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繁花似锦少年时(终)



9.

第十赛季快过年时邹远给唐昊打了个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K市老家,他请客接风。

那时唐昊正在N市把空调热风开到最高还觉得手冻得有点僵,他因为这个赛季战队表现不佳而心烦意乱,却有点无计可施。

他回忆起以前的张佳乐,也不说重话也不爆粗,开会或复盘时站在那全队就都听他的。他对队员有问题会一针见血的点明,但还是以鼓励为主的。唐昊是个脾气急的人,但当了队长也尽量多鼓励大家,但呼啸低迷的状态并没有改变。

他本来在电话里想问问邹远怎么管理百花的,又想到现在他也不是队长了,生生止住。


挂了电话,唐昊的目光漂走在自己的电脑屏幕上。他年少时肖想的一切他几乎都有了——他打败林敬言,拿到唐三打,成了一支强队的队长与绝对核心,除了冠军,他都有了。但是这个冬天,他在距离四季如春的家乡遥远的N市,在开着暖风的队长寝室里,感到了一阵迷茫。


10.

夏休期的假刚放没几天,唐昊刚把呼啸的事处理的差不多收拾东西准备回老家,联盟一个电话就把他去K市的机票改成了飞B市的。

呼啸就他一个人收到了邀请,唐昊下了飞机打车到酒店门口时前面停了一辆北京牌照的卡宴,从后座下车的人是张新杰,自己从后备箱去行李。

唐昊也下了车,走上前跟张新杰打了声招呼。

还没入住就遇到了联盟的人,张新杰也挺意外的。还没等并不太熟的两人寒暄几句,副驾驶的门也开了:

“我缺什么东西不是有你给我送呢吗,别担心,我走啦~”从副驾驶蹦蹦跳跳下车的是张佳乐,脸上阴霾一扫而光,眼睛比北京盛夏的阳光还要耀眼。

“孙哲平前辈不过来跟我们去见见大家吗?现在距离开会还有42分钟,如果人员名单跟我推测的一致的话应该至少有6人已经到了。”卡宴潇洒地绝尘而去,张新杰低头看他那精确到秒的手表说。

“他先开车带老林去茶馆占座了,一会儿记得帮我哄骗方锐让他跟我们一起吃饭给他个惊喜!小唐昊你要不要一起啊?”张佳乐兴高采烈。

没等唐昊开口,张新杰很冷静地做出分析:“你的计划想成功至少要把王杰希这个最有可能请大家吃饭的人摆平,最好再跟苏沐橙通下气……”


这时酒店门口又到了一辆车,大家也一起看去,于是在众人的注目礼中周泽楷和孙翔下了车。

孙翔一手拉着行李一手就锤了下唐昊:“就知道你小子也会被邀请。”一边周泽楷礼貌地跟张佳乐张新杰打了声招呼。

“轮回这赛季很猛啊!栽到老叶那个大魔王身上也别太郁闷,你们还年轻有的是机会。”张佳乐说得真心实意,周泽楷只是笑,然后回了句“前辈也年轻”。

周泽楷不是喜欢说话的人,难得说出来的话更不会是客套话。张佳乐现在整个人的状态比五年前唐昊第一次见到他时还要开朗精神,像唐昊最后收拾东西离开百花时找到的老照片,第二赛季的张佳乐的孙哲平勾肩搭背站在百花俱乐部门口,那时不知道百花办什么活动俱乐部门口全是各种各样的鲜花,花团锦簇,繁华似锦,少年锦时。


不过给大家震惊最大的还不是褪去忧郁重返少年时的张佳乐,而且人到齐后最后姗姗来迟的某领队。

“大家好啊。”某第二次退役的大神还是懒洋洋的老样子,在一片惊讶吐槽中风雨不动安如山。

“平时就咱这些熟人争冠军多没意思,还伤感情——是不是啊乐乐?孙翔?”

在大家再次全力吐槽围攻前叶修继续说道:

“这次咱要当队友了。第一次世界荣耀职业联赛,有没有信心拿个冠军回来?”

他们这些人,太多场下勾肩搭背场上厮杀起来毫不留情,都是为了全国冠军。

这次终于要团结一心并肩作战,为了更高的荣耀——

世界冠军。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