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林秦】归迟(起)

古风(志怪?)AU,时代架空,私设如山

不要纠结在人物的官名上,我特意查了下资料想理清关系,最后放弃了决定什么好听用什么(就是这么任性)


【起】


『林捕头,城、城北又出现鬼火了!』小黑踩着夕阳的光线从街上一路跑到衙门,惊魂未定呼哧带喘地跟林涛汇报。

『别瞎说,你忘了秦少卿说的,什么妖魔鬼怪,都是人自己吓唬自己的。集结闲着的几个兄弟随我去那个小破水潭看看。』正写着结案报告突然被打断的林捕头很不爽,把毛笔往笔架上一架弹弹袖子就进内室去换装。

换装出来看着庭院内已经整装待发的捕快们林涛又想起了什么,跟傻愣在一边的小黑吩咐道:『你留在这里,等秦明……咳,秦少卿回来了,先不要惊动他让他休息罢。』

虽是这么说着,想想『哪里有怪相哪里有秦明』的普遍规律,林涛只能吼了声『走』利索地翻身上马扬鞭出发,祈祷自己能在秦明回来前查明鬼火的事。


等林涛一行人出了城门走近水潭时,远远就看到在芦苇间站着一高一低两个身影。

别说在秦明之前查清案件了,自己来得都没人家快。林涛扶了一下额。

马匹不好进入芦苇荡,林涛带着捕快们下了马把缰绳系在路边的树上,小心翼翼地徒步走向秦明身旁。

『不用这么谨慎,我已经勘察过了,足迹一个时辰就能被漫过来的水淹没了。』秦明早就听到了身后动静,等林涛他们走近后才转过身。


不得不说,秦明站在芦苇荡里的样子真的,比鬼神还要摄人心魂。秦明本来就生了一张俊秀的面庞,修长眉,下垂眼,鼻尖痣一点,就是因为长期在外奔波皮肤晒得有点黑,现在刚好夜色初降淡化了肤色只有英俊的五官轮廓分外清晰。

林涛有一瞬的失神。

秦明把行路背的轻便包裹往林涛怀里一扔,又转过身去,面朝水塘背对众人陈述:『鬼火不过是矿物质燃烧产生的现象,但是一般有鬼火出现的地方,往往都有尸体——』

『哎呀老秦,别吓唬人,说不定只是陷进水里的小动物呢。』林涛熟练地接过包裹顺势搭上秦明的肩。对此衙门众人对此已经见怪不怪,集体装作看风景看夜色看池水看……鬼火。

你家小动物会淹死在水里啊。大宝腹诽。


『我和老秦沿着水塘走了一圈,并没有搜查到什么特殊迹象。』李大宝摊手。

『怪就怪在这点,有个动物类的遗骸也就好解释了,什么都没有发现才是最不正常的。』秦明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所在。

『来人啊,上网兜开始打捞。』林捕头刚下达完命令,秦明就借着搭肩的姿势附在林涛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那好,听秦少卿的,等明天天亮了,再派蛙人下去找找吧。回府。』说罢,在衙门上下众目睽睽之下,林捕头竟携着秦少卿施施然掉头走了,两人一马率先踏上归途。

李大宝恨恨地爬上自己的马:这两人说好听了点叫开道,直白点就是甩开大部队了好谈情说爱啊。


『报,林捕头,秦少卿,蛙人都下去三天了,没有任何收获。』

『报,城北的各个死角都已经翻遍了,为发现可疑的遗骸。』

『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挥手退下了捕快们,林涛把暗哨传来的纸条展平阅毕后递给秦明,并提出了疑问:『埋伏在水塘附近的暗哨们也说这几天晚上也没有什么人接近,老秦,你确定这不是一个小意外吗?』

『再查几天。』秦少卿穿着黑色深衣捧着一本竹简细细阅读,面色不动,『跟闹鬼比起来,我还是更希望遭遇到的是人在捣鬼。』

林涛见秦明看得认真,好奇地探过头去也想看一眼,结果发现上面刻得是对他而言有如天书的小篆:『在看什么书呢?这么入迷。』

『没什么。』秦明放下竹简将其卷起,『就是一本前人留下的志怪书,看着当消遣打发下时间。』

『诶诶,上面写的都是什么故事?画皮?美人蛇?还是……降龙十八掌?分金定穴术?』林涛越说越激动,也越离谱。

『……讲一个人,死得不知不觉,他自己都不知道,所以还跟正常人一样生活的事。』秦明只能挑重点概括解释。

『啊?这有什么好看的,你看这么入迷。』林涛一脸大失所望。

『……因为我刚开了个头就被你打断了啊。』秦明一脸理所当然。


有人急匆匆地跑来,惊飞了院里大宝养的白鸽。

『报——报——城南,城南菜市口的垃圾堆有,有尸体!』小黑喊得声嘶力竭,脸都吓白了。

林涛和秦明对视一眼。该来的还是来了。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