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东凯】师哥(下)

BGM:《二十岁的某一天》http://music.163.com/#/song?id=247172

答应我至少这章一定要听背景乐好么。


后来的日子也就那么过。粉丝受众和公司定位的不同让你们在事业上走上了不同道路,并随着时间的流逝渐行渐远。

你依然很火,所过之处一片锦簇,日子在闪光灯前剧组中过得倒也快。

他也是很火,事业发展一片坦途,日子在事业家庭两相顾中过得平淡幸福。

有意无意的,主动被动的,蓄意自然的,你和他开始很少能见到。

偶尔碰面也是在颁奖礼上或公司活动下,一个镜头遍地一个人多嘴杂,你和他即使捞到短暂的相处时间也只能客气寒暄,连简单的生活上的问候都不能轻易出口。


刚开始见不到面的日子里,你还常在网上搜搜他的相关消息,后来也不再看了。

能搜到的信息都是公司经纪人排得满满的行程,和他的一些出戏活动或者粉丝私拍的照片。

那些图怎么来的你再熟知不过了。要找好的角度打光,要用后期软件修图,要千挑万选,要万里挑一。健康的肤色被调白提亮,一字笑的褶子被好心地一条条抹平。

因为你自己的也是这样的。

你也说不清,现在隔着千山万水屏幕里的他,和回忆里自己身边的那个他,究竟哪个更真实。

这时你还是很火,他也很火。你认为你们应该过得算快乐。


日子再忙也得有空闲的时间,你的家人全员出动催你成家,甚至安排了相亲骗你参加。

其实当你遇见他的那一年过年,你的母亲就开始明示暗示让你赶紧领个对象回家安定下来。

那时你半撒娇半推就说男儿应先立业后成家,你母亲也不好再多说,只能念叨着抱个孙子也是好的啊。

你年都没过完就赶紧跑回剧组继续开工“立业”,结果没过几天就到了2月14日,情人节。

那天就是那么巧,同剧组的另一位男主演一整天的戏,而你和他就上午的一场对手戏。

那位青年男主演哀嚎着不公平,导演安慰他说一会儿有牛肉拉面吃,他就开玩笑说有妞有拉面吃太好了。

最终他们吃没吃到牛肉拉面你不知道,但是你和他是真的去吃了的。


下了戏,他无意笑着喊你说一起去尝尝那家牛肉面,你想都没想就应了。

然后还在心里警告自己:别乱想啊,他这种只关注节气的人才不在乎西方的节日,只是赶巧了而已。而已。

那时你们都不太有名气,也没喊经纪人助理,就两个人慢悠悠溜达走去了几条街外那家面馆。

到了看了菜谱,到点菜时你才尴尬地记起没带钱,他身上也只有几块钱零钱。

你窘得不行,他倒是大大咧咧得一笑,跟老板说来就一碗,多加点量就好。然后掰了两副一次性筷子,仔细把刺都磨掉后递给你一双。

你和他去的时候还没到饭点,面要现煮。于是他絮絮叨叨跟你讲了很多,身为师哥,身为过来人的感触,他也劝你爱情易变找个稳当的人好好过日子,他说谢谢你陪他这么多天忍他这个师哥的坏脾气,他还开玩笑说你太年青了要小心被骗。

后来面上来了,他把碗向你那边推过去一些,然后开始低头大口吃面。牛肉一块都没碰。

你隔着蒙蒙热气看着对面埋头吃面的他,有些期待这就是永恒了。


现在,你隔着长桌和烛光、牛排和意面看着对面那个有些害羞而迟迟不动刀叉的姑娘,失去了胃口。

你开始莫名想起十年前街边的那碗面,两个大男人分,他有意让着你你也没吃上几口,但那是你吃过最满足的一顿饭。


后来呢。

后来啊。


在很远很远的后来,你隐退多年已经无谓红不红了,儿孙满堂承欢膝下,你那个刚封了影后的小女儿好不容易回家一趟,洗手作羹汤问你想吃些什么。

你那个时不时罢工的耳朵突然又灵光起来了,你咧着没牙的嘴一笑说来碗家常面就好,片点牛肉。

青春年少的她俏生生地应了转身去了厨房,像那年横店街边面摊的老板娘,更像大学时学校门口小饭店帮忙结账的小妹。

你在温暖的午后阳光中沉沉睡去。

梦里你回到了六十年前,大一刚入学的你在大学门口小饭店点了碗面,结账时发现少带了几块钱。

在你窘迫得不行时,隔壁桌的一个男生走过来,默不作声地放下五十块就要走。

你紧紧抓住他要联系方式好还钱。他倒是笑得眼睛和嘴唇都抿成了一字型:

“你大一新来的吧?我都大四快毕业了。你就当师哥请师弟吃饭就好。”

你就是紧紧抓着不放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靳东。你呢?”

“王凯。”


——FIN——



评论(1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