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既白


11./番外1.


“报,报告周秘书,那个反垄断组织的负责人又来了!”
“把他转到马总监那边去。”周雨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他带着Link耳机偷偷把办公室的门关上,然后语重心长地跟电话那头说,“小胖啊,以后看到这尊隔壁家的黑面陛下就直接找龙少爷,不要再往皓哥这边转啦,乖。”
刚入职的樊振东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可以前那位来没话找话的不都兜兜转转最后转给了皓哥吗?”
“那位是杀神……小胖你一定要认清哪位老板对哪位老板啊!快去给小远打电话。”见惯了各种大风大浪和自家老总跟隔壁董事明面撕暗秀恩爱的周雨已经无力吐槽了,只能暗暗祈祷小胖能茁壮长大,不要被老板们交锋时四溅的火花闪瞎眼。
——不过瞎了也无所谓,参见那位T-B-C公司的许董事,在贵宾等候室端着咖啡走几步都能撞到X-Venture的张总裁泼对方一身的咖啡,那次还是他们亲爱的龙少爷亲自过来黑着脸把张总裁领到自己办公室换衣服的,然后直到晚上下班时都没见他们两个人出来。

林高远第二次敲了敲总监办公室的门:“龙少爷,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嗯。去吧小远。”马龙低头看财报,简单应了声。
林高远瞄了眼马龙桌上的那份报纸,跟他上次来报告时的版面一模一样,于是鼓足勇气补了句,“龙少爷,听说楼下那位,等到现在还没走。”
马龙抬头看了他一眼:“哪位?他走不走跟我有什么关系?”
龙少你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老张不曾偷啊。林高远在心里呐喊,但是他在表面上很机智而迅速地回答:“没什么。龙少我先走了啊明天见。”然后就关门大吉逃之夭夭了。

马龙看着关上的门,愣了会儿神,想到什么又不自觉地笑了下,等敛了笑才不紧不慢地走出去。
贵宾等候室里只有一个人。张继科坐在沙发里边喝着咖啡边看手边的财报,跟马龙桌上的是一份,很是坦然惬意。
“你来做什么?”马龙走到离张继科不远不近的位置,站定了开口问。
张继科刚好看完最后一页,不紧不慢地把周刊合上放回手边书架上,才抬头看向马龙:“接你下班。”
马龙对此人的厚脸皮已是彻底领教过了,居然还能坚持着跟他进行这种无意义的对话:“你可以以很多种身份进入W公司的大门,为什么一定要用反垄断组织的名号,传出去影响多不好。”
张继科一脸心安理得:“这才是本月第一次用。”
“今天是2号。”马龙无情地指出。
“那你认为,”张继科也站起来了,他比马龙还要高一些,他走到马龙身边跟他面对面,
“我用你爱人的身份,传出去影响怎么样?”

“话说,我们公司为什么要斥巨资建一个贵宾等候室啊?”跟周雨一起下班去吃晚饭的路上,好奇宝宝樊振东天真地发问。
周雨感觉自己就是樊氏专属十万个为什么,但还是解释了:“皓哥批的。因为……怕前台或者其他员工的闲聊被别家听了去不好。”
“……哦。”

周雨没说实话,他实在不想说,以前没贵宾等候室时,陈玘天天来找王皓只能在大厅等候的那段时间,W公司跑了多少前台姐姐和女员工跳槽去X-M。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