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夜行


【第一年 1.3 】



马龙乖乖地坐在向导所高级医务室门口的长椅上,陈玘在一旁绕着紧闭的门口烦躁地转圈圈。

杀神很不爽,杀神很暴躁,杀神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场。



陈玘带着马龙风风火火赶来时王皓已经被关进了医务室隔离了起来。不死心的陈玘放出了自己的精神体,结果“魅影”刚穿墙而过就被蹲守在屋里的刘指导的精神体一巴掌直接拍回了走廊。

刘总指挥的那只国宝大熊猫警示似的把防弹玻璃的铁窗拉下了一半,刚好留出了它那双黑眼圈的高度凝视了下外面一大一小和一个被拍懵的精神体,然后就继续蹲在王皓床头顺便用圆滚滚的身躯挡住了另一半视线。

杀神暴跳如雷却无计可施,只能绕着紧闭的隔离门找各种刁钻的角度试图窥视下病床上的那人。

期间医务中心的探望者也一直络绎不绝。凤凰回来时顺便领来了王励勤的鹰,大力哥追着自己的精神体也来了,后面跟着当时在一桌吃饭的闫森。王皓的导师吴教官也过来看望徒弟,闻讯赶来的还有另一位同门师兄的已觉醒向导马琳。

在关怀了王皓的情况后闫森帮着王励勤赶紧齐心协力把鹰拽走了,吴敬平放精神体进入确认了下爱徒的情况也离开了,只是临走前多看了一边的陈玘和马龙一眼,马琳跟着师父一起走了。



“龙仔,”陈玘转了两个小时的圈,上课铃响了才想起来被自己带来的小孩儿还在一边乖乖等着,又内疚又心疼地蹲在马龙脚边看着他,顺便帮他挽了下裤脚,“今天很抱歉。你先去上课,晚上我带你出去买鸡脆骨回来吃。”

马龙听着陈玘的话,先是摇头表示自己不在意,又点头表示同意。或许多吃点肉有助于成为优秀的向导,他这么安慰自己。

“对了龙仔,”陈玘挽着裤脚突然想起了什么,“那小子,是叫张继科是吧?你跟他……算了,你别主动招惹他就好。”



等马龙赶回青年训练队时,大家已经开始下午的精神训练了。他正愁怎么遛进教室找个搭档时,门突然自己开了。

那个不能主动招惹的人双臂环在胸前看着僵在门外的马龙,无奈地一抬下巴示意他赶紧进来。

“那个,谢谢你。”马龙心想这不算我主动招惹的,我这是被动接受人家的帮助。

“以后就是搭档了,没这么多客套话。”

“啥玩意儿?”吓得家乡话都出来了。

“我是说,教官说了,以后我们俩就是一组了,一起合作怼别人,也会一对一对抗训练。我是张继科,组内对抗时千万不要手下留情。”

“我叫马龙,以后请多多指教。”






评论(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