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既白


7.



“所以,这就是你想出的对策?”张继科刚把策划案看了个头,就惊到了。他有些不可思议地转过头看向坐在一边的马龙,眼里闪着激动嗜血的光芒又带着些天然的警觉:“谁告诉你我最近在愁这个的?”

马龙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用冰袋贴着一侧的颧骨,看不到张继科的表情,乖乖地有板有眼地回答:“方博跟我聊天时说漏嘴了。”然后怕陛下不安心又补充了句,“老板您放心这是我一个人做的,别人并不知情。”

张老板听他带点奶声的尾音哭笑不得,重新审视起手中的这薄薄的几页纸。



不得不说张继科真的是个好老板,结结实实地迎面一撞后第一反应是看马龙怎么样。马龙的颧骨撞到了张继科的肩头,疼得眼冒金星还好有老板扶着才没有摔倒。

张继科见状还亲自跑到隔壁总裁办公室从冰箱里找出冰袋给马龙冷敷,然后才捡起被撞得散落满地的策划案。



“你是怎么想到这个的?”张继科还是感觉不可思议,毕竟他手里的策划案写得太好太有诱惑性了,能完美解决目前他的问题。

“那什么,我还在G公司的时候,听Car-hailing组的人谈起过Rebu——一定程度上来说,借鉴了它很多。我想您只是不想放弃叫车服务这个市场,那我们可以换种思路啊,没必要非现开发一款自己的产品,扶助一个发展基本完善的外国App直接进军市场在现阶段更可行啊。”马龙依旧闭着眼侃侃而谈。
“那总部那边……”
“邱总不会不同意的——他不是一直在准备X-M在美国上市的事情吗?Rebu的总部就在美国纽约,你跟他说这是中美合资新方式,到时候可以发通稿助势。你和邱总两人都坚持的话,玘哥也没有办法。”
听到最后,张继科倒是笑了:“我玘哥要是知道这主意是你出的,还不知道怎么想你。”
马龙小心翼翼地睁开眼和张总裁对视:“是张总您上次说的啊,我是你的人。”末了还有点委屈。
张继科哑然失笑,看着马龙眼睫毛上还挂着冰袋表面融化的水珠,忍不住上手帮他抚了一把。
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个动作有多亲昵,马龙看陛下的大手一挥吓得又闭上了眼。

然后就听见头顶低沉的声音:“那么,我的龙,我给你特批一个小组请尽快完成具体的方案给我。”
“以及,想做我的人,以后把称呼改了,喊我继科。”
“……好的,继科儿。”


一星期后,张总裁带着马分析师和一份策划案到了X-M总部。
又三天后,张总裁带着马分析师和那份策划案直飞美国纽约。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