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东凯】师哥(上)

BGM:《二十岁的某一天》http://music.163.com/#/song?id=247172


你二十岁的时候,迫于生计接了一部搞笑电视剧,你在里面饰演一个娘娘腔。

那样的青春年华那样的院校出身,你当然是抱着想演大制作男一号的梦想。可是呢,你后来大红后也半是自嘲半是认真地解释过:那时都快连饭都吃不起了,又有什么办法。

你凭着这个角色算是小火了一阵子,然而这样的火让你收到的大多是同类角色的邀请。

你统统拒绝了。然后开始在不同电视剧中饰演不同的小角色。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十年。


你三十岁的时候,签了一个赏识你的公司,接到了一些正剧里的角色,开始逐渐被一些观众记得,更不用再为最基本的生存挣扎了。

你先后接了两部本公司的剧,一部是古装戏,演一个皇子,在男主的支持下从不被看好到登上皇位;另一部是民国戏,演一个战士,是男主身边介于管家与兄弟的存在。


这时的你,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十年,已经看透人情冷暖熟悉人情世故,结果偏偏遇上了那么个他。

他跟你出身一个学校,你大一刚入学时他大四即将毕业。说来也好笑,其实上一部古装剧你们都有出演,但都是跟男主的对手戏,彼此连个照面都没打过——或许有,你也忘了。

于是你客套地选了最不容易出错的称谓:“师哥”。显得谦逊有礼,有亲近之意又不怕疏远。毕竟同一个学校出来的师兄弟千千万万,除了极少数能成就彼此的,谁又能多提携谁一些呢。你这么想着。

但那个人显然不这样想。他有些惊喜地认了你这个师弟,一把年纪的人了抿嘴一字笑得堆起了褶子。你看着好笑,腹诽着对方却看不到自己眼角那些时间的纹路也弯了弯。

他虽年纪没大你几岁却是个老戏骨,又承了你“师哥”的一声称谓,倒是对你上了心,照拂有加,也是严厉有加。

戏里也是,戏外也是。演戏时也是,生活上也是。

演戏你三条不过时他比导演还急。戏外他拉着你一起戒烟,劝着你少喝点酒。

作息爱好像个老干部,闹腾起来又冲在小鲜肉前面。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成熟还是少年心思。你这么想着,给玩“斗鸡”赢了导演的他鼓掌,一激动可能还跳了跳。

那时你不火,他也不火。但你们过得很快乐。


在演一幕戏时,他戏里的前女友喊着“师哥”跑进他怀里时,在一边尽心尽力做人肉背景的你微笑凝固在了脸上。

这场戏还是顺利地一条过了,因为你并没有入近景拉特写。但你就是感觉不对味,有种自己的宝物被他人抢走的不甘。

同一个学校出来的师兄弟千千万万,会有很多人喊他“师哥”,戏里戏外都不能难免。也会有很多人喊你“师哥”,而且以后会更多。

这个称谓不是专属,你们也不专属于彼此。

这个认知让你划了界试着去摆清楚自己的位置。


剩下的拍摄的日子还是那样过。有了心事的你的状态时好时逊。他不明所以跟着着急。

一次对手戏时你情绪总是找不对。他有些急了就有些口不择言:“你以后出去别说你是我师弟!”你也爽快地应了:“好啊。”

有人上来替你补妆时你又补了一句:“我只会说你是我师哥。”

这句话让在场几乎所有人都笑了。除了三个人。

他有些哭笑不得,气倒是消了大半。

你闭着眼睛任化妆师拿着粉扑在你的眼下蹭。

化妆师埋怨着你也不早睡眼眶都红得遮瑕都快盖不住了,一边细心地给你又是补上妆。

接下来一条过。


那时你不火,他也不火。你藏了秘密但是不说破,所以你们过得还是很快乐。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