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论学“好”一门二外的重要性



今天跟小伙伴去吃韩餐。

餐馆位于跟留学生公寓隔了条马路的小区里,没熟人领着很难找到,开店的老板娘、厨师还有服务人员都是韩国人,一般都是留学生来吃。我小伙伴也是留学生朋友请吃饭才发掘这家店的。

昨天她就跟我打好了招呼:“那家店里很多韩国偶吧哦~要打扮得美美的去吃不要给中国妹子丢脸哦~”

遂应她要求特地熟悉打扮一番美美的出门了。

结果刚到门口,有位大叔看到我们就开心地打招呼:“안녕하세요~어서 오세요! ”(你好,欢迎光临。)

我下意识地微笑着也回了一句:“안녕하세요~”(你好。)


似乎(没)有什么不对的样子?……

事态就这么开始向着不受控制的方向发展了……


大叔更加开心地把我们迎了进去,跟老板娘说了些什么后,美丽的老板娘就微笑着拉着我的手絮絮叨叨说了一大串韩语。

我也保持着微笑,尽量装作一个新出炉的花瓶的样子,偶尔回答一句: “네/어 그래”(是/对啊)我小伙伴就在一边真心实意地微笑着静静地看着我装(不下去)。

就在我脸都笑僵快装不下去的时候(或许没有这么久),在一边喜闻乐见地旁观的小伙伴终于出来替我解围了。出身朝鲜族的她跟老板娘说了几句韩语后成功地让老板娘喊来服务生领我们入座。

点完菜送走服务生后,小伙伴笑眯眯地看着我,看得我乖乖低头喝茶:“托你的福,我们坐到了韩国留学生常聚会的大包间。”

我警惕地看着门口:“可以换房间吗?一会儿进来人怎么办?”

她一脸惋惜(奸笑):“晚了。单都下了菜都做上了。一会儿万一真来人了你要不就说英文吧?~”

我!#¥%……&*)}:〉;‘、,。《?

可惜我还没来得及提出抗议。服务员就把小菜都上来了。

我只好含下心里的血泪,对服务员小哥挤出一个笑容:”감사합니다“(谢谢)


刚开始套间里就坐我和小伙伴两个人,我们还能愉快地用亲爱的母语交谈。

饭吃到一半时进来了两个帅偶吧坐到我们隔壁桌,开始叽里呱啦说韩语。

于是我就默默地把嘴巴用在好好吃饭上……


我和小伙伴在默契地沉默中抢完了最后一块肉,临走前我发现没带纸巾,只能硬着头皮问小伙伴好。

想起小伙伴的嘱咐,我小心翼翼地开口:

”Do you have another clean tissue paper?“

此话一出,发现我的小伙伴和隔壁桌两位帅偶吧都在用惊诧的眼神看着我。

我意识到我貌似自做聪明地作了个大死。


我小伙伴第一个反应过来,火速把纸巾摔给我准备拖着我跑离现场。

结果隔壁桌的偶吧们也反应过来了,其中一个用韩语问我小伙伴了几句话,我小伙伴用飞快的语速噼里啪啦回答完后拉起我就往门外走。

身后偶吧还用韩式英语追问了句”Are you Japenses?“

我:”そんなことじゃないし!“


等远远逃离案发现场后,我问小伙伴:”他刚才问你啥了?“

小伙伴恨铁不成钢地解释:”他问你是哪里人?!是不是日本人?为什么要说英语!“

我:”(是你让我说的啊……)……所以你怎么解释的?“

 她:”我说你是新加坡的!还有!你为什么要临走前说句日语?!“

我:”因为那句是我会的为数不多的一句啊……“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