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繁花似锦少年时(三)



5.

换了新宿舍,生活内容也有了变化。

唐昊和邹远每天只有上午去青训营做些基础训练巩固基础,下午和战队下赛季预备出道的新成员练团队赛,有时给战队的正式员工当陪练——当然这种陪练对他们现在而言谁陪谁还要另说,战队有主场比赛时他们也去战队特定的席位看现场。

期间战队经理找他们分别谈过,张佳乐每每跟邹远打完指导赛后都摸摸后辈的头说再接再厉继续加油,经理也是劝邹远安心磨练自己,出道的事缓一缓再说。

对于唐昊,经理已经跟他表明了态度,战队是想让他下赛季出道的,但卡在了他的年纪。此时的唐昊才十五岁,明年也就十六,在当时联盟选手的出道年龄里是排得上号的小了。所以战队的态度是先向联盟申请下再见机行事。

经理的话都谈到这里,可以说唐昊邹远已经被百花接纳了,战队现役的队员已经把他们当以后的队友看待了,除了两个人,张佳乐,孙哲平。


孙哲平的手伤在赛季的中后期终于以一个简短的新闻发布会向公众宣布。

一石激起千层浪,底下的记者群情涌动跃跃欲试想问更多,百花发言人却宣布到此结束,早就候在一边的保镖手拉手隔开人墙,孙哲平大步流星就往外走。

记者一看人都走了可还行,一下子浯泱浯泱就往孙哲平那冲,嘴上还用最大分贝喊着想问的问题。

孙哲平毫不留恋没有回头,反而是走在他身后的张佳乐听到了什么,驻足三秒回身朝着记者们答了句:

“繁花血景的目标,是赢得冠军,一直都是。”

说完也不理身后更加喧嚣躁动的人群,头也不回的追随着孙哲平走了。


随着孙哲平手伤的事不再是秘密,队里也逐渐开诚布公地谈到。

“大孙前几年的那种打法对手部负荷太大了,积劳成疾,现在减少在个人赛和擂台赛的出场,专注团队把团队赛的大比分拿下就好。百花现在是联盟里一个很完善的队伍了,不能光靠着队长赢啊。”张佳乐说孙哲平的话放百花甚至放联盟都是无人不信的,再加上积分榜上百花战队领先的姿态,竟是安抚了百花粉担忧的心也平息了联盟的讨论。

连邹远都对这话深信不疑,唐昊心里笑他傻也笑众人看不穿:百花为什么一开始一直隐瞒着孙哲平的手伤,一方面是希望还有治愈的可能回旋的余地,一方面也是不敢把王牌之一无力改变的短处让其他战队知道。

现在全联盟都知道落花狼藉的短处了,那就团队赛的时候拖着打拉锯战吧,拖到百花缭乱弹药耗尽落花狼藉残血但操作人有心无力为止。现在几大冠军有力的竞争者,嘉世霸图都是又能猛攻又有战术师,蓝雨的喻文州巴不得把人耗到跟他一个手速再加个机会主义的黄少天,微草的魔术师也是半个心脏还有治疗之神的加持,对方真的拖后期打防守反击百花也没有办法。

唐昊把问题想得透彻,但没算到张佳乐和百花第一次疯起来真的一路杀进了决赛,最终在决赛遇上了微草。

百花是凭借繁花血景在第二赛季就崛起打进总决赛的,而微草是凭借王杰希这个没有新人墙的天才小魔术师这个赛季才第一次进总决赛。按理说怎么说怎么都应该是百花的赢面比较大,但这次,百花再次折戟决赛。

伴随着亚军,还有原百花队长、第一狂剑落花狼藉操作者孙哲平宣布因伤退役的消息。



6.

第六赛季在唐昊记忆中乏善可陈。

虽说第五赛季中后期宣布完手伤后孙哲平已经不怎么上场,百花已经开始适应缺少狂剑的打法,而且这个打法也取得了亚军的不错成绩,但粉丝甚至是队员心中或多或少还抱有一丝丝希望——这个赛季不要紧,说不定队长养好伤还能继续打呢?

结果总决赛刚一结束,这边孙哲平也正式宣布因伤退役,一直悬着的刀终于落了地。

然而百花也没为落花狼藉找下家——这其中有没有张佳乐的原因也唐昊说不好。不过理智分析,现在放眼整个职业圈,也的确找不出跟孙哲平水平相当甚至稍逊一筹的狂剑士了,毕竟第一狂剑的名头可不是他自封的,是全荣耀心悦诚服的,即使蓝雨那边有个新人狂剑玩得不错,那在百花这也是看不上眼的。

而且狂剑水平好是一方面,大家心知肚明,更难得的是能跟百花缭乱配合得好。所以夏季转会窗开启,百花除了队长退役,再无动作。反观新冠军微草,有着如日中天的魔术师和治疗之神,还从别的小战队转入了一个不错的骑士,卫冕之心可见一斑。

种种表现让大部分人对百花的这个赛季都不太看好。王牌选手当打之年因伤退役的确令人惋惜同情,但电子竞技是残酷的,在唏嘘之外唱衰的论调就一直没断过。


夏休期的末端唐昊提前归队了,一方面他就是K市人家离得近,另一方面他无心旅游等娱乐活动,在家也是玩荣耀还不如回队里。

所以他提前一周就回俱乐部了。本以为自己是最早的,结果刚出楼梯口就撞见了面门装雕塑的张佳乐。

看得出张佳乐跟他也就是前后脚到的,此时一只手拉着行李另一只手抬起又生生止住了,虚握成空拳的手僵了半分钟才颓然垂下。那一刻唐昊都怀疑张佳乐手也伤了,下一秒才意识到那是一个做了一半的敲门动作。

不会再有人在给你开门了。张佳乐左右翻着衣服口袋找钥匙,这是余光才瞥到了站在不远处装空气的唐昊,本就有点忧伤的神情一下子更难看了,像是被人撞破了秘密,打了声招呼就利索地开门进屋关门,动作行云流水畅快无比,跟刚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唐昊在心里冷笑了声,也开门进屋了。


不仅张佳乐,整个百花都要接受、应对并习惯那个第一狂剑已经不会再回来的事实。上个赛季他们最后能打入总决赛,张佳乐带着全队一起疯了一把是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就是他们临时改变了以狂剑为核心的繁花血景打法,百花不习惯但别的队也是不习惯,过去的对策全都不管用,所以百花才跌跌撞撞地进了总决赛,然后惜败于另一个主动改变打法的队伍。

张佳乐毫无疑异地接过孙哲平的担子成了百花的队长,他努力地在磨合这个没有孙哲平的百花战队。其实张佳乐的努力是有见效的,百花在一片唱衰声中顽强地占据着前几名的准季后赛排位,但缺少强势的攻坚手成了百花的新短板,弹药光影永远绚烂,但不会再有人能杀出一条血路。孤零零的百花缭乱一个人打不出繁花血景。

唐昊也试着用他的德里罗跟百花缭乱打配合过,但效果总是差强人意。

“你冲得太猛了。”张佳乐疲惫地用手捏捏眉心,然后冲唐昊露出一个安抚性的苍白笑容,“你去看看这赛季老林的比赛视频,唐三打说不定能给你点启发。”

林敬言,跟张佳乐同期的明星选手,呼啸队长;唐三打,荣耀第一流氓,王牌账号。但唐昊真是烦死了张佳乐总让他参考林敬言的说法。


第六赛季常规赛最后一场是呼啸来K市客场打百花,比赛完双方队长领着队员握手下场时,林敬言握着张佳乐的手晃啊晃说了什么,张佳乐愣了下又笑着回了句话,两人才走向副队。

结果张佳乐下了台就直接冲着唐昊和邹远这边来了,声音轻巧却不容置疑:“唐昊,跟我出去吃个饭去。”

于是等唐昊面对着斯斯文文的林敬言时,就更不爽了。

林敬言也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带着上赛季出道表现抢眼的新秀,方锐。

四个人刚坐下林敬言就打趣张佳乐:“还以为这次我总能扬眉吐气带个人来赴宴而不用再一个人看你和大孙秀了,没想到你学聪明了也带了个小朋友。”

方锐跟张佳乐打了声招呼,张佳乐给他们介绍唐昊说是下赛季出道的新人,唐昊才不太情愿地跟两个前辈问了好。

“小朋友挺有个性的嘛。”林敬言也不计较这些,反而更自在了点,“上次打嘉世叶秋照例不露面,我托他们新副队帮忙带个话跟叶神约个饭,结果人家定了个大包间搞了个两队联谊,还一个劲端茶倒水殷勤得方锐都坐立难安了,还是你这正常。”

方锐虽刚出道年纪小但某些方面浑然天成:“刘皓那人就那样,我严重怀疑他不训练时就是看《甄嬛传》。”


林敬言方锐把这槽一吐饭桌气氛才热烈了起来,张佳乐和林敬言就着菜忆着二期情聊着前辈后辈一时忘了管唐昊,直到饭吃得差不多了他才想起来把话题往唐昊这边带。

“我们的新人也是玩流氓的呢,你要不要向老林讨教下?”

唐昊只得止了筷子,说了句不拂前辈们面子又不显得自己姿态低的话:“你这个赛季改变打法了。”

林敬言早就猜到张佳乐带新人来就一定要他指点一二,但没想到对方直接把话又转回了他身上,不禁正了正身:“是的。”

唐昊继续说自己的看法:“你之前冲得挺猛的,这赛季就开始……皮起来了。”

结果他都没好意思直说的词被方锐挑明了:“不就是猥琐嘛,老林在我的无限感召下被我带上了猥琐流的阴暗小道,我们会在猥琐流的道路上肩并肩一条路走到黑的!”

这点张佳乐倒也注意到了:“老林你们这猥琐流的打法……客场的话容易被对方选地图时针对,要是有个远程打掩护可能施展空间更大。”

“那你要不要来跟我们一起?说不定今年总冠军就是我们的了。”这话从林敬言嘴里说出语气很是平常。

张佳乐沉默了几秒,才答到:“我跟大孙说过,百花会有总冠军的。”

“这话我还跟老林说过呢!不过我没你这么高的为队奉献的觉悟,光说我肯定会有总冠军的,都没提他。”方锐接上又把气氛活跃起来。


“不过唐三打的装备,还是以进攻型为主的吧,你这么转型……猥琐流不会有点可惜吗?”在林敬言和张佳乐把话题扯远前唐昊终于把心底的问题问了出来。

“这位同学,可能对猥琐流有点误解,不,很大的误解。”这次还是方锐抢险答道,“你以为什么是猥琐流?这种叫法只是我们的一种自黑,实质上还是因时而动,寻找机会。”

那机会主义者黄少天也不是你们这种打法啊。唐昊腹诽。一边林敬言倒是像看穿了他的想法,接着补充:“黄少天为什么把机会主义发挥的这么漂亮,一方面是他的职业剑客不是盗贼,是可以自己创造机会的,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的搭档是战术见长的喻文州,能给他制造机会。嘉世的一叶之秋和沐雨乘风,霸图的大漠孤烟和石不转,虚空双鬼……荣耀,还是要有搭档一起玩啊。”

张佳乐在一边不语。唐昊终于确认了呼啸的来意,顿时觉得这顿简直是鸿门宴,挖墙脚都挖到队长头上来了,不高兴之情溢于言表。

“小朋友还没出道就心气很高嘛!”方锐一双大眼睛盯着唐昊仿佛发现了新大陆,“等下赛季就要场上见真功夫了,你可别被我或老林的猥琐流给打得气没处撒哦~”

张佳乐这时也出口像模像样地训了句唐昊:“怎么?想以下克上不成?”

唐昊哼了一声当回答。


好在饭吃到这也告一段落了,林敬言寒暄着下次呼啸主场一定给他们机会尽地主之谊回请,然后带着冲唐昊做鬼脸的方锐告了辞。

第六赛季的常规赛就这么结束了。百花和呼啸都进了季后赛,各自一轮游后又结束了季后赛。

这个蓝雨的夏天与他们无缘。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