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夜行

AU,哨向,强强
带胖球队全体一起耍酷


【一个楔子】

马龙第一次见到张继科,是在野外训练场的草坪上。

他作为潜在哨向,刚被选入国家哨向所没多久。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只能跟紧了前辈们的步伐,才不至于在偌大的基地迷失了方向。
小马龙在结束了一天课程后乖乖跑到哨兵区等他的前辈兼室友和同门的师兄弟“比试几招”,然后严重延时的前辈们为了赶在规定时间内回宿舍而带着他穿了野外训练营的小道。

这是马龙第一次置身于野外训练营。野外训练营,顾名思义,只是把哨向所周围大片荒凉的原野框起了一块,极大地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分化完的哨兵和向导正式活动前都会先在这里模拟演练,像马龙这种未分化的哨向只有特殊活动才会来这里。

领路的陈玘和同门师弟邱贻可还没练够,在前面打打闹闹没个消停。后面身量较小的马龙跟着倒也不赶,他走在旷野中看着残阳如血不由得有点恍惚:他有点想家了,又有点怀疑自己到底身处哪里,哨向所就像一场梦,是不是闭上眼,再睁开就是回家的路……

这么想着,马龙真的停下了脚步闭上了眼,他听着自然万籁,他听着风吹过狂野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近——
再睁开眼,一架直升飞机从天边斜阳处飞来,停在了几公里开外的地方。

“龙仔”前面陈玘没听见马龙动静,一回头发现小家伙不见了马上追回来,看到直升机上下来人后赶紧蹲下借助半米高的杂草掩住身型顺便一把把马龙也拉着蹲下。
于是他们就眼睁睁看着那直升飞机上先后走下了人见人敬爱的刘总指导,孔教官,陈玘和邱贻可的师傅肖教官还有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最后跳下飞机的是一个跟年纪马龙差不多的小男孩儿。
还好距离够远,一众人并没有注意陈玘马龙的方向,而且径直走向了总指挥部。

陈玘拉着马龙松了口气,这时邱贻可也悄无声息地匍匐前进趴到了陈玘身边:“你家龙仔这波从各地筛选出来的潜在哨向不是刚送过来么,怎么又来一个?还这副阵仗?”
陈玘拍拍身上的草示意大家都起来赶紧回去:“谁知道,不过值得刘总孔教和师父一起出席的,要么是那孩子未成年已觉醒,要么是那孩子出身够显赫,但我看着他那副没精打采的样子都不太像——龙仔,别愣着了我们走了。”
马龙应了一声赶紧跟上。

他分明看清,那男孩儿刚下飞机时,在邱贻可来之前,就抬起像是刚睡醒的桃花眼飞快地往他和陈玘处瞄了一眼,和他目光撞在一起后又迅速地移了视线。


那时他十五岁,张继科十五岁。距离他们分化,还有三年;距离他们处成以后这种关系,还有好多年。

评论(2)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