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我以为去年的这个时候已经放弃你了
找图翻朋友圈时才意识到那时应该是最煎熬的一段时间吧

整夜失眠,差不多凌晨四点才能睡着,极其浅眠,早上室友稍微有点动作就能惊醒。
精神状态很差,吃不下去饭,人憔悴得不敢跟爸妈视频,跟你同班的课能翘得全翘了,小组作业的课硬着头皮去上,怕人看出来每天顶着大浓妆麻木地迎接大家的关注和闲言碎语。

后来应该是在朋友们的关怀下和自我放逐的旅行中慢慢想开的吧。谢谢你们没有放弃我。

再后来的某一天,我生活恢复了规律正常,人的状态也好了很多。
宿舍就我一个人,我收拾了东西洗了澡洗了衣服,半湿着头发推开门到阳台上看天空。
那天天很蓝很透,云一团团得像棉花糖。
我好像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

真正的放下其实就是一瞬间的决定。

那天的云是否都已料到,所以脚步才轻巧。
以免打扰到我们的时光,因为注定那么少。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