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繁花似锦少年时(一)


原著背景,上帝视角,私设如山


1.

唐昊是在第五赛季时加入百花青训营的。

他选择百花的理由很简单:K市,离家近;战队本身条件也很不错,第三赛季繁花血景一路杀入总决赛,二四赛季也进了季后赛。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玩的角色是流氓。

有着繁花血景的百花是以弹药专家和狂剑士为核心的,这点毋庸置疑,说起流氓反而是呼啸队长林敬言的“唐三打”有第一流氓之称。

唐昊自然有自己的思量:孙哲平,张佳乐,林敬言都是第二赛季出道的,现在正值当打之年,给他们找接班人这件事仿佛还距俱乐部提上日程很远。

与其打败众多目标直指王牌角色的竞争者们后,还要在等待当家选手状态下滑的漫漫长路中消耗青春,还不如自己另辟新径玩个其他角色拼出头来,之后是成为队内新王牌还是转队去接手新的王牌角色,就是后话了。

没有开上帝视角也不是穿越回来的唐昊不知道以后会出现虚空双鬼来打脸他此时的想法,他当时就是这么想着,顺便对同宿舍玩弹药专家的邹远,心里是一分轻视一分可惜八分淡漠的——轻蔑于其只执着于当家王牌的短视,可惜于能预见到的冷板凳的漫长时光,淡漠在,他根本没想过会与邹远成为队友打配合。

毕竟,现在如日中天的是张佳乐,以张佳乐现在都状态,只要不出意外,不敢打保票第十赛季,打到第八赛季是没大问题的。

那时我早就出道了,那时候这小子能不能力挫群雄成为百花缭乱的接班人都不一定。唐昊想着。

邹远倒是心思单纯的真心喜欢荣耀喜欢弹药专家的职业,张佳乐是他崇敬的大神,他没想过也不敢想去接替。

这样两个人各怀心思,却也各自努力,反而相处得不错。邹远弹药专家的表现比青训营水平高一点比职业水平差一点,唐昊的各项数据一向漂亮就是玩的角色流氓不那么重要。半年过去,青训营的少年轰轰烈烈来了一波又销声匿迹走了一波,隔壁对门的双人寝都换了好几轮人,两个人倒是都留了下来,就他们宿舍风雨不动安如山。

时间推着所有人向前走,终于在这时露出了狰狞的爪牙。


2.

刚开始只是流言,跟流感一样在青训营里蔓延开来。

“前几天打嘉世孙队又没上单人赛和擂台赛,是张队守的擂。”

“看了看了,本以为副队能一挑三的,结果嘉世守擂的是叶秋!哎可惜了。”

“我这话没不尊重队长副队任何一人的意思啊,我是感觉,队长守擂,差不多都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你看看嘉世不就是一叶之秋吗!霸图大漠孤烟,微草王不留行——”

“蓝雨可是夜雨声烦呢!”邹远远远地插了一句,他听着这些切切查查直想到了黄少天。黄少的垃圾话跟这一比简直堪称美妙,他想着。

那边讨论的人一听这句望了过来,一看是邹远,立刻回了句:“孙哲平又不是喻文州!再说了,狂剑士这个职业残血了更容易爆发。”

“你们用嘴打比赛还是用手?饭都堵不住你们的碎嘴。”跟邹远一桌的唐昊话就犀利多了。

对面那桌本来还想再说什么,唐昊端起盘子起身就往门口走。

这些看似无关痛痒实则含沙射影的话他和邹远这段时间听得实在不少,刚开始只是在水房厕所还有抽烟的阳台角落里滋长着,现在都堂而皇之成为了食堂餐桌的佐料话题。青训营的三四个狂剑仿佛嗅到了新鲜血液的饿狼,精力旺盛得不正常。

也难怪队里议论,孙哲平的低出场率已经在荣耀的相关网站上成为热议话题了。

二三四赛季孙哲平打得太猛了,这个猛一方面指他的风格之狂,一方面指他上场率之高。

张佳乐的百花式打法自形成起就伴随着华而不实的诟病,这诟病懂行的一笑置之,但弹药的消耗大倒是真的。所以前三个赛季百花缭乱几乎不打擂台,而是单人赛第一个出场,给百花赢一个开门红,弹药纷飞中对面红血倒下,这是张佳乐在告诉所有观众——百花缭乱来了,百花来了。

所以守擂的重任就落在了孙哲平的肩上,不同于百花缭乱把对方打得一塌糊涂自己却片叶不沾身,落花狼藉往往是在浴血奋战,在残血爆发中用葬花送敌手归尽。

在第二赛季百花刚崛起时人才稀缺,孙哲平就单人守擂团队全都上,真真的一个人当三个使。三四赛季队伍逐渐形成,磨合期、冲击季后赛、季后赛时孙哲平照样三战全上。到了这个赛季,出场锐减立刻得到了全荣耀上下的议论。


百花青训营这边已经暗潮涌动成这样了,不知道战队那边怎么样了。唐昊心想着这些放了盘子从餐厅门出来想下楼,结果眼尖发现一个扎着小辫子的身影已经沿楼梯迅速跑下去了。

“喂。”唐昊喊了声,追了上去。

那人跑得飞快,果断把负重的东西一扔,几个闪身就没了影。

唐昊见追不上也不再追,把那人抛弃的东西捡起来,一看,是一大束茉莉花,白色的,靠近花蕊的部分又带点粉,跟百花的队服很像。

“这是……”就在唐昊抱着花愣神的功夫,邹远走过来了,见他抱着这么大的一束花站着,也是很惊讶。

“百花的粉丝送的,估计是第一次来,把咱这青训营当战队了,误打误撞就进来了,把花扔给我就跑了。”

唐昊张口就编,还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听得邹远一阵点头:“……那,我们要把这个送去给战队吗?估计是给孙队的,也有可能张队……”

“不用了,”唐昊打断道,“他们两个,估计谁也没时间没心情照顾这花,你喜欢你养去喽。”说完又一把把花推到了邹远怀里,自己继续下楼冲着训练室去了。

邹远想着唐昊的话有理,只能在宿舍把这花供了起来养着,给花换水时还跟祈祷一样念叨着孙队要好起来张队要坚持住百花要拿冠军,念得唐昊都确定他是黄少天附身了。

直到听到邹远说唐昊要帮助百花崛起,被提及的人终于忍不住出声了:“与其为我们祈祷,不如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多念叨几遍说不定就能接手百花缭乱了呢。”

与孙哲平和落花狼藉的低出场率相对比的,张佳乐和百花缭乱倒是撑起了百花的一片天,同时也成为了全荣耀关注的中心。身为百花青训营的成员,唐昊他们也必须关注战队的动态。现在唐昊闭眼都是百花缭乱绚烂的光效和张佳乐随着动作一跳一跳的小辫子,张嘴百花缭乱的名字也就跑了出来。

“可我……”邹远嗫嚅,“我这样的弹药师,即使接手了百花缭乱,也没法代领百花到达现在的高度啊……王不留行是王杰希成就的,百花缭乱也是张佳乐前辈缔造的,我真心希望,百花缭乱能一直在张佳乐前辈手上……”

唐昊听这话也是一愣。在此时,他们宿舍门却被敲响了。

邹远把花放好就去开门,来者是青训营的总教练。

邹远在心下暗叫不好,他最近遇到了一个小瓶颈期状态始终上不去,是不是队里终于……

“邹远啊,还有唐昊,”教练看了看两人清了清嗓子,这次连唐昊都站起来了——

“收拾下东西,你们要搬宿舍了。”

两人心下一紧。

“你们去战队找张副队报道,他给你们安排了房间。”

两人僵在原地,差不多已经要石化了。

t.b.c

繁花似锦,少年锦时。

或许人无再少年,但繁花血景一万年。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