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食与爱

病中一些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

1. 

我以前很喜欢很喜欢吃甜食,充足的糖份能让人分泌感到幸福的多巴胺,少女心恋爱感什么的一应满足。 

我以前很喜欢很喜欢吃很多东西,中午烤肉晚上火锅中间还能加顿下午茶,拍着滚远的肚脐在回宿舍的路上还能绕去撸个串。

 

2. 

我遇上过Z同学,一个从小胖墩长成大型男的励志典范。他给我看小学时照片我都不敢认。

Z同学是那种自己辛辛苦苦拼死拼活练出来好身材的人,对自己和身边人的身材都很在意。他一度旁敲侧击想督促我也走上健康饮食积极健身的光明大道,可惜我那时年纪小不懂别人为自己好,又懒,一直打哈哈过去了。他也就不再提。 

第一次约会前一天,一个室友清晨5点的车票回家,说不安全央着我4点送她去车站。 

我回来后倒头就睡,睡醒后下午一点多,打开手机二十多条信息。内容从开始的“我出发了,预计十点半到你那里”到最后“我手机快没电了,在xx咖啡厅等你,微信说。”。最早的一条是九点多,最后一条是快十二点。

我简单洗漱后直接套上外套冲到那个咖啡厅,进门后脚步却小心翼翼的。如果情况倒置是我等他的话恐怕早气冲冲地走人了,如果他还在等的话也肯定会冲我发火的。 

结果在二楼找到在看书的Z同学。他看着心虚的我,很淡然地开口: 

“还没吃东西呢吧?我下去给你点。”

 寒假回家前一天晚上他给我打电话,细细地把该装箱带走的东西都核对了一遍,我在一边哈欠连天心不在焉地应着。 

他最后说:“我给你准备了件礼物,明早放车站麦当劳你去取一趟吧。还有早餐。” 

“好……嗯?!” 

当然麦当劳不具备此项服务。第二天早上我见到的是改签了车票等我一起吃早餐的他。 

之后漫长的异地时间里,他也不闲着,按我的喜好每天学一样菜品练手,拍照发给我后再替我吃掉。我现在还记得第一天是双皮奶,那时是冬天。最后一顿是煎饺,他不知怎么烫伤了手,那时是盛夏。 

人品好厨艺佳的Z同学自然是朋友遍天下桃花朵朵开。他结束交流回来连家都没去直接来学校找我,我当时忙期末考试忙得焦头烂额六亲不认,他就在咖啡厅呆着等我,看书或跟遇上的朋友聊天。

 一次我考试间隙的中午跑去见他,结果发现他和一个女生相谈甚欢。我笑着上去打了个招呼然后转身就走。 

他没有追上来,而且当晚的飞机回了家。 

没过多久他也不知道怎么就想通了,一声不吭跑到我的城市来找我。我实习生面试刚结束他电话打过来,问我在哪。当时我父母闹离婚闹得正凶,我也没能好好陪陪他。反而是另一个妹子看了他的定位从别的城市跑来陪他玩,我也没有多说。 

后来有一段时间状态很不好,每天看着镜子反应都是“雾艹我怎么这么丑了”。不愿意出门见人更不用说Z同学了。 

再后来我有他消息是在朋友圈里,他很反常地晒了新女友的照片。在风衣下是模特一样好的身材。个子高高的看上去也跟186的他很配。 

这么想着,我给他点了个小桃心。 

再再后来我把手机里他的照片全都删光了,把他送我的唯一一件礼物留在了垦丁的海。 

3.

 点了赞并不代表着我真心实意的接受与赞美。为了避开一些没必要的见面机会,我果断申了交流,并如愿离开散心。

结果就撞见了Y同学。撞了邪了我啊。 

Y同学啊,或许因为专业的原因,当然更主要是因为他这个人对自己的高标准严要求,他英俊得干净内敛,认真起来让人臣服,念起文能让听众耳朵怀孕,一口流利的英文也是开口跪一片。

我近距离接触过一些明星,有歌手有演员有模特,有大陆的有港台的有韩国的,有本人巨美但镜头辜负的,有真人一般但上镜美爆的,有私下里沉默的有耍大牌的有会开玩笑调戏人的。 

但我和在时尚杂志任职的闺蜜S一致认为,Y同学真的是,分分秒秒都在放电发光。 

写下这些,真的感觉他就不该是我的。是我心太高想太多。 

可惜当时我鬼迷心窍了才不管这些。 

更何况刚开始主动地撩我的人,明明是他。 

我当时处于自我保护意识很强的慢热状态,抱着书穿越校园时感觉迎面走来的软妹子们避恐不及。 

只有Y,一直温和地找各种话题跟我搭话。 

他看我的眼神太专注,害我乱了心神。 

故事的经过未免俗套。按下不提。

总之我们谈崩后我单方面疏远他,小组作业之外的课一概不去上,不吃食堂在外面点餐或逛夜市,甚至一次提前报好团的出行,我嫌他和他的学姐学妹基友们在我眼前晃得心烦,直接拎包坐火车去了另一个城市。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女人的地方就有八卦。Y是同学们嘴边常挂着的风云人物,只有学姐学妹们围着他转,像我这样避尤不及的态度实在是有悖常理。

明里暗里的议论我多多少少会听到些。但广大女同胞们果断站在了我的对立面,揣测我是欲擒故纵还是做贼心虚。她们的逻辑也很简单:Y万人迷人品有保障,他怎么可能有问题?那么一定错在我了。

甚至有位我的学姐很直白地跟我挑明:“别人跟我说我还不信,他怎么会看上你。”

语气笃定。怎么会。

感谢闺蜜S和大师姐。我认识Y和S的时间差不多,自认心怀鬼胎厚此薄彼。但是当Y都不一定喊得对名的学姐都这么说时,S却跳出来维护我。

“你们跟琴琴相处的时间长还是跟Y在一块的时间多?她还用得着你们质疑吗?还是你们酸琴琴Y就会牵起你们尊贵的小手?”

我大师姐也是。她从一开始就对我和Y的事不太看好但也不多说,我告诉她Y把我惹毛了我单方面跟他断了关系时她也不太意外,只是一贯节食的她把我拉到夜市大吃特吃了一顿。

“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再想想这些事,就会觉得,挺可笑的。”她喝了口爱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了起来,又补充了句,“也挺可爱的。”

我挺想问她,当初她休学一年去了当时男友的城市一起奋斗时,是抱着怎样的决心。

但是我没有问,就像她没有问我,为什么明知是陷阱是荆棘分了只会落自己一身不是,却还是要和Y在一起。

后来我去了趟垦丁,把Z送给我的唯一一件礼物留在了海里。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也想把Y留在海里。

当然你们不用担心,Y极少自己出行,永远是浩浩荡荡男男女女一大群人。他春假来垦丁时,带着几个基友领着一群妹子在海边白天飚车潜水晚上点起篝火唱K BBQ。好不热闹。

又过了很久很久,我们结束了短暂的交流四散天涯各自安好,一天深夜里我刷朋友圈时刷到了Y学姐发的一个链接,是去录电台节目的音频。

我点进去听,是一些节选,大概在女主播的引导下几个男生讲述自己的小清新感情故事。

夜深无事我很有耐心地听着等待着,最后果然一个声音出现,万籁俱静。

“其实我真没有什么好讲的,就说说上学期我在台湾交流时遇见的一个女生吧。”

我呼吸平顺。很好,你会说谁呢。大概不好意思说我吧。那是小组里的美女学霸,还是总提携你的御姐前辈,还是发这个链接总是针对我的学姐?还是某某某?

“那是个台妹,一次我迷路认识的……”我错愕了。嗯?

大家都安静下来听他讲,耳边的人声吐字清楚得在我听来有点失真。他讲述他们是如何邂逅的,然后再次巧遇,再然后她是怎么对他好的。

等讲到妹子送他去机场时给他一幅自己画的油画时,女主持人都不由得感叹:“你们居然没有在一起。”

Y声音平和:“我说过一定会回去看她的。但我们只是朋友。”

他们再说什么我没在听。当时是冬季,屋里暖气给得很足温暖如春,我却感觉有点冷,取了S寄给我的毛毯裹紧了自己。

等我心情平复下来一些后把这段经历讲给朋友听,她翻看着菜单没听完就打断我下了结论:

“所以这就是个你想去疗伤最好再来段艳遇,结果遇上个大渣男的故事。傻姑娘长点心吧。对了那个Y现在在哪个电视台实习呢快让我加下他的微博……你别这么看我我是去帮你骂他!来来别郁闷了给你点个最爱的茄子庆祝你认清渣男本质顺便安慰下你受伤的小心灵……”

4.

后来我生活得离Z和Y都很远。

跟Y的分开给了我一个瘦下十多斤的身材,随着食欲的恢复也在逐渐恢复。

于是我赶紧办了张健身卡。遇上了帅比教练。

帅比教练认真负责到饮食起居事无巨细。经常在美食广场堵我不上缴违“禁”食品不让走,抢走过我替室友买的猪蹄——为此我室友气势汹汹杀去健身房讨说法,然而看到他的脸后就改打小报告说我约了人吃寿司。不许我吃蛋糕甜点甚至是点菜时加糖。早餐金枪鱼三明治午餐树叶子加把青草晚餐看他给我准备的是自重还是功能,搏击还是杠铃。

等最小号的衣服在我身上晃荡后特地奖励自己了一块以前最爱吃的千层蛋糕,结果吃了一口就吃不下去了——这么甜这么腻,我当初怎么喜欢这种东西?

前几天晚上给关系很铁的姐们接风,她点了名要去撸串。我本来是抱着放肆一把的心去赴约的,结果吃完饭回来吐得昏天黑地,闹胃口了三四天。直到今天中午也是一碗小米粥能当一天的饭。

我还爱着奶酪蛋糕千层蛋糕慕斯杯黑森林,火锅烤肉涮串麻辣拌,更远的记忆里的双皮奶煎饺鸡排黑糖膏,可是我的胃拒绝它们。

再过一段时间,会不会千层和涮串,也在记忆力远去?

5.

我以前很喜欢很喜欢吃甜食,充足的糖份能让人分泌感到幸福的多巴胺,少女心恋爱感什么的一应满足。 

我以前很喜欢很喜欢吃很多东西,中午烤肉晚上火锅中间还能加顿下午茶,拍着滚远的肚脐在回宿舍的路上还能绕去撸个串。 

不过都是以前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