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周叶】Mr.Zhou&Mr.Ye (II)

想了很久还是采取了ABO设定,完全是为了情节更顺畅。

然而是个清水文。


叶修感觉事情的发展有点要跑偏,在他被这个刚认识没十分钟带他回房的周先生盯着却一言不发的时候。

这个晚上发生的事情有点多,他跟苏沐橙被组织叫到会议室,结果等待他的是交出却邪并放逐。他毕竟是“一叶之秋”,嘉世还要点脸面不敢在公司内动手——当然,嘉世担心真动起手来叶修会不会爆发把整栋楼拆了也是个原因。

叶修刚走出嘉世的大门,就感到身后有人如影随形,只是碍于街上还有行人没有立即动手。叶修几个闪身,就进了这家会所准备躲过检查再撤,结果就遇上了这位周先生。

刚刚在餐厅的时候,叶修一边跟周泽楷进行干巴巴地对话一边也留意着周围人的聊天内容,听到大家都在抱怨航班取消火车延误时他就知道这次嘉世是没打算放过他,于是既来之则安之从善如流地跟周先生回了房间。

回房间后画风就有点不对了,两个刚认识十分钟的人面对面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大眼,谁都不说话。纵是有“叶不羞”这个绰号的老叶在帅哥的沉默凝视下也有点经不起,于是准备没话找话打破这安静很久的空气。

“周……呃……小周啊,今天多谢接待。你不是H市人吧?改天哥带你逛一逛啊,这地哥熟罩着你。”这话叶修说得理直气壮,就好像外面的血雨腥风一片混乱跟他无关一样。

“周泽楷。S市。出差,马上回去。”周泽楷这边却有点脸红。

叶修心想着年轻人就是脸皮薄,一边从大衣的口袋里掏出烟盒,抖出一支烟在周泽楷面前晃了晃示意问他介不介意,结果脸皮薄的年轻人跟在餐桌上一样,又是一把抓住他的手,烟夹在两个人的指缝间。

故技重施。叶修又是微微眯了下眼,这次眉眼里的笑意薄薄一层,比现在窗外的雪还要淡。他甚至已经开始盘算把面前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放倒后离开需要多少秒了。要不是他宝贵的手和烟被人扣着,他估计已经下意识地行动了。

周泽楷盯着叶修,就是不说话。他的眼神很深邃,跟沉默一起,像黑色的海水静默着把叶修包围。

叶修有点忍无可忍了,他今天心情本来就不太好,会跟周泽楷回房也只当消遣,要是向这个态势发展下去的话他可不想再奉陪了。

“你,用药。”周泽楷终于开了口。还用的肯定句,简明扼要。顺便扣紧了叶修的手。

这次轮到叶修摸不到头脑了:“你什么意思?”他飞快地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在嘉世时的经历:自己在交出却邪时跟孙翔各执一边,都没碰到手。还有就是签署引退声明时用的是嘉世准备的笔……

“你带着诱使Alpha发情的药。”周泽楷又逼近了点。

叶修看着他们相交的手,苦笑都笑不出来。估计是有人在签字的笔上做了手脚。除了苏沐橙,全嘉世上下一直以为他是Alpha。然而这个针对Alpha的药对他无效,却机缘巧合作用到了另一个真Alpha的身上。

“呃,我说我这是被前同事恶作剧了你信么?你先松开我的手,我帮你去要抑制剂……”叶修有些无奈地拍了拍无辜受害人周先生的背,结果周泽楷顺势另一只手搂着叶修的腰就倒在了沙发上,头埋在叶修颈侧。

叶修这次是真的感到了危险,空着的手立刻化为手刀准备把人劈晕。

结果手刀在距周泽楷还有1cm处僵住了。

周泽楷舔了舔叶修脖子。


拉灯。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