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小结巴(中)

《夜行》的番外,点梗产品,早一点点的杀团少年时。


【一个番外】

下一秒他的胸口就中了一枪。

陈玘那时还太年轻,不知道死亡是什么感觉的。
他眼睁睁看着邱贻可惊悚的眼神,和瞳孔里倒映出来的他茫然的脸。
而两人来不及做任何动作就又是一枪,精准地打到邱贻可的后背。

身体不受控地倒下去,意识开始朦胧,视线逐渐涣散。
真TM衰,第一次任务就光荣了,还是莫名其妙中的暗枪。
陈玘看着那人轻巧地从密林中走向他,想努力睁开眼睛看清楚自己栽在了谁身上,却困于身体本能闭上了眼。

再睁开眼还是密林清潭,连月色都是白练一样,轻薄地披在自己身上。
一场密战就跟梦一样。
“你醒得真快,比我预计的早了太多。”身侧有人说到。
陈玘猛地一转身准备爬起戒备,却眼前发黑差点栽过去,身体也是发软用不了大力气。
“我已经给你做了精神梳理,但麻醉剂的药效还没有过去,你现在可能行动还是有点受限。”对方解释说,眉眼弯弯带着安慰的笑意。
陈玘并没有因为这话而放松警惕,肌肉仍是僵硬,蓄势待发的架势——虽然他并没有什么力气。
“你冷静点,我不是敌方,这只是一场仿真演习,用的子弹都是麻醉弹——否则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那人看着陈玘跟病猫一样的挣扎有点好笑,也就跟逗猫一样一下一下柔和地给他进行精神梳理。
陈玘清醒后就高高竖起的精神屏障在接触到陌生的精神触角时猛得一激灵,不过他天然地不排斥这种感觉,甚至有点心痒。

一下子两个人都不说话了,邱贻可还没有醒来,那人还在有一搭没一搭地帮陈玘进行着精神梳理,有很多小型直升机在密林上空飞来飞去,探照灯的白光把密林照亮,也把那人的容颜照清。
“这些应该是所里派出来寻找中枪晕迷的成员的。对了,我们没见过吧?我叫王皓,来自吉林,你叫什么名字?”一直坐在陈玘身边的王皓介绍道。
“你,你,你……”陈玘瞪大了眼睛,在探照灯的白光下王皓的皮肤白到近乎透明,眉清目秀酷似一个以演女妖出名的香港玉女影星,不像人间该有的模样。
“我,我,什么我?”王皓一阵好笑,他微附身看身边的陈玘,“完了,我明明是一枪打你胸口怎么人说话不利索了?没听过麻醉剂会把人打结巴啊。”
“你……”陈玘想说,你长得真好看,但是不知道该不该这么夸他会不会生气,顿时就卡了。
“我叫王皓,称王称霸的王,皓月当空的皓。”王皓以为他没听清,又正色自我介绍了下。
“我,我叫陈玘,王己玘。”

“什么玘?”最大的一架直升机缓缓停到了他们附近,螺旋桨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吵得王皓没听清楚陈玘的后半句话。
陈玘又卡了。这时全国哨向界最顶级的吴指导下了飞机向他们走来,王皓站起来迎上去。
“没事,我记住你了。”想到了什么,王皓回头冲着在原地躺着的陈玘露齿一笑,带着着少年的意气和些许的调皮。
这时天边已泛起鱼肚白,月亮早没了踪影太阳也没出现,他的笑是点亮天亮的最美的光影。
“小结巴。”



评论(2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