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繁花似锦少年时(二)



3.

大悲大喜大起大落之间,唐昊和邹远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浑浑噩噩地收拾完东西出门的。

结果一开门却发现外面也是热闹,好几个房间都敞着门,大家都在打包行李。

“呦,你俩也走啊?”对门跟他们打招呼的是上次餐桌上点评孙哲平的狂剑,此时正装着箱子。

唐昊抢在邹远前面,发出了一声二四声不明的“嗯”。

那玩狂剑的少年只当是他们默许,手脚不停收拾着东西边同病相怜地念叨:“这次青训营真是大换血啊,平时聊天的哥们们都走了大半,没想到你俩也……好走不送啊!”


就这样,唐昊带着他的行李和部分邹远的行李,邹远带着部分自己的行李和被他爱的供养的茉莉花,走过兵荒马乱的青训营宿舍,来到了战队大楼的前台。

前台把他们的名字打电话告诉战队后很快有人下来接他们,但不是张佳乐,是战队的牧师。

牧师前辈很温和地跟他们寒暄了下,就提议说他们大包小包的不如先搬去宿舍。

于是在前辈的强烈要求下,唐昊带着他的行李,邹远带着他的行李,牧师前辈带着花,一起到达了战队宿舍,做了登记后推开宿舍的门——

“孙哲平你终于肯来帮把手了?那照片我已经翻遍抽屉了都找不到——”一个人弯着腰在翻箱倒柜的找着什么东西,头也不回的说着,临时装东西的纸箱子放在一边。

牧师前辈是跟张佳乐孙哲平一起从第二赛季打过来的老将,果断在张佳乐说什么更过分的话前咳嗽一声打断了他。

这个神圣之火烧得很及时,张佳乐回头一看,最先注意到的是手捧鲜花的牧师队友,一下子脸色跟见了鬼一样。

“你这是……”张佳乐依旧处于僵直中。

“小朋友的。”牧师笑眯眯。

“哦……我以为你真当牧师了刚主持完婚礼回来。”

“……”这话没法接,牧师队友果断把唐昊邹远推出来转移话题,“这是新来的小朋友。”


唐昊一直盯着张佳乐看,总是存在在议论里电视里电竞杂志里的人终于实体化出现在眼前,他对比着,感觉有点不像,又说不出哪里不像来。

张佳乐的名字有点中性,但父母起的名总归是衬人的,他小时候在一群放鞭炮玩弹弓的男孩里就是好看得出类拔萃,长开了就更显得精神,一双眼睛看向人总是神采奕奕的,带点期待带点快活,离后期别人口中的“忧郁气质”还很远。

这个赛季周泽楷刚刚声名鹊起,但逃不过大家把他当“新”人看待的局限。比起以韩文清率领的霸图的汉子们,大小眼吸引了过多注意而让人忽视了本人还是挺高富帅的王杰希,刚出道一年根基还没那么稳的喻文州黄少天肖时钦李轩,还有某个根本都不露脸神秘莫测的大神,在百花缭乱绚烂烟花的烘托下,用当时最时兴的词来说,张佳乐就是联盟的“颜值担当”,女粉众多男粉也不少。

百花养着落花狼藉百花缭乱两个明星角色的消耗也不小。众多因素的作用下张佳乐的出镜率实属不低,当时商业活动刚刚兴起还没那么多,接采访拍封面出专栏线上直播线下推广,张佳乐都有涉及。之前多是繁花血景两人一起,到了这个赛季落花狼藉出场锐减,孙哲平本人也推掉了很多这类的活动,于是张佳乐出场的就更多了。

但平面的照片和视频里的形象再多,也还原不了真人。唐昊用目光对张佳乐进行了一波全方位的扫描,最后把不像的原因归结为真人更瘦,也更鲜活。


这边邹远已经激动得跟偶像打了招呼,听了他介绍自己玩的也是弹药师,张佳乐愣了下也是笑了:

“挺好的……好好玩,说不定过两年你就能接我的班了。”

邹远听了这话却是惶恐:“前辈还能打很多年的……这才第五赛季,再打五个赛季都不会有问题的!”

张佳乐的声音听着有点苦涩:“以后的事……谁知道呢第十赛季百花还需不需要我呢。”

“张副队真是见到小朋友就感慨了起来啊,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你房间收拾好了没?让小朋友先放下东西啊。”牧师队友果断又一个打断。

“也是,”张佳乐抱起箱子给邹远唐昊腾地方,一边自信地昂首笑了,“毕竟这个赛季,冠军会是我们百花的。”


4.

唐昊和邹远也是入住后才后知后觉他们住的是张佳乐原来的单人宿舍。

对此邹远可以说更加诚惶诚恐了,拖着唐昊去向前辈也不知道该致谢还是致歉。

张佳乐倒是一摆手,很潇洒地说没关系,反正大家都住双人寝,他一个人住单人寝也不好意思。

高风亮节地把自己宿舍让出来,张佳乐搬去了隔壁,队长宿舍,也就是孙哲平住的单人间。

得,这回百花的确全队上下都是双人寝了,公平得不可思议。


这双人寝唐昊一直住到他后来转去呼啸,呼啸的队长是也是单人间,副队房间在对门,也是单间。

方锐做副队时跟唐昊关系很一般,结束训练回了宿舍几乎就不再出门。唐昊偶有进出都要先跟对面紧闭的门打个照面。

再后来方锐走了,刘皓来了。唐昊不是孙翔,叶修、刘皓和嘉世之间的事他从孙翔跟他的一些吐槽中理了个大概,心里也有数。刘皓来后经常进进出出跟新队友们拉进关系,反而是他出门少了。

一次呼啸给一个林敬言方锐搭档时的老队员开送别宴,那人喝了点酒后开始回顾“犯罪组合”时期的光辉往事,说着说着就提到了队长和副队的关系。

“不是我说啊,咱队的队长和副队的关系……嗝……也太一般了。想当初方锐……出了训练室就往林敬言队长的寝室里钻……要么怎么能打这么好的配合呢……”

这话他虽是前辈平日里也不敢说,说了唐昊这种能在全明星赛上对林敬言说“以下克上”的人也不会放在心上。现在许是喝多了,许是要走了,那人终于跟唐昊絮叨了起来。

原本热闹的气氛突然一窒,大家都有意无意瞄着刘皓,想着一向圆滑会说话的副队能出来打个圆场。

刘皓想到了什么似的,又喝了口酒才开了口:

“以前我私下找叶秋……他总是说,让我把心都放在游戏上,少花些心思在游戏外的关系上。”

被提及的这尊大神足以让想八卦的大家噤声,一时间只有刘皓的声音在晃晃悠悠。

“翻来覆去,都是这句话……否则我也不至于记这么久……他对我,别说苏沐橙了,就是那时还在青训营的邱非……得到的关心都比我多……”


这种场合刘皓自然是在敬酒陪酒中喝了不少,这话是不是醉话另说。

唐昊一杯没喝,清醒得都没有借口骗自己。

他没说话,其他人从林方的旧事听到叶神的八卦,而他的思绪,也回到了青训营的时候。


张佳乐的单人宿舍很空,看得出他们入住前被保洁清扫过,但唐昊感觉得到这之前也没怎么住过人的。

张佳乐的宿舍比青训营的双人间大了一倍有余,采光佳有阳台有独立卫浴。

头伏那几天K市出奇的热,大家把训练室的空调开得温度很低,结果坐在出风口的邹远不幸感冒了,回宿舍反而不能开空调了。

邹远喝了药昏昏睡去,这边唐昊热得根本都睡不着,大半夜到洗手间想冲个凉。

夜里太安静,安静到能隐隐听到从隔壁传来的水声和说话声。唐昊根本听不清谁的声音在说什么,直觉是张佳乐——隔壁除了孙哲平就是张佳乐,还能有谁?

听得到又听不清这种事最勾人心魄,仿佛是猫在不伸指甲的挠人的心,唐昊感觉更热了,可能是这洗手间太小空气流通得不好,他心烦意乱。

终于在墙那边有什么东西撞上来的那一声后,唐昊打开了花洒的开关,一下子调到最大。

水是凉的,砸在身上很舒服,一下子浇灭了唐昊身上的燥热。水声哗哗,掩盖住了隔壁的声音,一下子浇灭了唐昊心里的火焰。

他想到前几天去百花主场看比赛时自己侧面就是百花粉拉出来的横幅:

张佳乐,孙哲平,繁花血景一万年。

一万年。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