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既白

商战,人物OOC,虐,单纯的孩子们慎入



1.



“马龙,我们订的货到了,王哥让你去公司门口提一下货。”

“……可是这件事情不是一直你在负责吗?我正在做报表晚上六点就要……”

“我在软件园开会呢,王哥急着要,你快去取,辛苦了。”说完电话就挂掉了。

马龙摘下Link耳机,叹了口气,把报表做一半的电脑合上了,脱下西装外套起身去提货。

到了提货点,送货小哥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不是昨天就说好了时间吗?怎么现在才来?!”然后抬手一指旁边的一堆目测高1米宽1米长5米箱子堆,“这些都是。”

扶额。马龙感觉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这么多都是?……”这要搬多少回才能搬动啊。

“哦对了,车上的这些也是。”送货小哥看着这个独自来取货的倒霉蛋又补了一刀,“您当时选的货到付款,麻烦把钱交一下,一共是五千三百八十四元,刷卡吧?”

“……麻烦您再等一下,我得回去一趟。”马龙微微窘迫,“我没这么多的钱。”



回去问了一圈,那些平时都豪言不差钱的同事这回都表示爱莫能助,有的人说“太不巧了我昨天刚办了理财”,有的说“月末了没钱了”,最后只有新来的许昕默默地站起来拿着卡拉着马龙走了出去。
两个人卡里的钱加一起总算够了数。收了钱卸了货的送货小哥一脚油门扬长而去。马龙制止了许昕想要帮他一起搬东西的想法,挽起袖子自己一个人来回来跑了十多趟,才把货都运完。



运完货后汗已经浸透了背部的衣服,马龙正喝着水冷不丁被人拍了下肩膀,杯子没拿稳水直接洒满了前襟。
“龙哥辛苦了!谁知道我临时来了个破会啊……”原来是那个临阵跑路甩锅给自己的那个同事,“诶呀呀对不起没注意到你在喝水……你今天不是有约会吗这可怎么去啊……我存了套备用的衣服要不你穿我的?”
“不用了,没关系的。”马龙纵使再好的脾气现在也不想理这个同事,他只想在下班前赶紧把报表做完以便能准时赴约。
“诶呀龙哥,你这……瞧不上我是不?兄弟我是真的想弥补下你,走走走跟我拿了衣服去换吧,你这前后都湿着怎么见人。”
“那好吧,多谢了。”马龙不愿与他过多纠缠,而且他也怕今晚那人看他这样不放心,便点头应许了。


换上了同事的备用西装,马龙感觉这套衣服倒是很合他的身形,除了样式太花哨了点。

不过他来不及想那么多,把报表赶紧做完好去赴约才是正经事。

紧赶慢赶终于在下班前把表做完发出去了,马龙简单收拾了下东西准备离开,走到门口却被领导叫住了。

“马龙啊,急着去跟哪位美女约会啊?”

马龙颇感意外——怎么领导还管起自己的私事了?但他依旧如时解释道:“没,我大学时的师兄兼室友刚好出差过来,好久没见了一起吃个饭。”
“以前的室友你什么样子没见过?用得着打扮得这么认真?听小张说你的衣服还是找他临时借的就为了今晚的约会。”领导并不是很相信的样子。
马龙哑然失笑:“都是大男人的没什么的。”
领导正要信了,小张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幽幽的说:“男人之间有什么才更要命啊。”


等马龙赶到约好的饭店时,陈玘已经喝了三壶茶了。

见到同屋了几年的小师弟急匆匆地赶来,一向对迟到零容忍的杀神早把脾气丢到了天外,极关心地把晾得温度适宜的茶推到马龙面前:“别急,先喝口茶。”
马龙也不跟他客气,喊了声“师哥”就开始咕咚咕咚喝茶。
他不喊倒还好,这一声哑哑的“师哥”听在陈玘耳里心更疼了,陈玘又把自己的杯子递了过去:“慢点喝,别着急。”
陈玘性子急脾气暴火气旺,备的茶是清热去火的,马龙只感觉从舌尖到胃里都是苦的:“刚下班,师兄见谅。”
一提起这个刚好说到陈玘这次约见的主要目的:“你那个公司,好是好,但是也太累了。你说说你啊,当初从所里出来去我们肖门多好,非自己选了那家单打独斗……”

“师哥……”马龙无奈,半年不见杀神怎么这么能碎碎念了。


“对了龙仔,”陈玘终于严肃了起来,虽唤着马龙的昵称却隐隐流露出谈判桌上的气魄来,
“猎头网上你想跳槽的消息,是真的吗?”
马龙差点被茶呛到。

“你愿意来我们公司做商业分析师吗?”
完,彻底呛到了。


马龙看着同事衣服上的水渍,又回想了下最后领导看他的眼神,感觉自己明天上班可以直接去办离职了。

—————————————————
想写这个题材已经很久了。
尽量写商战时语气轻松一点,不那么枯燥。
感觉有些话,写完就要掉粉。

评论(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