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既白


10.

之后的一切发展得顺理成章。
T-B-C成立后迅速融资,利用绝对的市场占有率优势不断采取各种刺激手段,趁着Rebu股票跌落收购散股,同时跳过X-Venture直接和Rebu美国总部谈判,提议收购Rebu中国的全部资产代为运营,同时愿意主动出让T-B-C 6%的股权和18%的经济收益。
张继科冷眼旁观。期间邱贻可来找过他,说让他放平心态,生意场上有得有失盈亏合并都是兵家常事,不可否认Rebu对当时X-M公司在美国上市还是起到了推动作用。未来永远只能预估不能把控,只要在那个时间点上决定有益就好。
邱叔叔那次来终于不是一言不合就砸东西掀桌的架势了,絮絮叨叨了很多。他甚至说陈玘私下里找过王皓,听说大名鼎鼎的杀神在他房子都买上下楼的竹马家门口坐了一晚上,两个人从夜里对峙到天亮王皓依旧是不肯放弃。
张继科点点头,心里感激玘哥,嘴上没说什么。

到了下班的时间,张继科把资料放到高层会议室的长桌上靠近门口的那侧,自己站在长桌的另一侧,然后让秘书把马龙喊到高层会议室来说总裁有事找。
没一会儿门口就有了动静,先是礼貌地敲了三下,然后被推开。
这次张继科依旧没有开灯,马龙进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摸索着去找控制面板,结果被张继科一声呵住了动作。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张继科在黑暗中猛地开口,声音低沉。
马龙倒是坦然,乖乖站在那里不动了,语气平和地回答:“你叫我,我就来了。”
张继科喉咙处有气声滚过,像被压下去的嘲笑,又像呜咽:“马龙,男,28岁,P研究所毕业,师从秦教授,毕业后进入G公司工作,担任商业分析师一职,晋升缓慢,还常受同事们的排挤,后受大学室友陈玘的邀请进入X-Venture,在G公司针对X-V的地图产品X-Map的舆论战中凭借数据分析能力崭露头角,并大胆出引进Rebu的建议……”

故意把“议”的尾声拉得很长,张继科叹气,叹自己的大意:“我当时抓错了重点,着重调查你在G公司的事情了,怕你是那边派来的商业间谍。可实际上,你是吴门派去G公司搅浑水的卧底,而且你不是一个人,还有许昕。”
“秦志戟的确是留校任教的新老师,可他当时的老师,就是吴教授啊。你和许昕,其实都是W公司派去G公司的卧底吧。”张继科从圆桌那一侧慢慢走近马龙,像一只迈着懒散的步伐接近猎物的狼。

此时马龙的沉默就是张继科情绪最好的助燃器,他像是受到了鼓舞一样步步紧逼:“你和许昕先是掏空了G公司,你又为了吴门能垄断叫车市场而跳槽来了X-Venture。地图的舆论战就是你们一手策划的吧?绝了我们帮扶G公司的可能。和Rebu的谈判你们两个在两边都有参与,那时是不是已经留好了漏洞等着到时候Taxi-Booking再谈?”
张继科把桌上的纸拿起来在马龙面前晃了晃,是T-B-C收购Rebu的合同书:“现在吴门垄断了整个叫车行业,同时把自己的地图产品作为内置导航,再也不用担心地图的市场占有率了。当初我们X-Map和GroaD在公共平台撕得那么难看,到头来为你们做了嫁衣裳。”

说到最后,张继科已经附在了马龙耳边,他一边观察着马龙的神情一边恶作剧一样冲他耳朵吹吹气,很满意地看着它迅速地泛了点粉红:“马龙,算你心狠。许昕尚且知道避开方博不与他正面交锋,亏我这么信任你,这次赔得这么惨。”
马龙张开口,颇为无奈:“继科,对不起。”

张继科面不改色地双臂拄在马龙腰线两侧的桌上,将猎物彻底环住:
“我张继科遇人不淑,我愿赌服输。马龙,既然现在已经真相大白,不如我们好好谈个恋爱?”


【完】

——————————————————

终于把既白正文写完了,写得有点糙,有空改。

大家不用担心张总裁,他已经想开了:
不就是自己投资的一个产品被某人截胡收购了吗?没事跟玘哥学习,把那人变成自己的媳妇就值回来了。
赔兵可以,夫人来换。

以及,肖门有博儿在,是没法全把人家娶回来的……

评论(1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