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夜行


【第二年 2.2 】


看到马龙的视线从自己身上故意转回陈玘王皓那边,张继科有点好笑又忍住了:“我们不会在那里的,下届Olympic ,我和你都会在场上。”

张继科的话太疯狂可又太美好,从这个一贯懒散的人嘴中说出来也缺了几分言之凿凿的意味。马龙不敢信,又不愿不信,这话反复被拿出来掂量揣摩,也就在心里生了根,张牙舞爪地也要发出芽来。

可现实却没那么美好,由不得少年们想清楚。前一秒他们还在拆解分析王皓惜败K国哨兵那一场的实战动作,后一秒张继科就被强大的哨兵推出了教室门。
马龙被向导传输出的“严重违纪”“逐出哨向所”等信息量炸得脑电波乱了几秒,迅速冷静下来后立刻冲到天台上看朋友的情况。
张继科的情况很不好,两个高大的警戒哨兵驱逐着他往野外训练场走,这次连小奶狗都跑出来了,咬着哨兵的裤腿往后使劲扯想止住前进的步伐,却因为力量太小了被哨兵的步子带着走,一步一磨,看得马龙心生疼。
显然张继科更不愿意合作,开始一直挣扎着往教学楼这边望。一路上渐渐有哨兵向导和未觉醒的学员们围观,张继科才逐渐放弃抵抗默默前行,只有小奶狗一瘸一拐地跟在他脚边陪着。
野外训练场上停着一架直升飞机,机门开着螺旋桨也没有停,显然是准备接上人就走。
张继科在上阶梯时终于爆发了,他死死抓住通道的扶手,冲着马龙的方向大声吼出了什么,然后被几个人一起塞进了机舱关上了舱门。

张继科就这么走了,顶着讳莫如深的罪名,在众目睽睽下被驱逐离开了。
他来得悄无声息,走时却惊天动地。
看着飞机一路飞进了残阳里。马龙这边手也死死握住了天台的护栏。

“龙仔。”一路赶来的陈玘看马龙这幅反应不敢轻举妄动,只是小心翼翼站在他身边护着他别掉下去。
他得到消息赶来时也很意外,毕竟他一直以为那个中二少年会跟他一样成为肖门弟子,然后暗可征伐天下戮战八方,明可与人并肩参加大赛。结果那孩子却跟他一样被逐出哨向所下放回了地方。
“玘哥,”他听见自己领着的一向乖巧懂事的孩子闷闷地声音,带点压抑的哭腔,“不就养个小狗么,至于要这样?”
这孩子真受刺激了在说什么啊,杀神哭笑不得。
只一瞬,他意识到了什么。
“龙仔,你看得到张继科的精神体?!”有一种惊喜交加的情绪盖过了了陈玘心里的遗憾,“你觉醒了龙仔!”

这一年,马龙十六岁,张继科十六岁。
哨向所发生了很多事,比如闫森出事受伤,比如王皓输了比赛,比如陈玘马琳拿到了Olympic大赛最后一届哨向配合塞的金牌……某个少年的到来和离开,算不上什么大事。

而马龙,在体会了与家人的分离后,又失去了组队的朋友,却要继续学着在哨向所长大。


【第二年 别离 终 】


—————————————
工作上被人黑了后听着雨声写这篇很顺。
点梗的请翻上上条留言,233粉时结束。
大家点的梗都很好,看了很惊喜,我尽量多写一点。
以上。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