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性空山


大写的致郁预警,很现实很现实很现实
有喻周王叶,背景设定有双花韩张,但无正面描写
本章纯周叶


3.


觥筹交错间,周泽楷盯着叶修套路得江波涛无言以对撩得孙翔上蹿下跳,也不说话就那样静静看着,仿佛一个局外人。

一如那时。


轮回下周轮空,这是这个月最后一场比赛,再加上这场比赛赢了微草后轮回重回积分榜第一,大家伙都有点兴高采烈。

来接张佳乐下班的孙哲平跟轮回的关系一般般,但也豪爽地尽地主之谊地推荐了他有会员卡的私家菜,还把后备箱里一瓶红酒放到了他们车上。

酒水也不好过安检带上飞机,大家索性就开了倒点当庆祝,叶修留意着发现后辈们也挺有分寸就任他们去了。

酒足饭饱后大家几人几人聚在一起聊天,孙翔出门去接女友的电话,江波涛把试图从叶修这里套出唐柔近况的杜明拉到了一边。


叶修杯里的酒还残着一半,他知道自己的分量所以渴了也只是巡视了圈餐桌找汤喝,结果一边周泽楷就盛了碗汤放在他面前。

“小周真贴心。”叶修这也不客气地就一勺勺喝上了,他不是那种讲究食不言寝不语的人,但也不会在嘴里含着东西就开口。

周泽楷倒是有话想说的样子,但也只是笑笑继续看着叶修喝汤。

“叶修……心情,没有不好?”叶修把粥全部喝完的功夫,周泽楷字斟句酌终于组织出了一句话来。

“我今天看了精彩的比赛还吃好喝好有什么心情不好的?哦,虽然这顿是我买单吧,但这点小钱还是出得起的。”叶修笑道。

“这段时间,过得还好?”周泽楷继续试探性地问。

“挺好的。”叶修说得诚恳地不行。他最近受到了大家的众多关照,网游里兴欣这个月抢野图boss有如神助,现实中在帝都的朋友们你方唱罢我登场地带他吃喝玩乐,他都感觉自己的胃和兴欣的材料库一样满。


问到这周泽楷也不再言语,转而盯着叶修握着勺子的手,小拇指上套着戒指。叶修的手指本身就修长,戒指匝着半圈红线才能固定住。

“所以叶修你是,最近不想再找了吗?”周泽楷话是含蓄,但叶修知道他的意思。

怎么能不知道呢,从第五赛季第一次见到他开始,那孩子看着他的眼神就一直没有掩饰过。从初入职业圈惊艳联盟的少年,到锋芒毕露封为枪王的青年,到现在愈发沉稳内敛的男人,他看着自己的眼神,都没变过。既像渴求糖果的孩子一样赤裸,又像追逐目标的男人一样深沉。

算了算,到现在也是七年多了。叶修想,是该做个了断了。

“看情况吧。”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为这句话而暗喜几秒,又听叶修补了句:

“但是小周,你,不可以。”


周泽楷感觉队友们的喧闹,包厢里空调开的热气,一下子都远了。他整个人都被叶修一句话钉住了,直接宣判了处决。

“为什么?”一颗心漂泊在狂风暴雨的大海上,挣扎着起伏想看周围有没有浮木。

“原因有很多啊,我如果说小周,你值得更好的,你会不会觉得敷衍?”叶修放缓了语气,“最主要的原因是,你是现在的荣耀第一人,你应该有最好的一切为你加冕,也是为荣耀加冕。”

“你是永远的荣耀第一人,你就是最好的。”周泽楷固执地说,这也是他的心里话。

“但我在荣耀第一人的位置上时,从某些层面上来讲,做的没有你好,没有吸引那么多人来了解荣耀参与荣耀。”叶修笑了笑安抚周泽楷的情绪才继续说,“我以前一直觉得,荣耀最重要的还是胜负,而且荣耀女神有喜欢她支持她的人玩就够了。但是随着时间推移,热情会消退,少年会老去,再痴迷的人也有冷静下来回归生活的那一天。而你让荣耀、让电竞被更多人熟知——当然这也不完全靠你一个人,还是大家一起的功劳。源源不断地有人来玩荣耀,荣耀就永远年轻,永远充满活力。”

“小周,不要去想那些说你引领了联盟商业化风气的话。退一步讲,2017年,另一个电竞的世界总决赛都开到了鸟巢,荣耀职业联盟也逐步壮大,还有戒网瘾学校的存在。我现在还记得有个新闻,说一个玩其他电竞游戏的孩子,都打进省级比赛了,还被家人送去戒管所,出来都疯了……你们现在也知道我当初也跟家里闹翻了是偷跑出来玩荣耀的了,那时有很多有才华的孩子就这么磨灭了。而现在孩子们可以跟他们的父母指着街上你的广告牌,商场里你的海报,堂堂正正地跟他们的父母说我也要打电竞,我打好了也能出人头地。

“周泽楷,你是荣耀的脸面,你是现在的荣耀第一人,我不希望你不要遭受任何不必要的异议。当然,性取向是自由的,但还是有一些人不接受。你那么优秀那么好,我不希望这成为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置疑你的点,抹黑你抹黑荣耀甚至妖魔化大家辛辛苦苦维护的电竞圈。”

“周泽楷,游戏里你是无解的枪王,游戏外你也要无解,你要和荣耀一起,成为纯净的、无坚不摧的荣耀。”


叶修直视着周泽楷说完了这段话。周泽楷这次真的是沉默了很久,一直沉默到他跟着队员们打车回酒店。

上车前周泽楷才再次开口:

“叶修,我在出道前就见过你。”

叶修闻言笑了笑,不太惊讶的样子:

“我记得,那年冬天的北京也很冷,你那时也还打不过我。”

“我记得,小周,我都记得。”


周泽楷听到这里,才终于露出了今天晚上第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然后上了车。


这是已近零点,北京的路面交通终于顺畅了起来,出租车发动一路向北绝尘而去。


再见,小周。叶修说。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