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夜行


【 第一年1.2 】


马龙惊讶地盯着张继科,张继科死死盯着对方。

眼里闪着跟狼一样的光芒。 


对方突袭被挡,倒也不闹,脸上浮起了玩味的笑意。

“插班生,你不会已经觉醒成了向导吧?”对方收起了震得有点疼的手,不动神色地抖了抖,“刚刚我和他对打时,一直阻碍着我的精神力是你故意放出来的吧?”

“不是我。我觉醒是哨兵。”张继科也放下了手,但还是保持着护在马龙身前的警惕的架势。

“哦,你怎么这么确定?”对方不依不饶地追问。

“与你无关。”


马龙看着围过来的同学们,暗叫糟糕。


对方还想问下去,却被什么东西捂住了眼睛。他想把那东西甩开,却发现什么都触摸不到。

“鬼,鬼啊!!!”一声惨叫,周围也骚动一片。

“那是你心里有鬼。”陈玘慢慢悠悠地走上前来怼了他一句,他的精神体——一个人型阴影跟主人一样,又捂了会儿那人的眼才不紧不慢地放开他,游走到马龙身边。


陈玘之所以敢这么日天日地在哨向所里横着走,除了他作为S级哨兵极其敏锐的五感和行云流水般的动作,跟他独一无二的精神体也不无关系。

每一个觉醒后的哨兵和向导都会有自己的“精神体”,也就是一种由精神力凝结而成的动物。以马龙所在的哨向所为例,现役已觉醒的哨兵中,邱贻可是貉,王励勤是鹰,还有豺狼虎豹,都可以开一座食肉动物园了。

只有陈玘,他的精神体是人型的,没有影子,可以随时隐匿自己的行踪,必要时出现,和主人陈玘一起并肩作战,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陈玘“杀神”的绰号就是这么来的。他本来作战风格就凶狠直接,有了精神体的帮助更加如虎添翼,甚至还有“得杀神者得天下”这一说法。


现在的杀神正在哄跑比自己低五届的小同学们:“看什么看,赶紧散了吃午饭去。”

马龙的训练对手仗着自己是这届里年纪最大长得最壮的,不怕瘦瘦小小的马龙和看上去永远睡不醒的张继科,但是杀神他还是怕的,于是赶紧混在人群里离开了。

陈玘倒是也没拦人,反而走到张继科面前,仔仔细细地把他上下端详了一个遍。张继科也不怵杀神刀一样的目光,站直了任他看。


“小子,厉害啊。”觉醒前的哨向成长得较慢,陈玘微微俯身将视线与张继科平齐,“多谢你刚刚保护小龙仔。”

“与你无关。”陈玘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这个比自己当初还要中二的小屁孩甩出这句话后转身离去,哭笑不得,也招呼马龙跟自己一起去食堂吃饭。


“玘哥你今天下课好早啊。”走着走着,马龙才想起来问。哨兵精力及其充沛,一向都是他下课后走到哨兵训练室,还能看到陈玘邱贻可打得难解难分。

“因为肖教练今天没来训练场指导。”陈玘解释。

他在领张继科。马龙正犹豫着要不要把这事告诉陈玘,忽然远处飞来一只血红色的巨鸟,极快地从他们头上掠过,它长长的尾翼垂下像是有火星在燃烧,在天边划出一道晚霞。

所经之处的人都不由得停下,目光追随着它直到其身影消失在天际,仍愣在原地回味不止。

马龙也被这样的景象震撼了,他感到一种莫名的情愫从心底滋长:

我也想要这样的精神体。他俯瞰天地,傲视芸芸众生。他浴火重生,百炼成钢。他身居高位,又慈悲为怀。


“我们先去向导塔看看。”陈玘最先反应过来,抱起马龙直接往前冲。

马龙别过头盯着他,陈杞一贯潇洒自若英气迫人的脸庞难得地浮现出凝重之色。

“应该是皓子觉醒了。”









评论(10)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