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夜行

背景设定跟当今世界相似,整体表面太平,局部暗潮汹涌。

各国培养哨向作为智慧与武装兼备的高精尖力量已是心照不宣的秘密,无事时搞个友谊联赛探探情况,一旦有战事便派哨向出场,刀锋出鞘,见血封喉。

马龙张继科这对cp我饭的十分小心,毕竟是在国际上为国争光载入史册的人,不敢随意轻言怠慢,思来想去也只有战士这个设定比较合适。

哨向文看了不少,但写是第一次,不妥望指点。



【 第一年1.1 】


第二天的训练课上,马龙果不其然再次遇见了那个男孩。

肖指导在众学员心中的形象比他的光头还要闪亮,毕竟能管教住全所最日天日地的两个小魔头陈玘和邱贻可的,只能是比他们更深藏不露的大魔头。

深藏不露的大魔头肖指导笑吟吟地把跟在他身后困的直揉眼睛的男孩推到自己前面来,然后跟面面相觑的小学员们介绍:“这位新同学是张继科,以后大家都是一批同学了,要好好相处啊。”

白白嫩嫩的张继科勉强抬了下眼,极快地从左到右扫了下满眼好奇的同学们,然后又垂下了眼睛。

不知道是做贼心虚还是心理作用,马龙总感觉张继科的眼神扫过自己时,瞳孔细微地睁大了下。


“你们继续上课吧,我先回去跟总指挥报道了。”跟教官客套了几句,又把张继科试图揉眼睛的手扒拉下来后,肖指导离开了教室,只剩众人跟张继科大眼瞪睡眼。

对张继科这种肖指导亲自送来的学员,教练训也不是,不训也不是,于是让大家继续一对一实训后告诉张继科自由活动。

张继科穿过打成一团的人群,找了个离马龙近的角落靠着墙开始低头打盹。

或许是昨天和今天张继科那两眼,一贯以冷静不出纰漏见长的马龙感觉分外的心浮气躁,动作上也失了准头,频频被训练对手抓住破绽,几次差点就被打倒,好在对手也总是在关键时刻手脚像被束住一样施展不开,次次都是有惊无险。


“下课,中午休息,下午两点集合。”随着一声哨响,教官宣布中午训练结束,马龙停下了动作,没想到对方却没有收手,一记快而狠的直拳直冲马龙的下巴。

马龙躲闪不及,只能看着拳头逼近到眼前。

“啪。”

只是一眨眼,前一秒刚在墙边直起腰的张继科就冲到了马龙身边,一抬手精准地挡住了对方凶狠的直拳。

马龙惊讶地盯着张继科,张继科死死盯着对方。

眼里闪着跟狼一样的光芒。



评论(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