有老队员已经惊讶地出了声:

“叶,叶秋大神?!”


叶秋站在门口,冲屋里笑笑:

“我来看看你们,顺便跟你们的新队长打声招呼。”

然后走过来拍拍已经僵住的周泽楷的背,眼神如雪色缱绻:

“好久不见,小周。”




再见,小周。叶修在心里说。

性空山


大写的致郁预警,很现实很现实很现实
有喻周王叶,背景设定有双花韩张,但无正面描写
本章纯周叶


3.


觥筹交错间,周泽楷盯着叶修套路得江波涛无言以对撩得孙翔上蹿下跳,也不说话就那样静静看着,仿佛一个局外人。

一如那时。


轮回下周轮空,这是这个月最后一场比赛,再加上这场比赛赢了微草后轮回重回积分榜第一,大家伙都有点兴高采烈。

来接张佳乐下班的孙哲平跟轮回的关系一般般,但也豪爽地尽地主之谊地推荐了他有会员卡的私家菜,还把后备箱里一瓶红酒放到了他们车上。

酒水也不好过安检带上飞机,大家索性就开了倒点当庆祝,叶修留意着发现后辈们也挺有分寸就任他们去了。

酒足饭饱后大家几人几人聚在一起聊天,孙翔出门去接女友的电话,江波涛把试图从叶修这里套出唐柔近况的杜明拉到了一边。


叶修杯里的酒还残着一半,他知道自己的分量所以渴了也只是巡视了圈餐桌找汤喝,结果一边周泽楷就盛了碗汤放在他面前。

“小周真贴心。”叶修这也不客气地就一勺勺喝上了,他不是那种讲究食不言寝不语的人,但也不会在嘴里含着东西就开口。

周泽楷倒是有话想说的样子,但也只是笑笑继续看着叶修喝汤。

“叶修……心情,没有不好?”叶修把粥全部喝完的功夫,周泽楷字斟句酌终于组织出了一句话来。

“我今天看了精彩的比赛还吃好喝好有什么心情不好的?哦,虽然这顿是我买单吧,但这点小钱还是出得起的。”叶修笑道。

“这段时间,过得还好?”周泽楷继续试探性地问。

“挺好的。”叶修说得诚恳地不行。他最近受到了大家的众多关照,网游里兴欣这个月抢野图boss有如神助,现实中在帝都的朋友们你方唱罢我登场地带他吃喝玩乐,他都感觉自己的胃和兴欣的材料库一样满。


问到这周泽楷也不再言语,转而盯着叶修握着勺子的手,小拇指上套着戒指。叶修的手指本身就修长,戒指匝着半圈红线才能固定住。

“所以叶修你是,最近不想再找了吗?”周泽楷话是含蓄,但叶修知道他的意思。

怎么能不知道呢,从第五赛季第一次见到他开始,那孩子看着他的眼神就一直没有掩饰过。从初入职业圈惊艳联盟的少年,到锋芒毕露封为枪王的青年,到现在愈发沉稳内敛的男人,他看着自己的眼神,都没变过。既像渴求糖果的孩子一样赤裸,又像追逐目标的男人一样深沉。

算了算,到现在也是七年多了。叶修想,是该做个了断了。

“看情况吧。”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为这句话而暗喜几秒,又听叶修补了句:

“但是小周,你,不可以。”


周泽楷感觉队友们的喧闹,包厢里空调开的热气,一下子都远了。他整个人都被叶修一句话钉住了,直接宣判了处决。

“为什么?”一颗心漂泊在狂风暴雨的大海上,挣扎着起伏想看周围有没有浮木。

“原因有很多啊,我如果说小周,你值得更好的,你会不会觉得敷衍?”叶修放缓了语气,“最主要的原因是,你是现在的荣耀第一人,你应该有最好的一切为你加冕,也是为荣耀加冕。”

“你是永远的荣耀第一人,你就是最好的。”周泽楷固执地说,这也是他的心里话。

“但我在荣耀第一人的位置上时,从某些层面上来讲,做的没有你好,没有吸引那么多人来了解荣耀参与荣耀。”叶修笑了笑安抚周泽楷的情绪才继续说,“我以前一直觉得,荣耀最重要的还是胜负,而且荣耀女神有喜欢她支持她的人玩就够了。但是随着时间推移,热情会消退,少年会老去,再痴迷的人也有冷静下来回归生活的那一天。而你让荣耀、让电竞被更多人熟知——当然这也不完全靠你一个人,还是大家一起的功劳。源源不断地有人来玩荣耀,荣耀就永远年轻,永远充满活力。”

“小周,不要去想那些说你引领了联盟商业化风气的话。退一步讲,2017年,另一个电竞的世界总决赛都开到了鸟巢,荣耀职业联盟也逐步壮大,还有戒网瘾学校的存在。我现在还记得有个新闻,说一个玩其他电竞游戏的孩子,都打进省级比赛了,还被家人送去戒管所,出来都疯了……你们现在也知道我当初也跟家里闹翻了是偷跑出来玩荣耀的了,那时有很多有才华的孩子就这么磨灭了。而现在孩子们可以跟他们的父母指着街上你的广告牌,商场里你的海报,堂堂正正地跟他们的父母说我也要打电竞,我打好了也能出人头地。

“周泽楷,你是荣耀的脸面,你是现在的荣耀第一人,我不希望你不要遭受任何不必要的异议。当然,性取向是自由的,但还是有一些人不接受。你那么优秀那么好,我不希望这成为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置疑你的点,抹黑你抹黑荣耀甚至妖魔化大家辛辛苦苦维护的电竞圈。”

“周泽楷,游戏里你是无解的枪王,游戏外你也要无解,你要和荣耀一起,成为纯净的、无坚不摧的荣耀。”


叶修直视着周泽楷说完了这段话。周泽楷这次真的是沉默了很久,一直沉默到他跟着队员们打车回酒店。

上车前周泽楷才再次开口:

“叶修,我在出道前就见过你。”

叶修闻言笑了笑,不太惊讶的样子:

“我记得,那年冬天的北京也很冷,你那时也还打不过我。”

“我记得,小周,我都记得。”


周泽楷听到这里,才终于露出了今天晚上第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然后上了车。


这是已近零点,北京的路面交通终于顺畅了起来,出租车发动一路向北绝尘而去。


再见,小周。叶修说。

双十一都不买东西吗(捂脸)
(虽然我这一整周都在买买买今天很多东西都已经寄到了吧)
就算不随波逐流购物,大周六的约对象约朋友逛吃逛吃不好么
跟见不着面的陌生人说话都说不起来
唉,劝都劝不动,真是小可爱~(摊手)

以及,刚订完机票又要飞海岛的我表示有点小激动
这次不是散心,纯粹是因为,天气有点冷,想要避避寒(再次捂脸)
(所以什么时候才能跟某位小伙伴一样不畏严寒把to do list上面的“去北欧看极光”这项完成呢)
(明年圣诞假吧~)

明天约了朋友泡温泉~晚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