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既白


4.



等马龙收拾好自己挣扎着逆着晚高峰赶到大厦时,已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天色已经黑透了。前台的美女姐姐脸上再精致的妆容也难掩疲色,但听马龙报上名字后还是冲他露出一个笑容,指挥他去坐一般不对外开放的观光电梯。

电梯在上升,马龙有点忐忑。从全透明的电梯往外看华灯初上车水马龙的夜景很好,他却无心欣赏。



他跟张继科的确都是一个所里出来的,算算时间还很可能是同届。但是张继科师从大名鼎鼎的肖教授,他只跟了一个刚毕业留校的新导师。当时肖战手下已经有了陈玘、邱贻可这类出去都能独当一面的学生,据说张继科也完美地继承了两位师兄出色的领导力,以及,日天日地的性格。

马龙刚入学时宿管看这个大男孩白白嫩嫩乖乖巧巧的样子,二话不说直接把他分去和陈玘同寝。那时陈玘“杀神”之名已经广为流传了,结果所有人都没想到一物降一物他竟被马龙吃的死死的。托陈玘的好人缘的福,马龙跟上几届的邱贻可、王皓、马琳都认识。

只是后来陈玘工作了搬离了宿舍,马龙才深刻体会到了从『门庭若市』到『门可罗雀』的落差。也就跟肖门、吴门的同届后辈都不太联系了。他跟张继科或许远远地见过几面,但是没说过话,记忆力的面容也早已模糊。



这么胡思乱想着,电梯到了顶层发出“叮”的一声轻响。走出电梯就是高层会议室的门,门把手在鎏金的金属外包着真皮,握上去微凉而真实的触感直接传到了心底。

马龙心想着死都死了早死早超生,一鼓作气推开了门。



触目可及的是一片黑暗。

马龙在心里暗骂,张继科这人怎么都不开灯,没听说过谁会关着灯进行会谈的啊——当然那种在床上进行的除外,然后又有点怀疑张继科是不是等不及走了。
但是现在找到光源才是正事,万一张总裁在桌边等睡着了被自己踩到可就不好了。马龙有点坏心眼的想着,一边靠墙摸索着找控制盘。



“你来了。”
只一声就让马龙僵在原地。

他正对面的黑幕从中间劈出一线光,然后那线光向两侧蔓延,从光里出现一个人影。

“过来,这边说话。”

马龙不敢不从,点了点头就往那边走去。走近了才发现原来是厚厚的隔光窗帘阻挡了窗外的光,张继科在窗帘这一侧俯瞰万家灯火,听到了有人进来的动静才拉开一截窗帘唤他过来。

马龙磨磨唧唧地走到了张继科身侧偏后一点的位置,偷偷观察着这位X-Ventue的CEO。
张继科看上去很年轻,但是整个人又很有成熟稳重的气质。皮肤微黑,是晒出来的健康的肤色。他脱下了西装外套只穿着定制的白衬衣,隐隐看得出衬衣底下常年坚持锻炼练就的肌肉线条。而且,很英俊,毋庸置疑的男人的性感。

招呼完马龙后他就又转身回去了,仿佛还是窗外的夜景更吸引他,他双手支着落地窗前的木扶手,其中一只手指尖还夹着一支几乎燃烬的烟,发出暗暗的红色火光。
“马龙,是吧?幸会。”
张继科终于转过头来看马龙了,眼中也燃着暗暗的光,电光火石一瞬间能燎原,又像青藏高原雪山之颠的獒犬之王,眼里藏着血雨腥风和不容侵犯与欺骗的王者尊严。

“听说你是从G公司跳槽过来的?”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