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既白


3.


刚入职的两个月,马龙每天的任务量都很小,基本都是跟数据打交道算算算再分析下,他自己都自嘲过得宛如一个精算师。
他也心知肚明这段时间是自己的视察期,每天提前半个小时打卡到岗,晚半个小时打卡下班,接人待物不卑不亢稳重低调,只是送上去的报表做得实在是漂亮,漂亮到无可挑剔。
他也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闲暇时间,到家后有空做个简单的晚饭,边吃边随意挑出个漫威系列的电影N刷,六日出去逛逛手办店,甚至还挑僻静的饭店把许昕约出来吃了两顿饭,只字不提工作光聊生活。

直到这天上班,马龙在电梯间等候时感觉气氛不太对,回到自己的工位上打开电脑一看新闻才知道自己老东家跟现公司就一个主推产品掐起来了。
自己老东家自己清楚,不会平白无故打无准备之仗。马龙果不其然在老东家发出的声明里看到了大量的数据分析,图文并茂浅显易懂地指责X-V投资的地图产品X-Map涉及数据造假、功能抄袭等恶性竞争行为。
马龙上个月刚帮X-Map部做了部分数据分析并提出了一些优化建议,这次直接被X-Map部的接口人拉去跟产品经理和公关一起制作对策。

网上双方的骂战持续了三天三夜N个回合才热度下去,马龙在凌晨走出大厦时感觉脑力已被榨干,回到自己的住处倒头就睡昏天暗地。

一觉醒来已经是转天傍晚,天色已暗,马龙起来后发现手机早没电关机了,扔到一边去充电然后直接去洗澡了。

洗完澡顿觉神清气爽,马龙擦着头发打开手机准备看看事态怎么样了,结果几十条短信微信直接炸开了锅,还没来得及点开一个电话就打进来了。

“诶呦龙哥,你可总算接电话了。天知道我打你电话都要打爆了,你再关机我就直接去你家砸门了……”
怎么一觉醒来就像换了一个世界呢?马龙感觉自己有点大脑缺氧:“……请问您是哪位?”
对方语气立刻转为个哭天喊地地哀嚎:“龙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是方博啊!刚跟你共同度过了最黑暗的三天三夜跟GroaD撕逼的博儿啊!不过话说龙哥你真厉害,拿数据打他们的脸妥妥的,厉害了我的哥……”
马龙慢慢把这个碎嘴的人和在自己旁边拼命找各种无节操表情包往公关文里面塞的那个人对上号,默默扶额:“所以呢大兄弟,你找我啥事儿?”

“诶呀呀,我说到激动处都把正事忘了,对了龙哥,我内师兄,说你表做得好反击战打得漂亮,想跟你谈谈。”方博想起了打电话的原因,正经了起来。
“他像跟我谈啥啊?什么时候啊?”谈恋爱吗?马龙懒懒地并不想动。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你放心肯定是好事儿。”又想起了什么,方博的语气又秒秒钟幸灾乐祸了起来,“他就在大厦顶楼的办公室等你呢,到现在也就等了不到一个小时——早知道除了大师兄玘哥和邱哥没人敢让他这么等着啊!你赶紧过来一趟呗……”

“好的,我知道了,一会儿就去,拜拜。”放下电话后,某个昵称才终于激活了马龙的脑细胞。

玘哥和邱哥……陈玘和邱贻可?!

大厦顶层……不就是总裁办公室吗?!

所以,他张继科要见我马龙?!

马龙咬咬牙,狠狠掐了下自己。

雾草,这么疼,为啥不是在做梦?!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