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既白


6.


那天张总裁单方面宣布完主权后两个人又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张总裁就挥挥手让马同志回去了。
此后一个月张总裁都在到处飞着谈生意忙得脚不沾地,马龙的小日子脚踏实地照常过,除了身边多了个方小博同学天天聒噪得让他想翻个许昕的蟒式白眼。
自从GroaD事件后方博很是对和他一起奋战了三天三夜的马龙生出了同仇敌忾的革命情谊,这种革命情谊在他发现马龙和他那两个日天日地的师兄在学生时代就认识后发展为了油然的敬佩之情和自来熟的兄弟情,这种兄弟情在他和马龙聊天后发现马龙跳槽来的原公司就是许昕的现公司后再次发展成了——男闺蜜之情?

方博和许昕的关系好比,我就喜欢看你看不惯我还怼不过我的样子。他俩的往事也要追溯回学生时代了,而且是集青春、热血、狗血、搞笑、伤感、相爱相杀等等元素为一身连续剧,根本不能简而言之。
然而再长的连续剧也有结束的那天,对于许昕来说毕业那天就是终止符,而方博宁可相信这只是暂停整顿,有生之年还有谱写续集的那一天。
可是他们真的断了联系。所以很难形容方博在听马龙无意中提到许昕时那份失而复得的心情。

但是出于某些别扭的小心思,方博也不好直接问许昕的近况,只能一个劲地找马龙谈以前的工作谈学校的时光问出点那瞎子的近况,马龙也慢慢在方博对三位师兄的八卦里琢磨出了张继科近日忙碌的原因。
揣测到了圣意下一步当然就要因材施教对症下药了,马龙表面上风平浪静,私底下紧锣密鼓地草拟出了一份策划案,就等着陛下神经的那条弦拉到最紧的那一天好当速效救心丸呈上去。

这一天很快就到来了。这次张继科出去了快两星期,回来进了大厦就一个人上了电梯,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格杀勿论”的强大气场。

很快总裁归来的消息便传遍了全公司,马龙心想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此时不上更待何时,揣上策划案怀着舍身成仁的壮烈心情踏入观光直梯摁了顶层。
结果出乎意料的顺利,马龙一分钟后就再次来到了高管会议室的门前,看着紧闭的门,再三跟自己说再好的药也要皇上还有气才管用,于是眼一闭心一横狠狠伸手一推——

直接跟张继科结结实实装了个满怀。


张继科这边心情着实的不好。他已经在外奔波了一个多月了,X-M总部那边陈玘一口咬定叫车市场已经被G、W两家瓜分得所剩无几,现在插手处处被动,死活不肯同意张继科开发一个新产品;邱贻可再一万个看不惯陈玘避王皓锋芒的这种作风,也承认陈玘在大环境上的判断正确,对张继科表示爱莫能助。
于是张继科一气之下自己跑去别的公司拉赞助了,当然这种连自己的公司都不肯投的项目其他公司更是不敢了。结果就是张总裁转了一圈收获笑脸软话无数就是生生没谈成一个合同。

张总空手而归一个人坐在高层会议室生闷气,他是一个很信自己自觉的人,总隐隐感觉这事还有回旋的余地,但苦于想不到契机。


那个男人。念头转瞬既逝。张继科猛地站起就往外走。

结果一开门那人直接撞进了自己怀里。

—————————————————
过上了放飞自我的日子。
文风也跳脱了起来。
老子无所畏惧。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