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性空山


大写的致郁预警,很现实很现实很现实
有喻周王叶,背景设定有双花韩张,但无正面描写
本章纯周叶,很纯很纯
时间线上发生在第三章之前,回忆杀

4.


那个冬天,叶修拿了冠军和最佳选手的证书回家,不料还是被家人视为无用功,于是出门找了个附近的小网吧开电脑打荣耀。

那个冬天,周泽楷陪父母到北京探亲,他跟别人说不上话呆得无聊,于是偷跑出来进了一家附近的小网吧开电脑打荣耀。


叶修的技术当然会引起玩家们的围观。还好那时年关将近网吧里人并不多,叶修用的也是一个备用的战法小号,大家也没往叶秋身上联想,只是围在他身后聚成一小堆交头接耳地讨论着。

随着竞技场上又一个对手轰然倒地,叶修感觉有点无聊,他正郁闷身后都是人没法登扣扣喊那些老朋友也是老对手们对战,旁边就坐下了个人。

“房间号?”少年变声期末尾独有的带点哑的低沉嗓音。

叶修还想着找人对战的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少年那边已经登了号,一歪头看了下叶修的屏幕,手底也不停直接输下数字进了房间选了备战。

现在的孩子们,都这样直接了么。叶修也接受了挑战,然后才注意到对面站着的是一个神枪手。

枪系啊……神枪手很直接地冲了上来,并没有要利用距离跟他兜圈的打算。于是叶修也很干脆地操作着战斗法师正面迎上,一记龙牙甩出。

神枪手毫无疑问地输了,但他立刻又再次发起了挑战。周围人群发出嗤笑般的声音,笑他这种自讨苦吃的行为,少年抿着嘴不动声色地等,等叶修的回应,仿佛周遭一切都与他无关。

叶修也应了战。两个角色再次缠斗在一起。

再输,再战。

再战。


打到后来,叶修开始出声指导,比如你这个技能放早了半秒,那一步用技能带来的后挫力就行可以免去这个格挡。少年也不怎么说话,有时会有“嗯”“好”的单音节来表明他听进去了。叶修也不在意少年言语上简短的回应,因为神枪手越来越精细的操作就是最好的证明。

周泽楷忘了他们一共打了多少场,只记得最后一场足足打了二十多分钟,他感觉得到叶修是有意顺着他打,但他努力发挥到了最好还是没能赢下。

此局终了,那人放下鼠标开始灵活地活动手指,一边转过头来直视周泽楷:

“不打了我该走了不然就赶不上飞机了……对了你带优盘什么的了吗把刚才那局的对战拷回去自己再研究下吧。”

“嗯。”周泽楷一听对方有时不打了就也乖乖停下了,他没带优盘但随身带了数据线,于是从善如流往手机里考。

“你……怎么称呼?”周泽楷想到那人说自己要去赶飞机,又想到自己过几天也回上海了,此去不知是否还能再见,于是克服自己的不善言辞努力搭话,“很厉害,想再切磋。”

“就是的这位哥留个名呗,这技术不会是职业战队的吧?”“可没在比赛里见过他啊……是不是微草或皇风训练营的?”“小兄弟留个签名呗,哪天你真出道了你在哪个队我粉哪个队!”一旁围观的群众们一听叶修要走了,也是七嘴八舌把想问的想说的都一股脑倒出来了。

那人笑了笑,从兜里掏出一支烟,刚想点上看了眼周泽楷又停下了:

“我的名字说了你们也没听说过。我只是个,打比赛都露不了脸的人。”


说完那人潇洒地起身往网吧外走,大家唏嘘着“这技术也就打替补坐板凳啊”“职业圈大神技术得有多牛啊”也给他让开一条道,周泽楷毫不犹豫地追了出去。

外面的雪已经下大了,那人戴上羽绒服的帽子就闷头走入了雪里。周泽楷很少遇上这么大的雪,脚步都有些踉跄,但还是执着地追在后面。

“你是职业选手……”周泽楷在后面喘着粗气说。

“对。职业圈很有意思,也很残酷,我当职业选手很满足很快乐,你要不要来试一试?我感觉你挺有天赋的,又肯学。”那人驻足回头冲周泽楷笑了笑。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周泽楷还是问出了刚才的问题。

“我的名字啊……”那人神色有一秒钟的恍惚,然后又恢复平静,“我不想骗你,所以等你以后真进了职业联盟,我会找到你告诉你的。”

“那你……”一定要坚持到我成为职业选手的那一天啊。周泽楷心里着急,但他刚才冲得太急有点喘不匀气。

“嗯,我在联盟等你。”那人仿佛看出了周泽楷的想法,直接做了答:“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他的语气太笃定,言之凿凿让周泽楷安了心。

“但是现在,你回家吧,别让父母担心。”那人挥了挥手,转过身去继续走。

“再见。”


周泽楷以光速成熟,变强,第五赛季接过了一枪穿云的账号卡和轮回队长的职务出道,惊艳了整个荣耀联盟。

他不敢耽误时间,他相信那人会等他,但是他不愿那人等他太久。

联盟安排他出席的活动俱乐部接来的广告周泽楷几乎都不推拒,开始有人说他引领了电竞商业化潮流,周泽楷不理会。

他找不到那人,只能让自己站在万众瞩目的焦点下,让那人能看到,能来找他。


其实在周泽楷出道后也没太久就遇到了叶修,但他总感觉已经很久了,已经太久了。

那次轮回客场打嘉世,周泽楷正撞新人墙撞得头破血流,于是比赛以一个比较惨淡的结局收了场。

大家下了比赛在客场休息室整队收拾东西,大家都觉得平时就寡言鲜语的新队长今天打完比赛后分外沉默,进了屋就没说一句话。

队长不开口,队员们东西都收拾好了也不好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却是谁也不想去提醒周队该走了,虽然这是嘉世的主场不会有热情的粉丝来堵他们轮回的大巴,但总在别家休息室呆着也不是个事,万一人家来催了就很尴尬了——

“当当”,两声礼貌的敲门声。离门口最近的队员赶紧去开门,全屋的视线都聚集到了门口。

周泽楷眉毛跳了下,抬眼就见到他的预感成了真。

有老队员已经惊讶地出了声:

“叶,叶秋大神?!”


叶秋站在门口,冲屋里笑笑:

“我来看看你们,顺便跟你们的新队长打声招呼。”

然后走过来拍拍已经僵住的周泽楷的背,眼神如雪色缱绻:

“好久不见,小周。”




再见,小周。叶修在心里说。

性空山


大写的致郁预警,很现实很现实很现实
有喻周王叶,背景设定有双花韩张,但无正面描写
本章纯周叶


3.


觥筹交错间,周泽楷盯着叶修套路得江波涛无言以对撩得孙翔上蹿下跳,也不说话就那样静静看着,仿佛一个局外人。

一如那时。


轮回下周轮空,这是这个月最后一场比赛,再加上这场比赛赢了微草后轮回重回积分榜第一,大家伙都有点兴高采烈。

来接张佳乐下班的孙哲平跟轮回的关系一般般,但也豪爽地尽地主之谊地推荐了他有会员卡的私家菜,还把后备箱里一瓶红酒放到了他们车上。

酒水也不好过安检带上飞机,大家索性就开了倒点当庆祝,叶修留意着发现后辈们也挺有分寸就任他们去了。

酒足饭饱后大家几人几人聚在一起聊天,孙翔出门去接女友的电话,江波涛把试图从叶修这里套出唐柔近况的杜明拉到了一边。


叶修杯里的酒还残着一半,他知道自己的分量所以渴了也只是巡视了圈餐桌找汤喝,结果一边周泽楷就盛了碗汤放在他面前。

“小周真贴心。”叶修这也不客气地就一勺勺喝上了,他不是那种讲究食不言寝不语的人,但也不会在嘴里含着东西就开口。

周泽楷倒是有话想说的样子,但也只是笑笑继续看着叶修喝汤。

“叶修……心情,没有不好?”叶修把粥全部喝完的功夫,周泽楷字斟句酌终于组织出了一句话来。

“我今天看了精彩的比赛还吃好喝好有什么心情不好的?哦,虽然这顿是我买单吧,但这点小钱还是出得起的。”叶修笑道。

“这段时间,过得还好?”周泽楷继续试探性地问。

“挺好的。”叶修说得诚恳地不行。他最近受到了大家的众多关照,网游里兴欣这个月抢野图boss有如神助,现实中在帝都的朋友们你方唱罢我登场地带他吃喝玩乐,他都感觉自己的胃和兴欣的材料库一样满。


问到这周泽楷也不再言语,转而盯着叶修握着勺子的手,小拇指上套着戒指。叶修的手指本身就修长,戒指匝着半圈红线才能固定住。

“所以叶修你是,最近不想再找了吗?”周泽楷话是含蓄,但叶修知道他的意思。

怎么能不知道呢,从第五赛季第一次见到他开始,那孩子看着他的眼神就一直没有掩饰过。从初入职业圈惊艳联盟的少年,到锋芒毕露封为枪王的青年,到现在愈发沉稳内敛的男人,他看着自己的眼神,都没变过。既像渴求糖果的孩子一样赤裸,又像追逐目标的男人一样深沉。

算了算,到现在也是七年多了。叶修想,是该做个了断了。

“看情况吧。”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为这句话而暗喜几秒,又听叶修补了句:

“但是小周,你,不可以。”


周泽楷感觉队友们的喧闹,包厢里空调开的热气,一下子都远了。他整个人都被叶修一句话钉住了,直接宣判了处决。

“为什么?”一颗心漂泊在狂风暴雨的大海上,挣扎着起伏想看周围有没有浮木。

“原因有很多啊,我如果说小周,你值得更好的,你会不会觉得敷衍?”叶修放缓了语气,“最主要的原因是,你是现在的荣耀第一人,你应该有最好的一切为你加冕,也是为荣耀加冕。”

“你是永远的荣耀第一人,你就是最好的。”周泽楷固执地说,这也是他的心里话。

“但我在荣耀第一人的位置上时,从某些层面上来讲,做的没有你好,没有吸引那么多人来了解荣耀参与荣耀。”叶修笑了笑安抚周泽楷的情绪才继续说,“我以前一直觉得,荣耀最重要的还是胜负,而且荣耀女神有喜欢她支持她的人玩就够了。但是随着时间推移,热情会消退,少年会老去,再痴迷的人也有冷静下来回归生活的那一天。而你让荣耀、让电竞被更多人熟知——当然这也不完全靠你一个人,还是大家一起的功劳。源源不断地有人来玩荣耀,荣耀就永远年轻,永远充满活力。”

“小周,不要去想那些说你引领了联盟商业化风气的话。退一步讲,2017年,另一个电竞的世界总决赛都开到了鸟巢,荣耀职业联盟也逐步壮大,还有戒网瘾学校的存在。我现在还记得有个新闻,说一个玩其他电竞游戏的孩子,都打进省级比赛了,还被家人送去戒管所,出来都疯了……你们现在也知道我当初也跟家里闹翻了是偷跑出来玩荣耀的了,那时有很多有才华的孩子就这么磨灭了。而现在孩子们可以跟他们的父母指着街上你的广告牌,商场里你的海报,堂堂正正地跟他们的父母说我也要打电竞,我打好了也能出人头地。

“周泽楷,你是荣耀的脸面,你是现在的荣耀第一人,我不希望你不要遭受任何不必要的异议。当然,性取向是自由的,但还是有一些人不接受。你那么优秀那么好,我不希望这成为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置疑你的点,抹黑你抹黑荣耀甚至妖魔化大家辛辛苦苦维护的电竞圈。”

“周泽楷,游戏里你是无解的枪王,游戏外你也要无解,你要和荣耀一起,成为纯净的、无坚不摧的荣耀。”


叶修直视着周泽楷说完了这段话。周泽楷这次真的是沉默了很久,一直沉默到他跟着队员们打车回酒店。

上车前周泽楷才再次开口:

“叶修,我在出道前就见过你。”

叶修闻言笑了笑,不太惊讶的样子:

“我记得,那年冬天的北京也很冷,你那时也还打不过我。”

“我记得,小周,我都记得。”


周泽楷听到这里,才终于露出了今天晚上第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然后上了车。


这是已近零点,北京的路面交通终于顺畅了起来,出租车发动一路向北绝尘而去。


再见,小周。叶修说。

双十一都不买东西吗(捂脸)
(虽然我这一整周都在买买买今天很多东西都已经寄到了吧)
就算不随波逐流购物,大周六的约对象约朋友逛吃逛吃不好么
跟见不着面的陌生人说话都说不起来
唉,劝都劝不动,真是小可爱~(摊手)

以及,刚订完机票又要飞海岛的我表示有点小激动
这次不是散心,纯粹是因为,天气有点冷,想要避避寒(再次捂脸)
(所以什么时候才能跟某位小伙伴一样不畏严寒把to do list上面的“去北欧看极光”这项完成呢)
(明年圣诞假吧~)

明天约了朋友泡温泉~晚安安~

小可爱们,不用私信我了,耽误你们的时间不说,也对我没什么影响。

我三次元过得很好,而且最近因为一些事情可以说被万千宠爱了。所以你们的话,隔着遥远的网络陌生人的话,我真不在乎。

你们也不用揣测我过得怎么样。我上周六日被朋友们约得满满当当,这周有两个拍摄任务,还接了一个设计的小任务,等把海报雏形完成再继续更文。

我写文并不是给你们看的,我不需要你们的认可。我写文,你不喜欢可以说我;你说我,我不喜欢也可以不理会。

可能你们的成就感在于维护tag,但我的成就感来源于完成一套设计稿、拍摄一组图、写完一篇文。这样一段时间后回头看看自己的作品,回顾下那时的心境,也留下了什么有意义的东西。这要比回来翻自己当初跟人吵架的记录好很多不是吗?大家都多干点三次元有意义的事吧。


过去我前男友惹我心情不好了,我直接买张机票飞海岛潜水,把我朋友吓得不行还去陪我,然而她发现我只是想做自己开心的事,我就是这种活在当下及时行乐的人。

况且你们又不是我那校草级的前男友,连惹我心情不好的资格都没有~


再偷偷地讲一句,我现在心情不好时就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那么美,就不生气啦,然后做自己的事去了。

不过最近被朋友们宠得太厉害,也没什么让人心情不好的事就是了。


都是小可爱,年纪轻轻的,戾气别那么重~

像我年轻貌美有钱有才华(还有马甲线),无忧且无惧。


讲真,我一年前就写过,比三次元的生活,我就心甘情愿输给我女神,上清华拿国奖的白富美。不过我们走得不是一条路,我也不差~嘿嘿~

明年就去欧洲念书啦~有缘苏黎世见。


“坦白说,我们为之奋斗的东西,其实是很私人的理想,没有谁是为了取悦任何人才会这么做的。在取悦着你们的,只是联盟而已,我想你不要太会错意。你们的支持、鼓励,我们当然很感激,也会很感动,但是还是要很无情地说一句:为了你们在打比赛,这话有点假,至少对于我来说,完全不是。”叶修说。

——《全职高手 第七百四十四章 没有人理解》

性空山



大写的致郁预警,有前任结婚预警
不狗血,现实向
高亮:本文除all叶外的cp有韩张双花,但没有什么正面描写。对踩雷的人我表示抱歉。第一次发all叶不太了解tag的规矩,请大家见谅
本章喻叶回忆,末尾有其他暗示
再次高亮:这篇又致郁又丧,大家考虑着自己的接受度量力而行,建议纯食党们绕行


2.


第一届世界荣耀职业联赛中国队夺冠的那天,大家破例开了瓶酒。

那酒还是喻文州挽着叶修的手开的,理由很简单:谁让他退役了。这样联盟万一知道了也拿叶领队没办法。

叶修边开酒边啧啧感慨喻文州实力心脏,不得不防。

但更心脏的还在后面。


酒过一巡这群不怎么喝酒的职业选手就倒了一片,楚云秀抱着苏沐橙喊荣耀万岁老娘永远青春貌美,张佳乐和张新杰两个人各占了房间一角打电话,黄少天左手抓着王杰希右手拖着周泽楷说pk走起,唐昊和孙翔两个人很幼稚地你戳我一下我打你一下然后抱着手大喊废了废了要对方负责,肖时钦和李轩两个人倒是乖乖的不作妖但看得出已经意识模糊了。

叶修喝了一杯,然后光荣地躺沙发上一动不动了。

可能是太激动了,他还有意识,当喻文州飘过来轻声问他戒指在哪里时他下意识地握紧拳头说不告诉你。

喻文州笑着戳戳他戴着戒指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手,说我跟你换。

叶修跟个小孩儿一样警惕性很强,拳头还是紧紧的:“千金不换。”

喻文州张开手掌,里面两枚戒指,一枚这次世界冠军的,一枚第六赛季总冠军的。

他轻声说,一枚没法打动你,那就再加一枚。

这两枚不够,我就去赢第三枚第四枚。

叶修鬼使神差地松了手。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叶修是真意识模糊了,他光记得第二天在房间里醒来后,发现手里紧握着两枚戒指,坐在他床边的喻文州见他醒了把一杯水递给他,一贯温和的笑容怎么看怎么透露出一股子得意劲,如鱼得水。

要么说心脏就是心脏么,戒指都换了,还是一口气俩,连弄错了的这种借口的用不了。叶修啧啧称赞他的心脏后继有人,一面认栽多了个男友。


他俩的事没张扬,也没想刻意瞒着大家,反正联盟里又不是只有他们这一对。只是跟孙哲平张佳乐韩文清张新杰比起来,他们这对跨队异地组合也让众人惊叹了一番。

只有一次,蓝雨举办全明星赛前,喻文州在叶修去解说室的必经之路上堵住他的人,又堵住了他的嘴。


叶修哼了声有人过来了,喻文州又用唇去磨他的耳垂,说出来的话听到耳朵里痒痒地:“没事,他不会说出去的。”


叶修也不躲,站在那任他亲:“你是故意让他看见的。”


喻文州不置可否,只想继续再跟许久未见的恋人耳鬓厮磨一会儿,就听见叶修说:


“没事,我也想让他看见。”


t.b.c.

存货已全部放完,这篇总共约七八章,不会坑,下次更新时间不确定

性空山


大写的致郁预警,有前任结婚预警
不狗血,现实向
高亮:本文除all叶外的cp有韩张双花,但没有什么正面描写。本章有两句双花,对踩雷的人我表示抱歉。第一次发all叶不太了解tag的规矩,请大家见谅



1.


今年北京冷得特别快。仿佛一夜之间,树叶都黄了,风一吹稀稀落落地往下掉。

王杰希找了个隐蔽点的地方把车停下,也不熄火把空调开到最大,等那人的到来。

过了一会儿才有人风尘仆仆地开门直接坐上了后座,王杰希侧身把早就备好的保温壶递了过去,还不忘嘱咐声慢点喝小心烫。

这话说得时机恰到好处,免去了叶修被烫到舌头的风险。叶修一下下吹着保温壶里的水,王杰希借机打量他——前两天叶秋和他是怎么把这人送上飞机的,现在他就是怎么回来的。叶秋给他定制的大衣的确好,都看不出舟车劳顿造成的褶皱。

“你怎么还不开车?这好歹是机场诶占着地多不好。”叶修喝了口热水,反过来理直气壮地问他。

“怕车一动杯里的水洒出来烫到你。”王杰希回得不咸不淡,这才挂档慢慢往前开。

“还是快回联盟吧,话说今天打轮回,你这个新教练紧不紧张?快回去镇着你们微草的小朋友们吧。”叶修把保温壶瓶盖拧上。

“如果比赛要靠我镇场才行,那我才是白教他们了。”王杰希回道。他倒是紧张另一件事。


果然晚上叶修和张佳乐在进入主持间前来跟准备上场的两队打招呼时,王杰希就看见轮回队长眼睛一下子都亮了。

周泽楷一向是不说话的,只顾眼神追着叶修转。副队江波涛倒是热情地开了口:

“难得叶神坐镇解说轮回的比赛,叶神赛后要是没事我们请你吃顿饭——话说今还是这赛季我们第一次见呢。”

叶修听了直摆手,但听到最后一句也不好再推脱,说出来的话也成了“这怎么好你们来北京当然得我请客”,然后侧身问一边的张佳乐去不去。

张佳乐摇摇头说晚上有约了。王杰希在心里冷笑了声刚想说他和叶修一起请就晚了一步,孙翔蹦出来句“叶修话是你说的做好晚上被狠宰的准备吧”就拉着江波涛入场了。

“……破费了。”周泽楷眼神都没离开过叶修,一眼一眼都带着钩带着刺,仿佛要见血见肉。

“没事的。”叶修在这样的眼神下也是坦然,跟在张佳乐身后出门往解说间走,没事人一样挥挥手,“哥不留钱,也不留人。”


随着联盟的高速发展,有过去李艺博潘林这种专业解说,也有叶修张佳乐这种退役的明星选手兼职解说,上个赛季起还招了些美女主持人,在纯游戏解说之外聊聊战队八卦明星选手,增强娱乐性。

这场跟叶修张佳乐搭档的是一个很活泼的萌妹子主持,她年纪轻没经历过叶修张佳乐叱咤联盟的年代,反而自来熟得把两位大神当聊天对象一样谈起了这些天荣耀联盟最热的八卦——

“双方队员正在进行最后测试机器的阶段啊,那让我们先聊一聊这些天全联盟最热议的话题,莫过于现蓝雨队长喻文州的婚礼啦~喻文州队长因为温柔且苏长期霸占着全联盟最想嫁的榜单的榜首啊,结婚消息一出不知道伤到了多少少女的心呢!我记得第一届世界荣耀职业联赛时叶修大神是领队喻文州是队长,张佳乐大神也是队员对吧?那三位应该很熟啦这次喻队结婚两位大神有没有送上礼物或祝福呢?”

张佳乐心想着那段时间他和孙哲平开着小号去网游里帮兴欣抢蓝溪阁的野图Boss,结果遇上了很多熟人于是大家干脆组了个团,这就算发自肺腑的祝福了。当然这事并不能说出来,于是语气冷淡地来一句“祝福他已经收到了。”

妹子没有被张佳乐骤降的语气震到,她的重点也不在张佳乐身上,于是追问叶修:

“网上发布的图透里叶神是去了喻队的婚礼的,听说您今天还是现赶回来的,能不能跟我们透露下婚礼的细节啊?”

叶修坐在一边云淡风轻:“婚礼是新郎最帅的一天,新娘子很美,两人很恩爱,还惦记着喻文州的广大妹子还有汉子可以转移目标了。荣耀何处无芳草,咱联盟这么多帅哥随便选。”

妹子被叶修的话带着也转移了话题:“妹子们也不要太伤心,看看今天比赛的周泽楷和孙翔都很帅气哦~孙翔已经公开了女友但荣耀第一脸的周泽楷还是单身大家还有机会!期待下今天枪王斗神对上王不留行的精彩比赛……”


正在转播的屏幕被均分成了两半,一半是轮回,焦点自然是绕着周泽楷转;一半是微草,镜头给到了王杰希。

镜头从解说室切出去后张佳乐低头松了口气,结果就瞥到叶修的小拇指上带着一个戒指。

这个戒指他也有一个,刻着张佳乐的英文全拼,藏在他和孙哲平家里的保险柜里。

叶修的戒指……

像是注意到了张佳乐的眼神,叶修冲张佳乐笑笑让他安心。


这戒指是他刚从喻文州那换回来的。

繁花似锦少年时(三)



5.

换了新宿舍,生活内容也有了变化。

唐昊和邹远每天只有上午去青训营做些基础训练巩固基础,下午和战队下赛季预备出道的新成员练团队赛,有时给战队的正式员工当陪练——当然这种陪练对他们现在而言谁陪谁还要另说,战队有主场比赛时他们也去战队特定的席位看现场。

期间战队经理找他们分别谈过,张佳乐每每跟邹远打完指导赛后都摸摸后辈的头说再接再厉继续加油,经理也是劝邹远安心磨练自己,出道的事缓一缓再说。

对于唐昊,经理已经跟他表明了态度,战队是想让他下赛季出道的,但卡在了他的年纪。此时的唐昊才十五岁,明年也就十六,在当时联盟选手的出道年龄里是排得上号的小了。所以战队的态度是先向联盟申请下再见机行事。

经理的话都谈到这里,可以说唐昊邹远已经被百花接纳了,战队现役的队员已经把他们当以后的队友看待了,除了两个人,张佳乐,孙哲平。


孙哲平的手伤在赛季的中后期终于以一个简短的新闻发布会向公众宣布。

一石激起千层浪,底下的记者群情涌动跃跃欲试想问更多,百花发言人却宣布到此结束,早就候在一边的保镖手拉手隔开人墙,孙哲平大步流星就往外走。

记者一看人都走了可还行,一下子浯泱浯泱就往孙哲平那冲,嘴上还用最大分贝喊着想问的问题。

孙哲平毫不留恋没有回头,反而是走在他身后的张佳乐听到了什么,驻足三秒回身朝着记者们答了句:

“繁花血景的目标,是赢得冠军,一直都是。”

说完也不理身后更加喧嚣躁动的人群,头也不回的追随着孙哲平走了。


随着孙哲平手伤的事不再是秘密,队里也逐渐开诚布公地谈到。

“大孙前几年的那种打法对手部负荷太大了,积劳成疾,现在减少在个人赛和擂台赛的出场,专注团队把团队赛的大比分拿下就好。百花现在是联盟里一个很完善的队伍了,不能光靠着队长赢啊。”张佳乐说孙哲平的话放百花甚至放联盟都是无人不信的,再加上积分榜上百花战队领先的姿态,竟是安抚了百花粉担忧的心也平息了联盟的讨论。

连邹远都对这话深信不疑,唐昊心里笑他傻也笑众人看不穿:百花为什么一开始一直隐瞒着孙哲平的手伤,一方面是希望还有治愈的可能回旋的余地,一方面也是不敢把王牌之一无力改变的短处让其他战队知道。

现在全联盟都知道落花狼藉的短处了,那就团队赛的时候拖着打拉锯战吧,拖到百花缭乱弹药耗尽落花狼藉残血但操作人有心无力为止。现在几大冠军有力的竞争者,嘉世霸图都是又能猛攻又有战术师,蓝雨的喻文州巴不得把人耗到跟他一个手速再加个机会主义的黄少天,微草的魔术师也是半个心脏还有治疗之神的加持,对方真的拖后期打防守反击百花也没有办法。

唐昊把问题想得透彻,但没算到张佳乐和百花第一次疯起来真的一路杀进了决赛,最终在决赛遇上了微草。

百花是凭借繁花血景在第二赛季就崛起打进总决赛的,而微草是凭借王杰希这个没有新人墙的天才小魔术师这个赛季才第一次进总决赛。按理说怎么说怎么都应该是百花的赢面比较大,但这次,百花再次折戟决赛。

伴随着亚军,还有原百花队长、第一狂剑落花狼藉操作者孙哲平宣布因伤退役的消息。



6.

第六赛季在唐昊记忆中乏善可陈。

虽说第五赛季中后期宣布完手伤后孙哲平已经不怎么上场,百花已经开始适应缺少狂剑的打法,而且这个打法也取得了亚军的不错成绩,但粉丝甚至是队员心中或多或少还抱有一丝丝希望——这个赛季不要紧,说不定队长养好伤还能继续打呢?

结果总决赛刚一结束,这边孙哲平也正式宣布因伤退役,一直悬着的刀终于落了地。

然而百花也没为落花狼藉找下家——这其中有没有张佳乐的原因也唐昊说不好。不过理智分析,现在放眼整个职业圈,也的确找不出跟孙哲平水平相当甚至稍逊一筹的狂剑士了,毕竟第一狂剑的名头可不是他自封的,是全荣耀心悦诚服的,即使蓝雨那边有个新人狂剑玩得不错,那在百花这也是看不上眼的。

而且狂剑水平好是一方面,大家心知肚明,更难得的是能跟百花缭乱配合得好。所以夏季转会窗开启,百花除了队长退役,再无动作。反观新冠军微草,有着如日中天的魔术师和治疗之神,还从别的小战队转入了一个不错的骑士,卫冕之心可见一斑。

种种表现让大部分人对百花的这个赛季都不太看好。王牌选手当打之年因伤退役的确令人惋惜同情,但电子竞技是残酷的,在唏嘘之外唱衰的论调就一直没断过。


夏休期的末端唐昊提前归队了,一方面他就是K市人家离得近,另一方面他无心旅游等娱乐活动,在家也是玩荣耀还不如回队里。

所以他提前一周就回俱乐部了。本以为自己是最早的,结果刚出楼梯口就撞见了面门装雕塑的张佳乐。

看得出张佳乐跟他也就是前后脚到的,此时一只手拉着行李另一只手抬起又生生止住了,虚握成空拳的手僵了半分钟才颓然垂下。那一刻唐昊都怀疑张佳乐手也伤了,下一秒才意识到那是一个做了一半的敲门动作。

不会再有人在给你开门了。张佳乐左右翻着衣服口袋找钥匙,这是余光才瞥到了站在不远处装空气的唐昊,本就有点忧伤的神情一下子更难看了,像是被人撞破了秘密,打了声招呼就利索地开门进屋关门,动作行云流水畅快无比,跟刚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唐昊在心里冷笑了声,也开门进屋了。


不仅张佳乐,整个百花都要接受、应对并习惯那个第一狂剑已经不会再回来的事实。上个赛季他们最后能打入总决赛,张佳乐带着全队一起疯了一把是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就是他们临时改变了以狂剑为核心的繁花血景打法,百花不习惯但别的队也是不习惯,过去的对策全都不管用,所以百花才跌跌撞撞地进了总决赛,然后惜败于另一个主动改变打法的队伍。

张佳乐毫无疑异地接过孙哲平的担子成了百花的队长,他努力地在磨合这个没有孙哲平的百花战队。其实张佳乐的努力是有见效的,百花在一片唱衰声中顽强地占据着前几名的准季后赛排位,但缺少强势的攻坚手成了百花的新短板,弹药光影永远绚烂,但不会再有人能杀出一条血路。孤零零的百花缭乱一个人打不出繁花血景。

唐昊也试着用他的德里罗跟百花缭乱打配合过,但效果总是差强人意。

“你冲得太猛了。”张佳乐疲惫地用手捏捏眉心,然后冲唐昊露出一个安抚性的苍白笑容,“你去看看这赛季老林的比赛视频,唐三打说不定能给你点启发。”

林敬言,跟张佳乐同期的明星选手,呼啸队长;唐三打,荣耀第一流氓,王牌账号。但唐昊真是烦死了张佳乐总让他参考林敬言的说法。


第六赛季常规赛最后一场是呼啸来K市客场打百花,比赛完双方队长领着队员握手下场时,林敬言握着张佳乐的手晃啊晃说了什么,张佳乐愣了下又笑着回了句话,两人才走向副队。

结果张佳乐下了台就直接冲着唐昊和邹远这边来了,声音轻巧却不容置疑:“唐昊,跟我出去吃个饭去。”

于是等唐昊面对着斯斯文文的林敬言时,就更不爽了。

林敬言也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带着上赛季出道表现抢眼的新秀,方锐。

四个人刚坐下林敬言就打趣张佳乐:“还以为这次我总能扬眉吐气带个人来赴宴而不用再一个人看你和大孙秀了,没想到你学聪明了也带了个小朋友。”

方锐跟张佳乐打了声招呼,张佳乐给他们介绍唐昊说是下赛季出道的新人,唐昊才不太情愿地跟两个前辈问了好。

“小朋友挺有个性的嘛。”林敬言也不计较这些,反而更自在了点,“上次打嘉世叶秋照例不露面,我托他们新副队帮忙带个话跟叶神约个饭,结果人家定了个大包间搞了个两队联谊,还一个劲端茶倒水殷勤得方锐都坐立难安了,还是你这正常。”

方锐虽刚出道年纪小但某些方面浑然天成:“刘皓那人就那样,我严重怀疑他不训练时就是看《甄嬛传》。”


林敬言方锐把这槽一吐饭桌气氛才热烈了起来,张佳乐和林敬言就着菜忆着二期情聊着前辈后辈一时忘了管唐昊,直到饭吃得差不多了他才想起来把话题往唐昊这边带。

“我们的新人也是玩流氓的呢,你要不要向老林讨教下?”

唐昊只得止了筷子,说了句不拂前辈们面子又不显得自己姿态低的话:“你这个赛季改变打法了。”

林敬言早就猜到张佳乐带新人来就一定要他指点一二,但没想到对方直接把话又转回了他身上,不禁正了正身:“是的。”

唐昊继续说自己的看法:“你之前冲得挺猛的,这赛季就开始……皮起来了。”

结果他都没好意思直说的词被方锐挑明了:“不就是猥琐嘛,老林在我的无限感召下被我带上了猥琐流的阴暗小道,我们会在猥琐流的道路上肩并肩一条路走到黑的!”

这点张佳乐倒也注意到了:“老林你们这猥琐流的打法……客场的话容易被对方选地图时针对,要是有个远程打掩护可能施展空间更大。”

“那你要不要来跟我们一起?说不定今年总冠军就是我们的了。”这话从林敬言嘴里说出语气很是平常。

张佳乐沉默了几秒,才答到:“我跟大孙说过,百花会有总冠军的。”

“这话我还跟老林说过呢!不过我没你这么高的为队奉献的觉悟,光说我肯定会有总冠军的,都没提他。”方锐接上又把气氛活跃起来。


“不过唐三打的装备,还是以进攻型为主的吧,你这么转型……猥琐流不会有点可惜吗?”在林敬言和张佳乐把话题扯远前唐昊终于把心底的问题问了出来。

“这位同学,可能对猥琐流有点误解,不,很大的误解。”这次还是方锐抢险答道,“你以为什么是猥琐流?这种叫法只是我们的一种自黑,实质上还是因时而动,寻找机会。”

那机会主义者黄少天也不是你们这种打法啊。唐昊腹诽。一边林敬言倒是像看穿了他的想法,接着补充:“黄少天为什么把机会主义发挥的这么漂亮,一方面是他的职业剑客不是盗贼,是可以自己创造机会的,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的搭档是战术见长的喻文州,能给他制造机会。嘉世的一叶之秋和沐雨乘风,霸图的大漠孤烟和石不转,虚空双鬼……荣耀,还是要有搭档一起玩啊。”

张佳乐在一边不语。唐昊终于确认了呼啸的来意,顿时觉得这顿简直是鸿门宴,挖墙脚都挖到队长头上来了,不高兴之情溢于言表。

“小朋友还没出道就心气很高嘛!”方锐一双大眼睛盯着唐昊仿佛发现了新大陆,“等下赛季就要场上见真功夫了,你可别被我或老林的猥琐流给打得气没处撒哦~”

张佳乐这时也出口像模像样地训了句唐昊:“怎么?想以下克上不成?”

唐昊哼了一声当回答。


好在饭吃到这也告一段落了,林敬言寒暄着下次呼啸主场一定给他们机会尽地主之谊回请,然后带着冲唐昊做鬼脸的方锐告了辞。

第六赛季的常规赛就这么结束了。百花和呼啸都进了季后赛,各自一轮游后又结束了季后赛。

这个蓝雨的夏天与他们无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