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既白


9.


不过三足鼎立的局势并没有维持太久。

邱贻可是在机场候机时收到推送的,看了个标题他就直接让秘书改签最近的一班直飞北京,然后直奔X-Venture的大楼顶层的总裁办公室破门而入。

出乎意料的是,办公室里除了站着靠在桌前的张继科,陈玘也环着手站在他旁边,还有一个很熟悉的身影背对着门口在低声跟他们汇报着什么。

“你们现在聊上了是吧?!Taxi-Booking和Car-hailing合并这么大的事你们居然一点风声都没谈听到?!那下次是不是要T-B-C融资甚至是上市的消息都登上头版头条了我们才能从报纸上知道?!”邱贻可直接走上前把报纸拍到了办公桌上。

张继科任由脾气很大的邱贻可把报纸拍在他身边,眼皮都不带抬一下的:“听马龙汇报完。”

邱贻可这才认出刚背对着自己的人是马龙,太久没见了以至于他一时间忘了发火,马龙就赶紧把自己没说完的那部分说完。

“他们这次全部采用的是合股的形式,没有现实的资金流动,所以我们负责监控对家资金走向的人前期没有发觉;合并后更名为T-B-C,董事会设为5席,W家3席占优。”

陈玘一直盯着马龙,追问道:“市场份额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

“以前一直是Taxi-Booking和Car-hailing各占33%左右的,他们两家在市面上掐了近一年也没能有哪家突破35%的,这次合并后目测能占到65%左右的市场份额。”这次是张继科开了口,他太熟悉自己的竞争对手了,两家的对掐在他的掌握之中,可这次突如其来的合并却出乎了他的预料。

“真是聪明,不超过70%的话连反垄断组织都没理由去找他们。”陈玘无奈地拍了拍桌子,又转向马龙:“那我们现在的市场份额呢?”
马龙感觉那块可怜的桌子在代替自己承受肖门三兄弟的暴力洗礼:“这次两大巨头的合并肯定会引起市场的震动和部分资源的重组,Rebu的数据方博已经去整理了……”


“邱叔!科哥!我来了!”刚说到方博博儿就风风火火地跑进了办公室,“呦,玘哥和龙哥也在?”
“数据出来了?我们现在占市场份额多少?”陈玘问道。
“这个,还是,哥你们自己看报表吧……”方博支支吾吾,他在底下印表时听周围同事议论纷纷,仔细一听原来是邱贻可没打招呼就黑着脸直接杀进总裁办公室了。自己叔叔的脾气自己还不了解,吓得方博赶紧把表印完了也直奔顶楼了,否则他怕明天的头条就是X-M的董事一怒把X-V的总裁办公室给拆了。
在电梯间时方博才顾得上看眼报表,结果刚看几行他就想闭上眼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了。

张继科猛地走上前一把将报表抓过来,现在他旁边的陈玘也歪头去看。

两个人的脸色皆是自黑。陈玘的脸色都快黑得跟张继科的肤色一个颜色了。

“你们,倒是说啊!”邱贻可看方博交完表后就一直默默地小幅度退退退,人都快退出门口了陈玘张继科那边还只是低沉着两张脸,又有点抑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同时也开始不安了。
这是张继科的私人电话突然响了,他到一边去接,邱贻可顺便接替了张继科的位置去看报表。

T-B-C 64%,Rebu China 24.5%。


张继科的电话很短,他嗯了几声后便挂断了,然后转过身来对着表情各异的四个人,突然笑了。

“知道为什么T-B-C的市场份额不如TB和CH的加起来多吗?”张继科是真觉得好笑,笑对方,也笑自己,“因为Car-Hailing对外公布的数据是假的,他们所占市场份额实际上一直在减少——这估计就是他们去找Rebu进行谈判的原因,直到29%,他们于公于私都瞒不下去了,才被迫选择了接受合并。”
“Car-Hailing原来的负责人早就秘密引咎辞职接受调查了,现在接手并促成此次合并的,是来替代他的,许昕——马龙,这个名字你熟不熟?你的前同事有点能耐。玘哥,你当时更应该挖那个许昕过来的……”


打断张继科这段无差别AOE的是方博,他悄悄退着退着,听到了某个名字,然后就挪不动腿了。不,不应该这样。方博这么想着,只想快速离开这里,找某人问个清楚。
然后一个转身,还没来得及加速,直接撞到了门上。


—————————————————

报告,肖门内部混战中混进了一个秦门。

突然感觉自己说不定能在十章内完结。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