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夜行


【一个番外】


在獒龙成锋出鞘前的那个时代,最常代表本国出席各大赛事的当属王皓。他影星级的颜,出色的精神力,可以和S级哨兵正面对决的战斗力,甚至他古代神话中才会出现的精神体,都是国际哨向界乃至世界各地人民津津乐道的内容。
可能或许是王皓本身太完美了,上天像在跟他开玩笑一样,给了他一点白璧微瑕——其它世界级比赛独自出场也能虐遍顶级哨兵还气定神闲的王皓,却在四年一届的Olympic大赛中,直到隐退前都屈居亚军。
关于王皓作为跨时代的顶级向导,站在金字塔顶一览众山小却唯独缺一个Olympic冠军这件事,也是众说纷纭。还有人说是本国授意王皓不要用尽全力甚至输掉比赛的,既保护了王牌向导又主动示弱留全了他国的面子。

马龙和张继科作为后辈也经常聊起这位大家都很敬仰的前辈。王皓对Olympic的重视和为其付出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里,他输掉比赛的悲伤和愤懑也像乌云一样压在自己人的心里,他们才不会相信皓哥会因为国际交往中这些微妙的关系而再三退让。
如果我胜一回你赢一场就能解决国际问题的话,那政客们自己玩过家家就好了,还培养我们这些哨向做什么?杀神如是吐槽。

“皓哥自身太完美了,即使是一个哨向所的也经常见他,还是总有种不真切的感觉,可能是怕他传着传着真成了神,总得有点遗憾,这样添了几分人气也多了点英雄壮志未酬的悲情吧。”马龙心思细腻,这么给前辈做开脱。
张继科却不这么想:“Olympic是现存的唯一的一定要把对方完全压制住才定胜负的大赛,参赛者都是顶级哨向中的尖峰,比赛过程也很残酷,为了保住自己中途退赛者有,赢了这场也负伤累累到进行不了下一轮的亦有。我研究过皓哥几场决赛,他若是以命相搏毫无保留的话未必会输,可他还是选择了保全自己。”
怕是心有挂念才这样的吧,怕有的话来不及告诉那人就永远说不出口了,所以才犹豫了吧,而顶级哨向间的对决往往只在一念之间。王皓心有未完成之事,而且分量胜过了对比赛的执念,这弱点一旦被对手捉住,便无力回天。

不过这些话张继科也没有说出口的。他换了一种方式侧面点拨马龙:“你没发觉在Olympic的选拔赛和很多我们内部的比赛里,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杀神几乎没赢过皓哥吗?”
马龙真的仔细回想了下,不禁心里一跳:那哪是没赢过啊,陈玘被王皓横扫都是常事,有一次气得陈玘直接把手里的武器硬生生掰了,因此还被下放到民间去劳动了,绝对不可能是放水。
看着马龙逐渐纠结起来的表情,张继科又补了几刀:“而且你可别忘了,得杀神者得天下,杀神和马琳的哨向配合可是Olympic最后一届哨向配合赛中封王的。”

张继科其实挺佩服自己这位同门师兄陈玘的,他日天日地的架势,他三进二出哨向所的传奇事迹,他那鬼魅般的精神体,甚至是他不输王皓的极具攻击性的帅气,他本身就是一段传说,却隐藏在王皓的光芒下。
但我和马龙跟你们不一样。张继科想着。我们是竹马成双,我们要并肩为王,我们会成就彼此的圆满。

马龙越想越感觉这段对话一直被张继科把控着,向着一个无法制止的方向发展。于是在张继科再次想说些什么前,他抢先开口了:“这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吧。”
张继科听了这话硬生生把自己想说的话咽了回去,让他喉咙生疼声音沙哑。他只能不置可否地转移了话题:“走吧,该去会会新兄弟了。”
马龙如获大赦地抬脚往前走,张继科闷着跟在后面。

杀神什么都好,就是在感情上永远转不过弯来,误了自己和那人不说,还把马龙给带跑了。张继科在默默腹诽。
看着马龙跟自己的距离逐渐拉大,他赶紧快步跟上。
真是一物降一物。他这么想着。认栽喽。


彼时年少,谈起他人何等容易。

一个是苦行僧,一个是亡命徒。
之后的人生一路走来才是艰难。

好在终得圆满团圆。


中秋节快乐。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