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夜行


【第五年 5.1 】

张继科话说得放肆,一如从前,仿佛那些离别的时光只是弹指一瞬,他还是那个心比天高的少年。
但是马龙清楚地感受到,想用一句话粘合弥补那些分别的光阴只是徒劳,光会从缝隙透入,把一切都照亮,心底那些青苔无处遁形。

有一些在微妙着变化着。马龙初到哨向所待遇一直很好,那是因为当时已经虐遍全所的杀神宠着他,各位前辈们也都认识了这个小奶龙,有时也会打趣他故意逗他,但整体还是像对待弟弟一样把他拉扯大的。
自从马龙觉醒后在全所的期盼与瞩目下分化出龙的精神体,整个哨向所更是把他小心翼翼地护着,机密任务不用出,国外举办的哨向赛也很少参与。

而张继科也不同于当初那么风光张扬了。在他离开的那段时间马龙也从他人的闲言碎语中把他的背景拼凑了起来:张继科的父亲是地方上的一个很有名的哨兵教官,张继科从小就在父亲的军事化训练中长大,并表现出惊人的天赋,被特调入中央哨向所。
刚开始哨向所的领导以为张继科和王皓一样,觉醒后没有立刻生成精神体,故处处维护他给予他特殊待遇。直到张继科被同学揭发精神体早就生成,还是一个毫无威慑力的小奶狗,只是被他藏着不给人看。
感觉受到了蒙骗的领导愤怒地二话不说把张继科下放回了地方,虽然后来小奶狗长成了威风凛凛的藏獒,张继科的等级也被判定为S级,领导还是碍于面子一直不肯把张继科调回中央哨向所。
直到张继科把中央现役最强的王皓、陈玘、王励勤、马琳打了个遍,在一次大赛中赢了教官孔令辉后,上级才再无可辨,只得把张继科接回了国家队。

或许是上面还在压着,重回国家哨向所的张继科并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只是和女队一个A级的向导配合打了次国际公开赛,第二轮便出局了。

马龙总感觉他和张继科的前路都埋在一片迷雾里,看不清摸不到,又只能往前走。
纵使迷雾下是一片荆棘也要走下去,走下去才有可能看到雾散云开。

眼前也正是一片幽林迷雾。
有人紧紧抓住他的手,来不及反手过肩摔,那人极熟悉他训练的路数,直接把他摁在了树上。

“马龙。”张继科直视马龙的双眼,“有情况。”
“这不是一般的模拟训练,我们武器匣里装是空弹,对方有人有真枪。”

——————————————

下一篇重要人物出现预警。
今天整个办公室打了一天电话谈薪酬,现在满脑子都是各种数字在晃悠,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_@

评论(1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