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夜行

【第一年 1.5 】


马龙睁开眼,张继科就蹲在他面前。
“你醒了。”他在夜幕下草丛里露水间对他露出了第一个笑容。
然后伸出一只手:“我拉你起来。”
马龙这才发现自己仰卧在杂草间,有只小奶狗在舔他的手指。


鬼使神差地,马龙把手伸过去,接触到张继科的手,表面附着微凉的露水,却隐隐蕴含着力度和热量。

这不是梦。马龙被一冷一热的温度激得一哆嗦,但手被紧紧握住。

张继科的眼睛充满了笑意,和坚定,仿佛在说:

找到你了,我就不会再放手。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听到那人大梦初醒的话,张继科哑然失笑。

可软软的小奶音让他不由得把语气也放温柔放缓:“这是野外训练场,你梦游走到了这里。”

“哦……”看来下次真该把自己绑在床上了,“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张继科被问住了,他心想总不能说我不放心你守在你屋门口然后一路跟过来的啊,“我……嫌宿舍太闷了,出来逛逛。”说完自己的脸都有点涨红了——这话连他自己都不信。还好天色未明看不清彼此的脸色。

没想到马龙一副认同的样子重重地点了点头。张继科哭笑不得。


接下来两个人都不说话了,气氛一下子静谧了下来,只有某种虫类在一声一声地嘶鸣,合着两个人的心跳声,像是在宣告着某种心照不宣的情愫的滋长。


“……话说,我们不回去吗?”马龙率先打破了寂静,声音依旧是软软的。

“哦对,我们走吧。”张继科如梦初醒,率先往前走去。一直乖乖蹲在他脚边的小奶狗得了主人的指令,一下子雀跃地蹿出去到最面前领路。


于是一只小狗和一前一后两个人就这么一路往回走。密密的草肆意疯长,几乎能到马龙的腰,张继科也不知道从哪折了根树枝,在前面漫不经心地打着杂草让它们低一点头。

两个人一路都没有说话,只有自然万籁在不知疲倦的浅吟低唱。路很远,草原空旷,晚风从四面八方吹来,感觉仿佛能走一辈子那么长。马龙看着前面开路的人的身影却意外的安心。


到宿舍楼时已经天色将明,小狗却不知去向了。张继科跟马龙道了晚安后准备离去,马龙想想了最终还是傻乎乎地问出了心里的问题:

“你是半夜出来遛狗撞上我的吗?”


张继科愣住了,既惊且喜:“你看的到它?”马龙看他这种反应立刻举手宣誓:“你放心我也知道私养宠物是违反规定的,我绝对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

张继科又笑了。马龙看到这个总是一脸冷漠的人今天破格笑了两次便更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还在梦里了。

“不要告诉别人,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张继科像是心情极好的样子潇洒地转身回宿舍了,马龙看他背影远去也回自己的房间了。


体力的透支让马龙很快进入睡眠。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有人背对着他整理东西。

“醒啦?”阔别已久的陈玘转过头来,冲马龙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龙仔,新年快乐。”


【第一年  竹马  终  】


——————————————

写在后面:

第一年参照的是03年,也就是獒龙刚进国家队的那一年。

第二年也就是04年……大家应该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为了故事的推进,部分事件顺序可以会有一些微调,但大体是尽量遵从时间线在展开的。

先这样。

评论(5)

热度(41)

  1. 月光宝石So far awa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