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小结巴(下)

《夜行》的番外,点梗产品,早一点点的杀团少年时。


【一个番外】

事后模拟实战中表演不佳的那批人被遣散了,之前一直分开训练的几个小组合并,国家哨响二队才正式宣告集合完毕。
集合完毕的那一天陈玘就把所有宿舍的门敲了个遍,开门的人有人一脸懵逼有人破口大骂有人追上去问陈玘情况,就是没有那天被探险光一打美过了白月光的容颜。
陈玘自己心里也清楚王皓应该是那天被吴指导直接带去了一队,可直到他敲开最后一扇门,被被他吵醒的邱贻可一个精神攻击怼到了墙上时,还是希望能见到那人,轻笑着喊他一声“小结巴”。

或许是老天听到了陈玘内心的呼唤,他和王皓的第二次见面并没有等太久。
只是,更不和谐了,而已。
那次陈玘担任队长带着一个小分队进行模拟演练,这次倒没等到最后,刚开场就有种莫名的心痒,然后又是熟悉的被一枪中心,然后他的成员们也纷纷中弹淘汰,全军覆没。
陈玘气得没收住手愣生生把手里握着的枪折断了,对方队伍本想贯彻友谊第一的原则打声招呼的,看着两半的枪也愣是挤不出一句话来了。
“又见面了,小结巴。”隐藏最深的某人见状,便从树上轻巧地跳下来打了个招呼。
于是陈玘当着平日里被他损了都不敢回嘴的队员的面,眼睁睁看着王皓领了队员继续前进离开,也没憋出一句话。

那次武器的事远比陈玘想象中要严重,他被下放回了地方哨向所。
他也训练得更加拼命,尽人事听天命,他这么想着,于是或许是老天再次开恩,他没过多久又回到了国家哨向所。
“我们后来把对你的处罚告诉了王皓,他愣说没看见你折武器,还说是他自己一枪打断的。”吴指导看着眼前这个桀骜不驯的少年,只是说了这句话,便让他回去了。
陈玘脑子里乱糟糟地回去了,打开自己新宿舍的门,
“你回来啦,”王皓坐在他床边,笑得乖巧又隐隐有点调皮,“小结巴。”

然而王皓并不是他的室友,甚至不跟他一个导师。陈玘倒也不太失落,毕竟王皓表面上嫌弃地说他结巴,却会在他无处可坐时会从特设席上跑下来陪他一起坐在地上。
再后来马龙进了哨向所成了他的室友,吴指导把自己要去跟马琳配合又把他分给了肖指导,陈玘也都看得很淡,毕竟一路风风雨雨,他在乎的人们都在他身边,而且越来越多。

由于精神体的特殊性,陈玘最初是专门负责暗杀等私密任务的,他出手狠,方法又简单直接粗暴,往往是一击致命,速战速决,“杀神”的绰号便在哨向界声名鹊起。
他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高难度的任务,更高难度的几乎九死一生的任务开始派到他头上。一次S级任务,陈玘成功杀死了目标,却被隐藏在远距离暗处的同伙从背后击中了。
这差不多是陈玘第一次真切感受到子弹穿过身体血喷涌而出的滋味,虽然他下一秒也掏枪击毙了对手,仍然不受控地身体往下落。
这次估计不会再有人来救自己了,他这么想着,看着那个向他跑来的身影,确认自己是真的意识迷离出现幻觉了。
结果那人真的接住了他,让自己的凤凰赶回去找同伴支援后王皓一边给陈玘做着精神梳理一边用手摁着陈玘胸口,手刚接触到那温热的血时被烫得抖了下,然后死死摁住仿佛这样能让陈玘的血流得慢一点。
“皓子,你怎么来……”你不应该还在公开表演赛上吗?那里风光又安全,适合你也能让我心安。陈玘还没说出来,就被王皓捂住了嘴。
“你少说几句话吧我求你,有什么想说的我们好好回去再说。”王皓眼圈都急得红了,他生怕陈玘把想说的话都说完了就真的没牵挂了。
陈玘就怕王皓这么红着眼一脸乞求地看他,还真乖乖闭上嘴不说了。
于是等邱贻可马龙赶来时,就看到破旧混乱的小巷里,两个人身影相叠,一言不发,从后面看就跟在拥吻一样。

陈玘大难不死。毕竟除了王皓,再也没有人能那么精准地击中他的心。可是一贯代表国家出席正式赛事的王皓,这次为了陈玘算是入了泥潭,一直被那次任务目标的团伙各种围追堵截。
巅峰期的王皓显然没把这伙人放在心上,可能是忌惮于王皓当时在国家队的地位,那个团伙除了给王皓寄恐吓信和给他出席的活动制造混乱,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行动。

然而那一枪就来的那么突然。
那天王皓和陈玘双双交了退役申请后并肩走出哨向所的大门,太阳很大光有点晃眼,陈玘眯了下眼准备跟王皓说话——
然后他眼睁睁看着一颗子弹,穿过了王皓的胸膛。

“皓子!”陈玘甚至没想先去处理敌方,直接抱住了王皓。
又是一声枪响。这次是闻讯追出来的马龙和张继科刚好看到这一幕。张继科干净利索地一枪了结了暗杀者,马龙冲上去给王皓修复他的精神壁垒。

“嘘……别说话。”王皓虚弱地把食指伸出比到陈玘嘴上,强撑着笑了下。
陈玘被堵住了嘴,只能一个劲的点头,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小结巴。”这是王皓缓缓闭上眼时,最后的口型。



有些话,我们处着,觉得没必要再说,就真的没有说出口。
有些话,你不让我说,藏在心里,就成了心知肚明的秘密。

评论(30)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