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夜行

AU,哨向,强强


【第二年 2.1 】

哨向所的新年到来得安静,走得却迅速。
也不是年年都这样的,只是今年又轮到了而已。陈玘跟大年初七就要上课的马龙解释道,当然,他初四就开始新的训练了。
马龙心知肚明:是因为哨向界最重大的比赛——四年一届的Olympic赛又要展开了。

Olympic大赛是国际级哨向竞技大赛,也是世界公认的地位最高的比赛。在和平年代,这场比赛是各国展现哨向实力的最佳舞台,也是满足普通人民一览本国他国哨向风采的一场盛会。
虽说现在C国哨向所人才济济,刘总指挥为了这次Olympic赛也是操碎了心。有了现役实力最强的“两王一马”和自己的老搭档孔指导出战依然不放心,还要提前办一个国内对抗赛热身兼选人。

陈玘最近忙到没空照顾马龙,还好那梦游(里?!)见过张继科后马龙的睡眠质量意外地得到了改善,常常是一觉安睡到天亮。
那日在王皓病床外见到吴指导后他就被点名要到了吴门下。不过出人意料的是吴指导要过杀神去竟是和马琳哨向双打,而不是和王皓组队。更出人意料的是陈玘马琳到哨向配合异常得好,甫一合作便携手虐遍所里其他组合,除了孔指导和王皓。

但马龙一直记得,他和张继科拿了青年组比赛的好名次后被特批去看觉醒哨向们的对决,那时一贯执行秘密任务的陈玘刚刚在出现在赛场边,几乎没有人认识他,更不会给他布置座位。
杀神没找自己的席位,便干脆坐在了场边一脸杀气地看着现进行的比赛。而已经因为上古传说中才会出现的精神体而举国上下闻名的王皓,居然从给自己特设的贵宾席跑下来,挨着陈玘身边坐到地上一起看比赛。
两个人也不说话,王皓偶尔看到精彩的招式会鼓鼓掌。在马龙看来杀神的脸色放缓了很多,甚至带点不好意思。

马龙再看看站在自己身边的张继科,他正一脸认真地看着场上王励勤和马琳的比赛。彼时他们的地位连陈玘都比不上,只能远远地在后面看前辈们在内场战得酣畅淋漓,为了看清楚还得站着。

“单打是大力哥赢了,哨兵在单独对抗方面还是有优势。双打还有得看。不过怎么不见闫森?”比赛结束,张继科随口评论。
看到马龙的视线从自己身上故意转回陈玘王皓那边,张继科有点好笑又忍住了:“我们不会在那里的,下届Olympic ,我和你都会在场上。”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