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夜行

【第五年 5.3 】


“你别动,不许放出精神体来,最多用精神力帮我攻击。”


紧接着藏獒一跃而出,精准地咬破了五十米开外一个哨兵的喉咙。

张继科也松开了马龙,下一秒武器袋里近身格斗匕首就握在了他的手中。


在日常训练和公开赛中张继科表现出来的不是陈玘那种速战速决的战斗风格,他仿佛享受那种对抗的过程,很少在几招之内决出胜负,往往是从远程打到近身搏斗,又从面对面厮杀拉到远距离拉锯,看得马龙等一众队友心惊肉跳。

但这次马龙算是知道了,那都只不过是张继科的练手而已,一个S级的哨兵,一个十五岁就觉醒的S级哨兵能达到多强的水平。

张继科的每一个动作都带着一股狠劲,平日里用指背做支撑转匕首逗马龙玩的手,现在手起刀落招招见血,几步间就宣告了一个哨兵生命的终结。
他的那只藏獒也是,要不是马龙见过它还是一只小奶狗的样子,绝对会相信它生来就是为了厮杀的。精神体会对哨兵向导造成很大的干扰,而藏獒直接准确地扑倒了一个哨兵,生生咬死他的喉咙直至对方再也没了呼吸。

同队跟在最后面的向导见势准备汇报情况后撤离,哪里快得过张继科的速度,他刚开通讯器就被张继科的匕首抵住了咽喉。
马龙更快在张继科的刀尖划下去前制止了住了他,用同时用精神力对那个敌方向导下了暗示。在他默诵完一段信息后刀还是毫不留情地划破了他的喉咙。

眼前一片血色喷薄而出。
马龙眼睛眨也不眨。

即使张继科和马龙采取了最直接的方式,见血封喉,极力减少这边动作产生的干扰,但依然防范着招来其他隐藏的敌人。了结完这队敌人后他们无心恋战,马龙指了个方向,张继科心领神会地一点头,两个人一起往密林深处奔去。

“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行动,应该是针对我的——刚才他们在通报:『夜狩』行动,疑似猎物出现,请求附近小组支援——当然,我暗示他说出的方向跟我们走的方向相反。”马龙边跑边用精神丝给张继科传递着刚刚读到的信息。
张继科默然,果然如他们所想,最差的局面出现了。

一般来说,哨兵的移动速度是常人的五倍,S级的哨兵的速度甚至可达8到10倍,而马龙在长期的训练下,速度可与A级哨兵相媲美。两个人尽量隐着行踪飞速沿小路撤离。
到了张继科确定暂时安全的地带,他才做了一个原地休息的手势,马龙心领神会地停下脚步。
第一件事就是检查张继科有没有受伤。

张继科任由马龙绕着他“上下起手”生怕他受伤藏着不说——他洁癖重得陈玘王励勤等哨兵都表示望尘莫及,一般训练完的衣服都要立刻手洗。这种场合从心理和安全来说,他更不愿沾上一滴敌人的血,而且他也用惊人的速度做到了这点。
“第一次见血吧?”张继科看着拉着他看来看去的马龙,他似乎没有察觉到自己眼睫毛上染上了一点血,泛着些暗红的色,不禁伸出手想去帮他抹净。

“这么近距离的是见到死亡是第一次……你别闹。”马龙埋头检查着,也没有躲过张继科来捻他睫毛的手,有些无奈地被迫闭上了眼,“不要这样,我在替你检查有没有受伤。”

“我也是。”张继科的手就轻盖在马龙的眼睫毛上,然后用揶揄的口吻开口问,“第一次看见杀人还是我出的手,你以后会不会怕我?”

马龙闭着眼看不见张继科忐忑而认真的神情:“都是迟早的事。再说他们的死也有我的份——准确的说,我才是根本原因。”

“……你别这么说。”张继科一时也想不到说什么来开导他,他自己感觉精神也在分开,一个穿白衣的小天使说“他值得一切最好的应该站在光明下远离这些黑暗面”,另一个长着角的小恶魔说“太好了你们可以在黑暗中并肩前行了你不会孤单一人了”。

然后他感觉自己手心被什么扫过,有点痒。

“继科儿?你好了没有?……”马龙怀疑张继科要把他的睫毛给胡拉光了。

“……好了。”


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后马龙才安心地放开了张继科,然后开始分析现在的情况。

“还『夜狩』呢,我听着他们应该也就五个小组——还有一个已经被我们解决了。就这点本事,把我们当猎物,他们也真敢。”张继科冷笑。
“谁是猎物谁是猎手还说不定。”马龙说。现在是该想怎么反击的时候了。

马龙想好了对策,正准备说给张继科讨论下,却被制住了。

“嘘,”张继科做噤声的手势,本来卧在地上休息的藏獒也悄无声息地站了起来,亮出利齿蓄势待发。


“仔细听,蛇接近的声音。”


评论(1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