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既白


5.



“听说你是从G公司跳槽过来的?”

马龙还没来得及回答,张继科就又追问啦一句:

“玘哥挖你过来的?”



张继科的确更喜欢简单直接的方式,虽然他也有足够的耐心在竞标和谈判中跟对家拉锯几个回合,再一口把胜利的果实吞掉。

然而这一次,他的心情的确不太好,甚至可以说,很糟糕,一肚子气无处发泄,得谁想怼谁,这归功于他们肖门师兄弟刚刚进行的会议。

参与人员其实就陈玘、邱贻可和张继科三个人,会议内容也只有一个:针对W公司和G公司在一款打车APP产品上的竞争,X-M要做出什么样的对策。

当三个处于领导层的男人有三个不一样的想法,而且一个比一个性格火爆坚持己见,才是一场年代大戏。



“陈!玘!你什么意思?!现在吴门的Taxi-Booking已经快把G家的Car-hailing收购了,你却还让我们袖手旁观?再这样下去叫车市场就要吴门一家独大了!”邱贻可直接站起来拍桌子了,张继科毫不怀疑陈玘如果再点个头他会直接把桌子掀了。

“我没有说不管了啊,只是现在风向还没有定,我们先静观其变不是最好的吗?打车软件肯定需要地图做支持,现在我们把地图做好,到时候可以跟优胜方再谈合作。”陈玘倒是坐得很稳,一只手支着下巴,另一只手转着手机,

“对了说到地图产品,X-Ventue新投资的X-Maps不是正跟G家的GroaD在公众平台上骂战正酣吗?是吧继科?现在邱贻可你提议资助G家,让外界舆论怎么说我们啊?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转着转着手机屏突然就亮了,指缝间一个“乐”字发着莹莹的光。

张继科正边听着两位师兄的争论,边琢磨着怎么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能引起重视而不是引火烧身,突然被陈玘点名的还没来得及回应,邱贻可眼见瞄到了陈玘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陈玘!你说,是不是因为王皓在管Taxi-Booking你才不愿意跟他正面交锋的?我警告你,商场如战场,别把你们的私人情谊带到我们的谈判桌上来。”

“邱贻可,我也告诉你,我是真不太看好打车app,受政策影响太大了。退一万步来说,现在打车市场已经被他们两家瓜分得差不多了,我们现在出手只能是被动!”

剑拔弩张之时,手机响了——不过,是邱贻可的。



张继科给了个眼神示意邱贻可接电话,邱贻可一肚子气正想把手机砸向陈玘,一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又生生地把手收回来了。

“喂。”邱贻可按压着怒气,尽量让语气听上去不那么吓人。

“邱叔是我啊博儿啊~你们还没散会吗?继科哥跟你在一起吗?对了我跟你讲GroaD那事我们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对方丝毫没有被电话这边的低气压所影响,兴高采烈地汇报着情况。

“嗯好。”听到方博提到GroaD的事,邱贻可脸色稍霁,顺便按下免提让大家都听到。

一下子方博的笑声便占据了整个会议室:“对了你们知道这次负责GroaD那边模型架构的是谁吗?许昕那个瞎子啊哈哈哈真是身残志坚啊!对也是我们所里出来的,叔我跟你讲我们所竟出人才了!GroaD那帮孙子说我们数据造假结果他们的数也不真啊!当然这次也多亏了新来的龙哥的大力支持啊……”

陈玘敏感地在方博的长篇大论中捕捉到了一个名字:“是马龙吗?”

“对对对就他!玘哥你认识他啊?”方博那边笑嘻嘻的。

“我在猎头网上看到了他的信息,发给hr把他挖过来了。”陈玘避重就轻。

张继科一看邱贻可脸色又不太对,赶紧组织散会:“好的方博我今天中午的飞机回B市,你帮我约他六点下班后在高层会议室见面。先这样,拜拜。”

于是X-M三大魔头的聚会在争吵中并没有达成共识,就这样不欢而散了。



然而他们在H市争执正酣时马龙却在B市自己的小窝里睡得天昏地暗,醒了就直接被方博夺命连环call喊回了大厦被张继科两个问题噎得说不出话。

马龙有点怀疑人生了,可现在还不是怀疑人生的时候,他只能慢慢地答:“玘哥研一的时候我大一,跟他当过一段时间的室友,后来他搬出去创业了我也没跟成肖教授,联系就少了。”

张继科已经懒得听马龙慢条斯理的陈述了,直切要害:“所以,你是玘哥那边的人?”

马龙第三次被问题噎得哑口无言,他已经彻底怀疑人生了。

还好张继科并不需要他的答案:“你来我们X-V后做的报表我都看过了,你的才干我认可,你的底细我也已经派人查清楚了,G公司真的埋没你了。不过你要记住——”

张继科的眸色很深,但眼睛里却闪着光芒,像是万家灯火映在了夜空中。

“从现在起,你跟着我,是我的人。”



——————————————————

明天有答辩,要随机抽题纯英文演讲。

祝福我。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