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既白


8.


纽约的夜远比北京的来得要纸醉金迷华丽喧嚣,但是张继科却无心享受。

他们已经到了一星期,可合同还没有谈妥。

刚开始进展得很顺利,马龙把前期工作做得极好,两方坐在谈判桌两端交谈甚欢,直到协商到持股的份额上。

张继科收购的风格极为霸道,参见他在独立出X-Venture前的两个大的投资收购案,一个是一次性收购了某影视公司80%的股份使其成为X-M的全资子公司,直接把竞争激烈的影视剧市场生生撕出一道大口;一个是战略投资收购了某旅游网站的65%的股份,之后不久又通过换股的形式成为了旅游行业最大公司的大股东,一箭双雕,几乎垄断了国内的旅游网站。

这次与Rebu的合作张总裁也本想保持自己一贯的风格,通过战略投资成为中国市场的绝对控股人,但是美方却只愿意出让25%的股份。

张继科心焦,他是手中控49%的股都要想方设法再收1.1%的人,这区区四分之一的股根本不能让他安心,可美方在股份上的态度却异常强硬。同时X-V的CEO亲赴美国与Rebu谈合作的消息也流露了出去,一时间Rebu的股票大涨,超出了张继科申报资金的预算。



X-M总部那边也挂心着张继科这边的进度,邱贻可一天一个电话追问进度不说,连陈玘都下班回家后跟张继科通了个视频询问情况。

跟陈玘结束通话后张继科有些疲惫地陷在沙发里揉着太阳穴对想问题出在那,这时外面响起了轻轻地敲门声。

张总裁起身开门,是马龙。

马龙进来后轻巧又迅速地把门关上了,张继科盯着他,眼睛因为几天的熬夜和焦心浮着红血丝,但还是很有精神,目光灼灼地盯着马龙:
“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马龙面色凝重:“Rebu那边口风很紧,问不出什么来。我就给周边的五星酒店都打了一遍电话,只有H店说自己的总统套房和会议室全被订了无法接单。我去H酒店的餐厅坐了一天,晚餐时看到了以前G公司的同事。估计是他们搞的鬼,毕竟之前他们跟Rebu就有联络。"

“果然。”张继科有些疲惫地闭上眼,又猛然睁开,马龙被他孤狼一样孤注一掷的目光惊得心里一跳。
“刚才陈玘跟我通话了,你猜他怎么想的?”张继科反问马龙。
“陈总的意思是……先暂定和Rebu的交涉?毕竟现在Rebu的股票飞涨此时入手不太合适……”马龙掂量着措辞。
“错。恰恰相反。”张继科站了起来,穿上西装外套走到镜子前扭正领带,“玘哥说既然出手了就一定要谈下来,而且越快越好不能再拖得股票涨到更高。马龙,召集人员,去会议室开会。”
“是,张总。”马龙应声后干净利落地准备出门。


“对了,龙,这次G家带头谈判的是谁?”在马龙出门前,张继科追问了句。

“我遇见的是许昕。”马龙愣了下很快回复并关门离去,留张继科对着镜子陷入了沉思。



三天后,X-Venture和Rebu达成合约,X-V以战略投资的方式占有Rebu25%的股份。
同月,Rebu在X-M的帮助下,进军中国市场,并迅速占据了叫车市场29%的市场份额。
叫车市场上三足鼎立的局面自此形成。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