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今天依旧是推歌(因为视频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磨啊磨~

查了下,这首是Billboard的亚军(第一是超模日的歌~

这首歌的旋律很抓耳,歌手的唱腔也很独特

主要是词,平淡又震撼


刚才看网页云上有人评论说:7年前,我才15,什么都没有,却是可以得到一切的年纪啊。

——7年前,我连十五岁都不到啊。

那时的我应该穿着土气松垮的校服,扎着自己都嫌弃的马尾,做着好像永远都写不完题目。

但那时的我,是容易满足而充满希望的,生活也是充实而快乐的。

后来进入大学后,我可以天天穿自己喜欢的衣服梳自己喜欢的发型了,学会了翘课学会了考试前刷夜突击,在外面吃饭喝酒在宿舍看片打游戏到几点都没人管了。

但我在虚妄的自由和暗涌的浮躁中,好像很难回到少年时放半天假都要好好计划那样单纯的喜悦了。


大一的6月8号,我一个人在夜幕里绕着操场绕着圈圈走了很久很久,足球场上都是大四的毕业生在大学的尾巴上肆意欢笑,有人弹起了吉他有人放着歌。但热闹是他们的,与我无关。

我当时就感觉很挫败。因为我深知此时此刻的我,对不起曾经那么努力的自己。


刚入学时谈到高考谈到志向,我都会很认真地说:“我曾经也拿到过THU自主招生的资格呢,只是后来拿它去换了NKU的。”

后来呢?

后来啊。我自己都不说了。提当年勇又有什么意义呢?

而且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没有什么说服力啊:)


刚才苏姑娘发给我PKU的照片,一共三张:一张校门,一张未名湖,一张光华楼里的教室照片。

她说:你还记得吗,上次还是跟你一起来的呢。

当然记得,当时是正月十五,你说想看看自己理想的大学,我说舍命陪美人。那天北京还下着雪,未名湖面结着冰,说实话,真的没有很好看。

但那又怎样呢?毕竟苏姑娘还有两个四季可以慢慢发掘她的美。

算算我和苏姑娘也认识了快七年。

她用七年,从光华楼外,走进了光华楼里。


而我,刚从健身房回来,把湿透的衣服洗干净晾上,打开电脑听听歌写写文剪剪视频。

明天要起个大早去图书馆还书,中午跟教练和朋友们去湖边野营吃个饭唱个歌,晚上回来做大扫除。

七年过去了,还好我过得不算太差。

毕竟我才21,开始慢慢拥有一些东西,并努力得到更多。


评论(6)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