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小结巴(上)

《夜行》的番外,点梗产品,早一点点的杀团少年时。


【一个番外】


杀神之名,各国哨向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极强的五感和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是顶级哨向中的翘楚,他那个飘忽不定敏捷异常的人型精神体更是被传的神乎其神,甚至有人说那就是死神。在“魅影”的辅助下,杀神执行秘密任务时无往不胜,真可谓“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陈玘这个真名,反而知道的人就少了。毕竟这个名字只出现在Olympic大赛上一次。在闫森出事受伤,王皓决赛惜败后,陈玘临危受命,和马琳一起,摘取了Olympic大赛最后一届哨向配合赛的金牌。

不过对于王皓来说,“谁?你问我陈玘啊?那个话都说不利索的结巴。”

这么说着,脸却别扭地转到一边躲开提问者的视线,顺便飞速地瞄了一眼某个笑得没心没肺的结巴。


不同于张继科马龙每每遇见都惊天动地天崩地底天雷勾地火,陈玘和王皓的初见,是相当的,不和谐不美好。

那时潜在哨向们刚从地方被收割回总部,初来乍到先是一通魔鬼训练,然后一批人卷铺盖走人,另一批坚持下来的留下来,其中就包括天不怕地不怕的陈玘。

一天夜里,警铃大作,受训的少年们被吵醒后紧急集合,很多人还处于懵懂状态中就直接送上了飞机,“肃清任务。”这是他们在武装包中找到的唯一信息点。

慢慢从懵懂中反应过来的同伴们摸着真枪实弹开始交头接耳地低声议论,甚至有胆小的开始低声抽泣。

“玘子,待会儿一起走啊。”邱贻可已换好全副武装,理了理领子,冲好基友打了个响指,见那人没有反应又探出精神丝碰了下对方。

角落里的陈玘抱着枪闭着眼点了点头。他五感敏锐,早在警报响时已彻底清醒,现在只是抓紧时间休息养精蓄锐,因为嫌周围的人吵得他心烦还竖起了精神屏障。


“到了,出发。”第二次感到邱贻可用精神丝传来的信息时,陈玘睁开了眼,然后握着枪跳下了飞机。

眼中一片带着雀跃的清明,在暗淡的光线中居然黑得发亮。


和在平日训练里一起摸爬滚打出来的兄弟合作简直是双剑合璧所向披靡,很快陈玘和邱贻可就从密林的一条小道顺着摸到了中央的一汪深潭,路途中“清扫”隐蔽人员无数。

“休息会儿?”来自邱贻可精神丝的暗语。

“守株待兔。”陈玘再次集中五感,确认周围安全后放松了精神屏障,回头冲一路走来的好友挑眉一笑。


改变往往就发生在一瞬间。

笑容还僵在嘴边,精神域却被猛烈的攻击了一下。

头脑空白了一秒。

下一秒他的胸口就中了一枪。



评论(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