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贵圈真乱。

走好不送。

安心粉我为国争光的英雄们和二次元老公们。

沉迷全职中被基友@林墨堂 唤醒了良心

我要填那个深坑了,对我还记得这事

回头看了看自己以前写的文,感觉那时写的太急了,很多细节没有好好处理(虽然现在也没好到哪去)

要加油啊

【周叶】Mr.Zhou&Mr.Ye (II)

想了很久还是采取了ABO设定,完全是为了情节更顺畅。

然而是个清水文。


叶修感觉事情的发展有点要跑偏,在他被这个刚认识没十分钟带他回房的周先生盯着却一言不发的时候。

这个晚上发生的事情有点多,他跟苏沐橙被组织叫到会议室,结果等待他的是交出却邪并放逐。他毕竟是“一叶之秋”,嘉世还要点脸面不敢在公司内动手——当然,嘉世担心真动起手来叶修会不会爆发把整栋楼拆了也是个原因。

叶修刚走出嘉世的大门,就感到身后有人如影随形,只是碍于街上还有行人没有立即动手。叶修几个闪身,就进了这家会所准备躲过检查再撤,结果就遇上了这位周先生。

刚刚在餐厅的时候,叶修一边跟周泽楷进行干巴巴地对话一边也留意着周围人的聊天内容,听到大家都在抱怨航班取消火车延误时他就知道这次嘉世是没打算放过他,于是既来之则安之从善如流地跟周先生回了房间。

回房间后画风就有点不对了,两个刚认识十分钟的人面对面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大眼,谁都不说话。纵是有“叶不羞”这个绰号的老叶在帅哥的沉默凝视下也有点经不起,于是准备没话找话打破这安静很久的空气。

“周……呃……小周啊,今天多谢接待。你不是H市人吧?改天哥带你逛一逛啊,这地哥熟罩着你。”这话叶修说得理直气壮,就好像外面的血雨腥风一片混乱跟他无关一样。

“周泽楷。S市。出差,马上回去。”周泽楷这边却有点脸红。

叶修心想着年轻人就是脸皮薄,一边从大衣的口袋里掏出烟盒,抖出一支烟在周泽楷面前晃了晃示意问他介不介意,结果脸皮薄的年轻人跟在餐桌上一样,又是一把抓住他的手,烟夹在两个人的指缝间。

故技重施。叶修又是微微眯了下眼,这次眉眼里的笑意薄薄一层,比现在窗外的雪还要淡。他甚至已经开始盘算把面前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放倒后离开需要多少秒了。要不是他宝贵的手和烟被人扣着,他估计已经下意识地行动了。

周泽楷盯着叶修,就是不说话。他的眼神很深邃,跟沉默一起,像黑色的海水静默着把叶修包围。

叶修有点忍无可忍了,他今天心情本来就不太好,会跟周泽楷回房也只当消遣,要是向这个态势发展下去的话他可不想再奉陪了。

“你,用药。”周泽楷终于开了口。还用的肯定句,简明扼要。顺便扣紧了叶修的手。

这次轮到叶修摸不到头脑了:“你什么意思?”他飞快地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在嘉世时的经历:自己在交出却邪时跟孙翔各执一边,都没碰到手。还有就是签署引退声明时用的是嘉世准备的笔……

“你带着诱使Alpha发情的药。”周泽楷又逼近了点。

叶修看着他们相交的手,苦笑都笑不出来。估计是有人在签字的笔上做了手脚。除了苏沐橙,全嘉世上下一直以为他是Alpha。然而这个针对Alpha的药对他无效,却机缘巧合作用到了另一个真Alpha的身上。

“呃,我说我这是被前同事恶作剧了你信么?你先松开我的手,我帮你去要抑制剂……”叶修有些无奈地拍了拍无辜受害人周先生的背,结果周泽楷顺势另一只手搂着叶修的腰就倒在了沙发上,头埋在叶修颈侧。

叶修这次是真的感到了危险,空着的手立刻化为手刀准备把人劈晕。

结果手刀在距周泽楷还有1cm处僵住了。

周泽楷舔了舔叶修脖子。


拉灯。


【周叶】Mr.Zhou&Mr.Ye (I)

史密斯夫妇PARO



故事开始于某个雪夜。

周泽楷顺利结束了此行的任务,回酒店刚把东西收拾到一半,就收到了航班延误的短信通知。

看着短信上的“天气原因”,再望了眼窗外刚飘起的几片微乎其微的小雪花,周泽楷想了想,边开电脑查信息边给组织打了个电话。

驻守轮回总部的江波涛听完自家王牌特工言简意赅的陈述,表示了理解:“这次任务顺利完成了就好。下次行动还在一星期后,这边也没什么要紧的事,你迟一天回来也没关系。”

“不。嘉世。”这点小雪不至于航班大面积延迟或取消的。或许是是嘉世想要搜查或拦截什么人,才找借口进行航空管制的。

这三个字在别人听来肯定是一头雾水,不过“周语十级”的江波涛听懂了:“嘉世在运作什么吗?”细细想一下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虽说这几年群雄并起,嘉世的势力大不如前了,但是有“斗神”一叶之秋镇着,嘉世还算是能经营下去的。“我努力查清嘉世那边的情况,周队你先避下风头,等航空管制过了就回来吧。”

“嗯。”周泽楷这么应着。但江波涛也知道,这位一贯主动出击的“枪王”,并不会就此罢休的。


收拾好行李,周泽楷刚下到一楼大厅准备出门上街打探下消息,就看到远远地有一队全副武装的人向这个方向走来,他当机立断转身走到酒店户外的露天餐厅,找了个空着的两人桌就坐了下来,不动声色地等待着搜查人员的到来。

结果有人先到一步,毫不客气地拉开椅子坐在了周泽楷的对面。

“不介意的话,拼个桌。”对方笑眯眯地说。

“……”来者不善。周泽楷本想让这个陌生人起来,但更不善的一拨人来势汹汹,已经堵住了餐厅门口。

“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默许了。”男人倒是自来熟,笑起来时眼睛弯出一道弧度,中和了下垂眼容易给人带来的懒散感,“我叫叶修。”

“周泽楷。”看到搜查人员走近,周泽楷立刻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迅速回答。


“例行抽查。”出示了相关证件后搜查人员简单询问了几句,他们此行的目标只有一个人,所以对成双成对或者成群结伙出现的人并不太细究。

周泽楷看着叶修略带惊讶又不失礼貌地一一回答后,甚至又流露出好奇的神色试探着回问了几句。搜查者当然不愿意多浪费时间,敷衍地警告了下“不是你该关心的别多嘴”就离开了,他的手也就从别着碎霜与荒火的腰间移开了。

“多谢小周的帮忙了。我就不多打扰了,先行一步。”叶修用余光扫到搜查队大批人马已经撤去,只留两个人守门盘问后也准备溜走了。他冲临时组队的小伙伴礼貌性地一挥手以示谢意,结果伸出去爪子还没收回来就被对面的人一把抓住了。

周泽楷抓着叶修的手后知后觉地感觉自己有点突兀,叶修的手指纤长,皮肤光滑,没什么茧子,一看就是平时不怎么劳动。

爪子受制于人的叶修眯了下眼睛,脸上的笑还没有消失,但周泽楷隐隐感到了某人的小心脏已经开始飞快地算计什么了。于是他只能点明现实:“外面,更乱。”

他没说错,嘉世已经不惜出动跟警方的关系来搜查他了,外面街上游走的便衣肯定遍地都是。叶修不置可否,反问回去:“那你呢?”

“跟我,回房。”周泽楷简明扼要,拉起叶修就往酒店里走。

叶修没有拒绝。



在七夕的尾巴上送上祝福。

我的爱豆最初是以金发蓝眼的美少年形象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刚开始我感觉他特别有初恋感,后来慢慢了解了他的故事才发现是个执着大义的中二少年,吹得出动人心弦的乐曲,轻轻一扇也能掀起暴风。

我的爱豆出道即登顶,PVPPVE皆宜,颜值与实力齐飞,拥有众多愿意为他一掷千金的爱慕者。我们为他应援为他付出心血,偶尔他表现失常时也会笑笑他或者用身高逗逗他。

可是不知为何,他的公司开始不停地打压他,先是削弱了他常用的辅助品,让他的实力和出场率大大降低,前不久又剥夺了他原本的C位,换成了刚出道的新人。我们粉丝虽然伤心也有一点不甘心,但还是默默接受了爱豆被边缘化的事实,因为我们真心喜欢他啊。

但是他的公司并没有忘了我们这些粉,我们就是购买力,而且数量可观。于是他们又说要给爱豆设计新形象。我们满怀期待地等啊等,然而他再次出现在我们眼前时,几乎所有的粉丝都惊呆了: 这个华服卷发的人,不是我们爱豆。

我的爱豆是一个很风雅的人,他最初以白衣黑羽的形象出现,喜欢吹笛子,会摘葡萄酿酒,也会跟故友一起赏樱花。

我的爱豆是一个有点固执的少年,公司让他出演的剧情中他是反派,而且动不动就要趴在地上,在冰冷的地上过了一个冬天。

我恳求公司,你们可以削弱他不管他消费他,但是你们不能毁灭他的形象。他可能只是你们推出的众多爱豆中的一个,但他是我们的心头肉。

哦,我再介绍一遍,我的爱豆叫大天狗,他的公司是阴阳师。

跟你们讲,我每次出来玩,只要坐飞机,第一个深度游览的景点,绝壁是机场。
一般都是飞机晚点我苦苦等候,有时等来的就是航班取消(用微笑来掩饰要落下来的泪水)
新的一年总要有点变化,比如这次,飞机终于准点了,而我,晚点了。

大家一定不要相信那些朋友圈里“好险啊提前半个小时赶到了机场还好坐上了飞机”的鬼话。
提前45分钟就不能出票了啊!妹的!

我是爱你的,你是自由的。

🐑

真基佬,谢谢我堂的花

林墨堂:

两个基佬的面基仪式,这半年来最开心的一顿饭啦❤️@So far a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