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既白


2.


马龙回想起了自己当初在猎头网上发布信息的原因。


“你们看看!肖门现在都成立自己独立的风投公司了,而我们呢?!我们还在原地踏步!在现在的情况下原地踏步等于什么?!等于退步!!!给我怼!”
风在吼,马在叫,领导在咆哮,领导在咆哮。

马龙默默腹诽:人家是一个公司,我们是一个投资并购的团队。能怼得过才见了鬼了。

“你们想想,他们风投公司有上千人,我们有几百人……”

四舍五入就一样了?马龙继续在心里吐槽。

还真有人吐槽了出声:“所以我们干不过他们很正常啊。”

众人纷纷向马龙处侧目,是他斜后方的许昕。

许昕穿着白衬衣带着黑框眼镜,莫名有种刚出校园的青涩感。他一脸淡然地陈述:“就算我们员工素质旗鼓相当效率是他们的2倍,结果导向的话还是比不过啊。”

大家在心里默默给他鼓掌,面上倒都是一片默哀之情。

领导反应得也快:“我是说,人多嘴杂,他们比我们多那么多张嘴,你们就问不出对方最近的项目来?!”

问不出来。泄露本公司的商业机密可是会被告的啊。同志们鸦雀无声安如鸡。

“问不出来我们就自己出手,他们新成立的公司肯定还是缺人才的,是时候打入敌人内部釜底抽薪了,”领导说到激昂处刚好瞄到了许昕前面的马龙,“马龙,以你为首的商业分析师和风控专员,回去就在猎头网上投简历,探探对方的底细。散会,该投简历的都赶紧回去投。”

“是的领导……嗯领导?”乖乖服从的习惯让马龙在大脑转动前嘴已给出了答复,然后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然并卵。

许昕默默拍了拍他的肩,留下一个同情并探究的眼神给马龙自行理会。



像是怕马龙后悔那样,陈玘行动神速。直到马龙递交辞呈收拾细软办理离职时领导还在沾沾自喜,以为自己英明神武的决策派上了用场,几乎是在周围同事羡慕嫉妒的眼神中敲锣打鼓欢送马龙的离开。

但把马龙送出大厦的是许昕。刷工卡出闸门时马龙看着许昕崭新工卡上青涩的面容,又想起自己刚刚交上去的玻璃膜已经蹭花了的旧卡,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你的离职真的挺突然的,龙哥。”许昕开口,非工作时间他摘下了号称六百多度的眼镜,像所有近视的人那样微眯着眼睛细细打量马龙,“X-Venture虽然现在很强势吧,但毕竟是新兴的公司,你除非过去做高层,在那边发展可能不如在这好。”

马龙叹了口气:“要不是实在呆不下去了,都待了两年了谁想走啊。”接着话锋一转,“不过我以为你这种刚出校门的毕业生会更青睐X-Venture一点,毕竟更活跃更激进会更对年轻人的口味。”

许昕不禁翻了个白眼:“我一朋友,命好跟现在X-M的CEO是一个教授的学生,当然他要晚很多届,然后直接进X-V了。他那水平,嗨——我就来这边了。”

“X-Venture毕竟是X-M独立出来的,X-M还有个默认的绰号叫肖门你肯定知道吧?X-M当初就是TN研究所的王牌教授肖战一手建起来的公司,起步阶段全靠他的几个得力徒弟在撑,现在发展成互联网第一梯队了,当初师兄弟相扶持的老传统也延续下来了。”

许昕笑道:“你倒是对新东家了解的门儿清。那你也该知道吧,现在X-Venture的CEO,张总裁,就是肖教授近几年最喜爱的徒弟,作风强硬铁血手腕,听说性格挺特的,你加油,争取收服了他。”

马龙也是笑,他本来就白白净净的,一笑起来就更显小了,根本看不出来已经工作了两年多。

“借你吉言。”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