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夜行


【第一年 1.4 】


“你最近好像一直不在状态。”在马龙第三次把球打飞时,张继科放下了手中的木拍,单方面强制终止了训练,如是陈述。
“因为……休息得不太好。”马龙糊了一把汗淋淋的额头,示意张继科继续。
张继科直接把木拍放到一边,走到马龙前面用身体挡住了他游离的视线,在别人眼中像是在亲密地商量对策,实际却欺身向前逼在马龙耳边问:“你都在做什么?为什么会睡不好?”

其实睡眠质量差一直是困扰马龙的问题,由来已久,而且并没有因为成长而减缓。
马龙怕黑,小时候在家里时就需要妈妈帮他开着一盏小灯才能睡着,大点了进了哨向所跟陈玘一屋不好开着灯影响S级哨兵的休眠,只能自己强忍着。晚上睡不好白天人就蔫。一次陈玘偷跑出去跟邱贻可等同学喝酒,半夜回来后发现小龙人在被窝里打颤,把人哄醒了趁着小孩睡意朦胧一问才知道他的小弱点。
天不怕地不怕的杀神哭笑不得。按说他不该惯着马龙,毕竟黑暗是以后哨兵和向导出任务时难免会遇上的,甚至是他们行动的必要条件。而且小孩子怕黑是常见的事,多锻炼下就好了。可陈玘就是狠不下心,于是每天都特地把马龙哄睡着了自己再关灯睡觉。

最近这段时间陈玘和王皓马琳邱贻可王励勤他们出去集训了,马龙可以通宵开灯自己睡,却发现睡眠问题貌似更加严重了:他醒来时总感觉分外疲惫,像是走了很远的路。隔壁宿舍的哨兵也说他半夜会在过道走来走去,甚至是敲门。马龙听了很惶恐,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把门锁的死死的,第二天醒来时却发现灯开着门亦然。

张继科见马龙还是不回话,也没有再追问下去:“继续训练。”
说着却一拍子把球打飞到了天上。

今天马龙在入睡前再次确认了门已经锁死,把灯亮度调低,然后把被子四个角都展平了才钻进去。如果明天起来还出什么幺蛾子就干脆把自己绑在床上好了,他迷迷糊糊入睡前甚至这么想着。

梦很长,像是走了很远的路一样。
一开始推开门是家的场景,妈妈系着围裙从厨房迎出来在向你招手,端着的热汤还冒着蒸汽,蒸得妈妈慈爱的笑容渐渐模糊,直到不见。
然后才发觉自己处在浓雾之中,远远听到少年们的笑闹,努力辨别方向循声望去有两个模糊的人影,追上去那一对却越走越快,心里着急伸手一够却摔倒了,最近不过一个指间的距离,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并肩结伴离去。
浓雾散去,天色暗淡,但是并没有感到恐惧,因为有光,远远看像萤火虫把夜空照亮。
离近了才发现是白天练习时用的那种白色的塑料球,一个一个从天幕落下又弹起,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被眼前的场景所震撼,想喊那个白天一起训练的人来观赏。又有点不可思议,于是揉揉眼再睁开——
那人就在眼前。

马龙睁开眼,张继科就蹲在他面前。
“你醒了。”他在夜幕下草丛里露水间对他露出了第一个笑容。
然后伸出一只手:“我拉你起来。”
马龙这才发现自己仰卧在杂草间,有只小奶狗在舔他的手指。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