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性空山


大写的致郁预警,很现实很现实很现实
有喻周王叶,背景设定有双花韩张,但无正面描写
本章纯周叶,很纯很纯
时间线上发生在第三章之前,回忆杀

4.


那个冬天,叶修拿了冠军和最佳选手的证书回家,不料还是被家人视为无用功,于是出门找了个附近的小网吧开电脑打荣耀。

那个冬天,周泽楷陪父母到北京探亲,他跟别人说不上话呆得无聊,于是偷跑出来进了一家附近的小网吧开电脑打荣耀。


叶修的技术当然会引起玩家们的围观。还好那时年关将近网吧里人并不多,叶修用的也是一个备用的战法小号,大家也没往叶秋身上联想,只是围在他身后聚成一小堆交头接耳地讨论着。

随着竞技场上又一个对手轰然倒地,叶修感觉有点无聊,他正郁闷身后都是人没法登扣扣喊那些老朋友也是老对手们对战,旁边就坐下了个人。

“房间号?”少年变声期末尾独有的带点哑的低沉嗓音。

叶修还想着找人对战的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少年那边已经登了号,一歪头看了下叶修的屏幕,手底也不停直接输下数字进了房间选了备战。

现在的孩子们,都这样直接了么。叶修也接受了挑战,然后才注意到对面站着的是一个神枪手。

枪系啊……神枪手很直接地冲了上来,并没有要利用距离跟他兜圈的打算。于是叶修也很干脆地操作着战斗法师正面迎上,一记龙牙甩出。

神枪手毫无疑问地输了,但他立刻又再次发起了挑战。周围人群发出嗤笑般的声音,笑他这种自讨苦吃的行为,少年抿着嘴不动声色地等,等叶修的回应,仿佛周遭一切都与他无关。

叶修也应了战。两个角色再次缠斗在一起。

再输,再战。

再战。


打到后来,叶修开始出声指导,比如你这个技能放早了半秒,那一步用技能带来的后挫力就行可以免去这个格挡。少年也不怎么说话,有时会有“嗯”“好”的单音节来表明他听进去了。叶修也不在意少年言语上简短的回应,因为神枪手越来越精细的操作就是最好的证明。

周泽楷忘了他们一共打了多少场,只记得最后一场足足打了二十多分钟,他感觉得到叶修是有意顺着他打,但他努力发挥到了最好还是没能赢下。

此局终了,那人放下鼠标开始灵活地活动手指,一边转过头来直视周泽楷:

“不打了我该走了不然就赶不上飞机了……对了你带优盘什么的了吗把刚才那局的对战拷回去自己再研究下吧。”

“嗯。”周泽楷一听对方有时不打了就也乖乖停下了,他没带优盘但随身带了数据线,于是从善如流往手机里考。

“你……怎么称呼?”周泽楷想到那人说自己要去赶飞机,又想到自己过几天也回上海了,此去不知是否还能再见,于是克服自己的不善言辞努力搭话,“很厉害,想再切磋。”

“就是的这位哥留个名呗,这技术不会是职业战队的吧?”“可没在比赛里见过他啊……是不是微草或皇风训练营的?”“小兄弟留个签名呗,哪天你真出道了你在哪个队我粉哪个队!”一旁围观的群众们一听叶修要走了,也是七嘴八舌把想问的想说的都一股脑倒出来了。

那人笑了笑,从兜里掏出一支烟,刚想点上看了眼周泽楷又停下了:

“我的名字说了你们也没听说过。我只是个,打比赛都露不了脸的人。”


说完那人潇洒地起身往网吧外走,大家唏嘘着“这技术也就打替补坐板凳啊”“职业圈大神技术得有多牛啊”也给他让开一条道,周泽楷毫不犹豫地追了出去。

外面的雪已经下大了,那人戴上羽绒服的帽子就闷头走入了雪里。周泽楷很少遇上这么大的雪,脚步都有些踉跄,但还是执着地追在后面。

“你是职业选手……”周泽楷在后面喘着粗气说。

“对。职业圈很有意思,也很残酷,我当职业选手很满足很快乐,你要不要来试一试?我感觉你挺有天赋的,又肯学。”那人驻足回头冲周泽楷笑了笑。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周泽楷还是问出了刚才的问题。

“我的名字啊……”那人神色有一秒钟的恍惚,然后又恢复平静,“我不想骗你,所以等你以后真进了职业联盟,我会找到你告诉你的。”

“那你……”一定要坚持到我成为职业选手的那一天啊。周泽楷心里着急,但他刚才冲得太急有点喘不匀气。

“嗯,我在联盟等你。”那人仿佛看出了周泽楷的想法,直接做了答:“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他的语气太笃定,言之凿凿让周泽楷安了心。

“但是现在,你回家吧,别让父母担心。”那人挥了挥手,转过身去继续走。

“再见。”


周泽楷以光速成熟,变强,第五赛季接过了一枪穿云的账号卡和轮回队长的职务出道,惊艳了整个荣耀联盟。

他不敢耽误时间,他相信那人会等他,但是他不愿那人等他太久。

联盟安排他出席的活动俱乐部接来的广告周泽楷几乎都不推拒,开始有人说他引领了电竞商业化潮流,周泽楷不理会。

他找不到那人,只能让自己站在万众瞩目的焦点下,让那人能看到,能来找他。


其实在周泽楷出道后也没太久就遇到了叶修,但他总感觉已经很久了,已经太久了。

那次轮回客场打嘉世,周泽楷正撞新人墙撞得头破血流,于是比赛以一个比较惨淡的结局收了场。

大家下了比赛在客场休息室整队收拾东西,大家都觉得平时就寡言鲜语的新队长今天打完比赛后分外沉默,进了屋就没说一句话。

队长不开口,队员们东西都收拾好了也不好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却是谁也不想去提醒周队该走了,虽然这是嘉世的主场不会有热情的粉丝来堵他们轮回的大巴,但总在别家休息室呆着也不是个事,万一人家来催了就很尴尬了——

“当当”,两声礼貌的敲门声。离门口最近的队员赶紧去开门,全屋的视线都聚集到了门口。

周泽楷眉毛跳了下,抬眼就见到他的预感成了真。

有老队员已经惊讶地出了声:

“叶,叶秋大神?!”


叶秋站在门口,冲屋里笑笑:

“我来看看你们,顺便跟你们的新队长打声招呼。”

然后走过来拍拍已经僵住的周泽楷的背,眼神如雪色缱绻:

“好久不见,小周。”




再见,小周。叶修在心里说。

性空山


大写的致郁预警,很现实很现实很现实
有喻周王叶,背景设定有双花韩张,但无正面描写
本章纯周叶


3.


觥筹交错间,周泽楷盯着叶修套路得江波涛无言以对撩得孙翔上蹿下跳,也不说话就那样静静看着,仿佛一个局外人。

一如那时。


轮回下周轮空,这是这个月最后一场比赛,再加上这场比赛赢了微草后轮回重回积分榜第一,大家伙都有点兴高采烈。

来接张佳乐下班的孙哲平跟轮回的关系一般般,但也豪爽地尽地主之谊地推荐了他有会员卡的私家菜,还把后备箱里一瓶红酒放到了他们车上。

酒水也不好过安检带上飞机,大家索性就开了倒点当庆祝,叶修留意着发现后辈们也挺有分寸就任他们去了。

酒足饭饱后大家几人几人聚在一起聊天,孙翔出门去接女友的电话,江波涛把试图从叶修这里套出唐柔近况的杜明拉到了一边。


叶修杯里的酒还残着一半,他知道自己的分量所以渴了也只是巡视了圈餐桌找汤喝,结果一边周泽楷就盛了碗汤放在他面前。

“小周真贴心。”叶修这也不客气地就一勺勺喝上了,他不是那种讲究食不言寝不语的人,但也不会在嘴里含着东西就开口。

周泽楷倒是有话想说的样子,但也只是笑笑继续看着叶修喝汤。

“叶修……心情,没有不好?”叶修把粥全部喝完的功夫,周泽楷字斟句酌终于组织出了一句话来。

“我今天看了精彩的比赛还吃好喝好有什么心情不好的?哦,虽然这顿是我买单吧,但这点小钱还是出得起的。”叶修笑道。

“这段时间,过得还好?”周泽楷继续试探性地问。

“挺好的。”叶修说得诚恳地不行。他最近受到了大家的众多关照,网游里兴欣这个月抢野图boss有如神助,现实中在帝都的朋友们你方唱罢我登场地带他吃喝玩乐,他都感觉自己的胃和兴欣的材料库一样满。


问到这周泽楷也不再言语,转而盯着叶修握着勺子的手,小拇指上套着戒指。叶修的手指本身就修长,戒指匝着半圈红线才能固定住。

“所以叶修你是,最近不想再找了吗?”周泽楷话是含蓄,但叶修知道他的意思。

怎么能不知道呢,从第五赛季第一次见到他开始,那孩子看着他的眼神就一直没有掩饰过。从初入职业圈惊艳联盟的少年,到锋芒毕露封为枪王的青年,到现在愈发沉稳内敛的男人,他看着自己的眼神,都没变过。既像渴求糖果的孩子一样赤裸,又像追逐目标的男人一样深沉。

算了算,到现在也是七年多了。叶修想,是该做个了断了。

“看情况吧。”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为这句话而暗喜几秒,又听叶修补了句:

“但是小周,你,不可以。”


周泽楷感觉队友们的喧闹,包厢里空调开的热气,一下子都远了。他整个人都被叶修一句话钉住了,直接宣判了处决。

“为什么?”一颗心漂泊在狂风暴雨的大海上,挣扎着起伏想看周围有没有浮木。

“原因有很多啊,我如果说小周,你值得更好的,你会不会觉得敷衍?”叶修放缓了语气,“最主要的原因是,你是现在的荣耀第一人,你应该有最好的一切为你加冕,也是为荣耀加冕。”

“你是永远的荣耀第一人,你就是最好的。”周泽楷固执地说,这也是他的心里话。

“但我在荣耀第一人的位置上时,从某些层面上来讲,做的没有你好,没有吸引那么多人来了解荣耀参与荣耀。”叶修笑了笑安抚周泽楷的情绪才继续说,“我以前一直觉得,荣耀最重要的还是胜负,而且荣耀女神有喜欢她支持她的人玩就够了。但是随着时间推移,热情会消退,少年会老去,再痴迷的人也有冷静下来回归生活的那一天。而你让荣耀、让电竞被更多人熟知——当然这也不完全靠你一个人,还是大家一起的功劳。源源不断地有人来玩荣耀,荣耀就永远年轻,永远充满活力。”

“小周,不要去想那些说你引领了联盟商业化风气的话。退一步讲,2017年,另一个电竞的世界总决赛都开到了鸟巢,荣耀职业联盟也逐步壮大,还有戒网瘾学校的存在。我现在还记得有个新闻,说一个玩其他电竞游戏的孩子,都打进省级比赛了,还被家人送去戒管所,出来都疯了……你们现在也知道我当初也跟家里闹翻了是偷跑出来玩荣耀的了,那时有很多有才华的孩子就这么磨灭了。而现在孩子们可以跟他们的父母指着街上你的广告牌,商场里你的海报,堂堂正正地跟他们的父母说我也要打电竞,我打好了也能出人头地。

“周泽楷,你是荣耀的脸面,你是现在的荣耀第一人,我不希望你不要遭受任何不必要的异议。当然,性取向是自由的,但还是有一些人不接受。你那么优秀那么好,我不希望这成为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置疑你的点,抹黑你抹黑荣耀甚至妖魔化大家辛辛苦苦维护的电竞圈。”

“周泽楷,游戏里你是无解的枪王,游戏外你也要无解,你要和荣耀一起,成为纯净的、无坚不摧的荣耀。”


叶修直视着周泽楷说完了这段话。周泽楷这次真的是沉默了很久,一直沉默到他跟着队员们打车回酒店。

上车前周泽楷才再次开口:

“叶修,我在出道前就见过你。”

叶修闻言笑了笑,不太惊讶的样子:

“我记得,那年冬天的北京也很冷,你那时也还打不过我。”

“我记得,小周,我都记得。”


周泽楷听到这里,才终于露出了今天晚上第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然后上了车。


这是已近零点,北京的路面交通终于顺畅了起来,出租车发动一路向北绝尘而去。


再见,小周。叶修说。

双十一都不买东西吗(捂脸)
(虽然我这一整周都在买买买今天很多东西都已经寄到了吧)
就算不随波逐流购物,大周六的约对象约朋友逛吃逛吃不好么
跟见不着面的陌生人说话都说不起来
唉,劝都劝不动,真是小可爱~(摊手)

以及,刚订完机票又要飞海岛的我表示有点小激动
这次不是散心,纯粹是因为,天气有点冷,想要避避寒(再次捂脸)
(所以什么时候才能跟某位小伙伴一样不畏严寒把to do list上面的“去北欧看极光”这项完成呢)
(明年圣诞假吧~)

明天约了朋友泡温泉~晚安安~

小可爱们,不用私信我了,耽误你们的时间不说,也对我没什么影响。

我三次元过得很好,而且最近因为一些事情可以说被万千宠爱了。所以你们的话,隔着遥远的网络陌生人的话,我真不在乎。

你们也不用揣测我过得怎么样。我上周六日被朋友们约得满满当当,这周有两个拍摄任务,还接了一个设计的小任务,等把海报雏形完成再继续更文。

我写文并不是给你们看的,我不需要你们的认可。我写文,你不喜欢可以说我;你说我,我不喜欢也可以不理会。

可能你们的成就感在于维护tag,但我的成就感来源于完成一套设计稿、拍摄一组图、写完一篇文。这样一段时间后回头看看自己的作品,回顾下那时的心境,也留下了什么有意义的东西。这要比回来翻自己当初跟人吵架的记录好很多不是吗?大家都多干点三次元有意义的事吧。


过去我前男友惹我心情不好了,我直接买张机票飞海岛潜水,把我朋友吓得不行还去陪我,然而她发现我只是想做自己开心的事,我就是这种活在当下及时行乐的人。

况且你们又不是我那校草级的前男友,连惹我心情不好的资格都没有~


再偷偷地讲一句,我现在心情不好时就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那么美,就不生气啦,然后做自己的事去了。

不过最近被朋友们宠得太厉害,也没什么让人心情不好的事就是了。


都是小可爱,年纪轻轻的,戾气别那么重~

像我年轻貌美有钱有才华(还有马甲线),无忧且无惧。


讲真,我一年前就写过,比三次元的生活,我就心甘情愿输给我女神,上清华拿国奖的白富美。不过我们走得不是一条路,我也不差~嘿嘿~

明年就去欧洲念书啦~有缘苏黎世见。


“坦白说,我们为之奋斗的东西,其实是很私人的理想,没有谁是为了取悦任何人才会这么做的。在取悦着你们的,只是联盟而已,我想你不要太会错意。你们的支持、鼓励,我们当然很感激,也会很感动,但是还是要很无情地说一句:为了你们在打比赛,这话有点假,至少对于我来说,完全不是。”叶修说。

——《全职高手 第七百四十四章 没有人理解》

性空山



大写的致郁预警,有前任结婚预警
不狗血,现实向
高亮:本文除all叶外的cp有韩张双花,但没有什么正面描写。对踩雷的人我表示抱歉。第一次发all叶不太了解tag的规矩,请大家见谅
本章喻叶回忆,末尾有其他暗示
再次高亮:这篇又致郁又丧,大家考虑着自己的接受度量力而行,建议纯食党们绕行


2.


第一届世界荣耀职业联赛中国队夺冠的那天,大家破例开了瓶酒。

那酒还是喻文州挽着叶修的手开的,理由很简单:谁让他退役了。这样联盟万一知道了也拿叶领队没办法。

叶修边开酒边啧啧感慨喻文州实力心脏,不得不防。

但更心脏的还在后面。


酒过一巡这群不怎么喝酒的职业选手就倒了一片,楚云秀抱着苏沐橙喊荣耀万岁老娘永远青春貌美,张佳乐和张新杰两个人各占了房间一角打电话,黄少天左手抓着王杰希右手拖着周泽楷说pk走起,唐昊和孙翔两个人很幼稚地你戳我一下我打你一下然后抱着手大喊废了废了要对方负责,肖时钦和李轩两个人倒是乖乖的不作妖但看得出已经意识模糊了。

叶修喝了一杯,然后光荣地躺沙发上一动不动了。

可能是太激动了,他还有意识,当喻文州飘过来轻声问他戒指在哪里时他下意识地握紧拳头说不告诉你。

喻文州笑着戳戳他戴着戒指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手,说我跟你换。

叶修跟个小孩儿一样警惕性很强,拳头还是紧紧的:“千金不换。”

喻文州张开手掌,里面两枚戒指,一枚这次世界冠军的,一枚第六赛季总冠军的。

他轻声说,一枚没法打动你,那就再加一枚。

这两枚不够,我就去赢第三枚第四枚。

叶修鬼使神差地松了手。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叶修是真意识模糊了,他光记得第二天在房间里醒来后,发现手里紧握着两枚戒指,坐在他床边的喻文州见他醒了把一杯水递给他,一贯温和的笑容怎么看怎么透露出一股子得意劲,如鱼得水。

要么说心脏就是心脏么,戒指都换了,还是一口气俩,连弄错了的这种借口的用不了。叶修啧啧称赞他的心脏后继有人,一面认栽多了个男友。


他俩的事没张扬,也没想刻意瞒着大家,反正联盟里又不是只有他们这一对。只是跟孙哲平张佳乐韩文清张新杰比起来,他们这对跨队异地组合也让众人惊叹了一番。

只有一次,蓝雨举办全明星赛前,喻文州在叶修去解说室的必经之路上堵住他的人,又堵住了他的嘴。


叶修哼了声有人过来了,喻文州又用唇去磨他的耳垂,说出来的话听到耳朵里痒痒地:“没事,他不会说出去的。”


叶修也不躲,站在那任他亲:“你是故意让他看见的。”


喻文州不置可否,只想继续再跟许久未见的恋人耳鬓厮磨一会儿,就听见叶修说:


“没事,我也想让他看见。”


t.b.c.

存货已全部放完,这篇总共约七八章,不会坑,下次更新时间不确定

性空山


大写的致郁预警,有前任结婚预警
不狗血,现实向
高亮:本文除all叶外的cp有韩张双花,但没有什么正面描写。本章有两句双花,对踩雷的人我表示抱歉。第一次发all叶不太了解tag的规矩,请大家见谅



1.


今年北京冷得特别快。仿佛一夜之间,树叶都黄了,风一吹稀稀落落地往下掉。

王杰希找了个隐蔽点的地方把车停下,也不熄火把空调开到最大,等那人的到来。

过了一会儿才有人风尘仆仆地开门直接坐上了后座,王杰希侧身把早就备好的保温壶递了过去,还不忘嘱咐声慢点喝小心烫。

这话说得时机恰到好处,免去了叶修被烫到舌头的风险。叶修一下下吹着保温壶里的水,王杰希借机打量他——前两天叶秋和他是怎么把这人送上飞机的,现在他就是怎么回来的。叶秋给他定制的大衣的确好,都看不出舟车劳顿造成的褶皱。

“你怎么还不开车?这好歹是机场诶占着地多不好。”叶修喝了口热水,反过来理直气壮地问他。

“怕车一动杯里的水洒出来烫到你。”王杰希回得不咸不淡,这才挂档慢慢往前开。

“还是快回联盟吧,话说今天打轮回,你这个新教练紧不紧张?快回去镇着你们微草的小朋友们吧。”叶修把保温壶瓶盖拧上。

“如果比赛要靠我镇场才行,那我才是白教他们了。”王杰希回道。他倒是紧张另一件事。


果然晚上叶修和张佳乐在进入主持间前来跟准备上场的两队打招呼时,王杰希就看见轮回队长眼睛一下子都亮了。

周泽楷一向是不说话的,只顾眼神追着叶修转。副队江波涛倒是热情地开了口:

“难得叶神坐镇解说轮回的比赛,叶神赛后要是没事我们请你吃顿饭——话说今还是这赛季我们第一次见呢。”

叶修听了直摆手,但听到最后一句也不好再推脱,说出来的话也成了“这怎么好你们来北京当然得我请客”,然后侧身问一边的张佳乐去不去。

张佳乐摇摇头说晚上有约了。王杰希在心里冷笑了声刚想说他和叶修一起请就晚了一步,孙翔蹦出来句“叶修话是你说的做好晚上被狠宰的准备吧”就拉着江波涛入场了。

“……破费了。”周泽楷眼神都没离开过叶修,一眼一眼都带着钩带着刺,仿佛要见血见肉。

“没事的。”叶修在这样的眼神下也是坦然,跟在张佳乐身后出门往解说间走,没事人一样挥挥手,“哥不留钱,也不留人。”


随着联盟的高速发展,有过去李艺博潘林这种专业解说,也有叶修张佳乐这种退役的明星选手兼职解说,上个赛季起还招了些美女主持人,在纯游戏解说之外聊聊战队八卦明星选手,增强娱乐性。

这场跟叶修张佳乐搭档的是一个很活泼的萌妹子主持,她年纪轻没经历过叶修张佳乐叱咤联盟的年代,反而自来熟得把两位大神当聊天对象一样谈起了这些天荣耀联盟最热的八卦——

“双方队员正在进行最后测试机器的阶段啊,那让我们先聊一聊这些天全联盟最热议的话题,莫过于现蓝雨队长喻文州的婚礼啦~喻文州队长因为温柔且苏长期霸占着全联盟最想嫁的榜单的榜首啊,结婚消息一出不知道伤到了多少少女的心呢!我记得第一届世界荣耀职业联赛时叶修大神是领队喻文州是队长,张佳乐大神也是队员对吧?那三位应该很熟啦这次喻队结婚两位大神有没有送上礼物或祝福呢?”

张佳乐心想着那段时间他和孙哲平开着小号去网游里帮兴欣抢蓝溪阁的野图Boss,结果遇上了很多熟人于是大家干脆组了个团,这就算发自肺腑的祝福了。当然这事并不能说出来,于是语气冷淡地来一句“祝福他已经收到了。”

妹子没有被张佳乐骤降的语气震到,她的重点也不在张佳乐身上,于是追问叶修:

“网上发布的图透里叶神是去了喻队的婚礼的,听说您今天还是现赶回来的,能不能跟我们透露下婚礼的细节啊?”

叶修坐在一边云淡风轻:“婚礼是新郎最帅的一天,新娘子很美,两人很恩爱,还惦记着喻文州的广大妹子还有汉子可以转移目标了。荣耀何处无芳草,咱联盟这么多帅哥随便选。”

妹子被叶修的话带着也转移了话题:“妹子们也不要太伤心,看看今天比赛的周泽楷和孙翔都很帅气哦~孙翔已经公开了女友但荣耀第一脸的周泽楷还是单身大家还有机会!期待下今天枪王斗神对上王不留行的精彩比赛……”


正在转播的屏幕被均分成了两半,一半是轮回,焦点自然是绕着周泽楷转;一半是微草,镜头给到了王杰希。

镜头从解说室切出去后张佳乐低头松了口气,结果就瞥到叶修的小拇指上带着一个戒指。

这个戒指他也有一个,刻着张佳乐的英文全拼,藏在他和孙哲平家里的保险柜里。

叶修的戒指……

像是注意到了张佳乐的眼神,叶修冲张佳乐笑笑让他安心。


这戒指是他刚从喻文州那换回来的。

繁花似锦少年时(终)



9.

第十赛季快过年时邹远给唐昊打了个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K市老家,他请客接风。

那时唐昊正在N市把空调热风开到最高还觉得手冻得有点僵,他因为这个赛季战队表现不佳而心烦意乱,却有点无计可施。

他回忆起以前的张佳乐,也不说重话也不爆粗,开会或复盘时站在那全队就都听他的。他对队员有问题会一针见血的点明,但还是以鼓励为主的。唐昊是个脾气急的人,但当了队长也尽量多鼓励大家,但呼啸低迷的状态并没有改变。

他本来在电话里想问问邹远怎么管理百花的,又想到现在他也不是队长了,生生止住。


挂了电话,唐昊的目光漂走在自己的电脑屏幕上。他年少时肖想的一切他几乎都有了——他打败林敬言,拿到唐三打,成了一支强队的队长与绝对核心,除了冠军,他都有了。但是这个冬天,他在距离四季如春的家乡遥远的N市,在开着暖风的队长寝室里,感到了一阵迷茫。


10.

夏休期的假刚放没几天,唐昊刚把呼啸的事处理的差不多收拾东西准备回老家,联盟一个电话就把他去K市的机票改成了飞B市的。

呼啸就他一个人收到了邀请,唐昊下了飞机打车到酒店门口时前面停了一辆北京牌照的卡宴,从后座下车的人是张新杰,自己从后备箱去行李。

唐昊也下了车,走上前跟张新杰打了声招呼。

还没入住就遇到了联盟的人,张新杰也挺意外的。还没等并不太熟的两人寒暄几句,副驾驶的门也开了:

“我缺什么东西不是有你给我送呢吗,别担心,我走啦~”从副驾驶蹦蹦跳跳下车的是张佳乐,脸上阴霾一扫而光,眼睛比北京盛夏的阳光还要耀眼。

“孙哲平前辈不过来跟我们去见见大家吗?现在距离开会还有42分钟,如果人员名单跟我推测的一致的话应该至少有6人已经到了。”卡宴潇洒地绝尘而去,张新杰低头看他那精确到秒的手表说。

“他先开车带老林去茶馆占座了,一会儿记得帮我哄骗方锐让他跟我们一起吃饭给他个惊喜!小唐昊你要不要一起啊?”张佳乐兴高采烈。

没等唐昊开口,张新杰很冷静地做出分析:“你的计划想成功至少要把王杰希这个最有可能请大家吃饭的人摆平,最好再跟苏沐橙通下气……”


这时酒店门口又到了一辆车,大家也一起看去,于是在众人的注目礼中周泽楷和孙翔下了车。

孙翔一手拉着行李一手就锤了下唐昊:“就知道你小子也会被邀请。”一边周泽楷礼貌地跟张佳乐张新杰打了声招呼。

“轮回这赛季很猛啊!栽到老叶那个大魔王身上也别太郁闷,你们还年轻有的是机会。”张佳乐说得真心实意,周泽楷只是笑,然后回了句“前辈也年轻”。

周泽楷不是喜欢说话的人,难得说出来的话更不会是客套话。张佳乐现在整个人的状态比五年前唐昊第一次见到他时还要开朗精神,像唐昊最后收拾东西离开百花时找到的老照片,第二赛季的张佳乐的孙哲平勾肩搭背站在百花俱乐部门口,那时不知道百花办什么活动俱乐部门口全是各种各样的鲜花,花团锦簇,繁华似锦,少年锦时。


不过给大家震惊最大的还不是褪去忧郁重返少年时的张佳乐,而且人到齐后最后姗姗来迟的某领队。

“大家好啊。”某第二次退役的大神还是懒洋洋的老样子,在一片惊讶吐槽中风雨不动安如山。

“平时就咱这些熟人争冠军多没意思,还伤感情——是不是啊乐乐?孙翔?”

在大家再次全力吐槽围攻前叶修继续说道:

“这次咱要当队友了。第一次世界荣耀职业联赛,有没有信心拿个冠军回来?”

他们这些人,太多场下勾肩搭背场上厮杀起来毫不留情,都是为了全国冠军。

这次终于要团结一心并肩作战,为了更高的荣耀——

世界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