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ar away

U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me cry
when u give me those ocean eyes.

【周叶】Mr.Zhou&Mr.Ye (I)

史密斯夫妇PARO



故事开始于某个雪夜。

周泽楷顺利结束了此行的任务,回酒店刚把东西收拾到一半,就收到了航班延误的短信通知。

看着短信上的“天气原因”,再望了眼窗外刚飘起的几片微乎其微的小雪花,周泽楷想了想,边开电脑查信息边给组织打了个电话。

驻守轮回总部的江波涛听完自家王牌特工言简意赅的陈述,表示了理解:“这次任务顺利完成了就好。下次行动还在一星期后,这边也没什么要紧的事,你迟一天回来也没关系。”

“不。嘉世。”这点小雪不至于航班大面积延迟或取消的。或许是是嘉世想要搜查或拦截什么人,才找借口进行航空管制的。

这三个字在别人听来肯定是一头雾水,不过“周语十级”的江波涛听懂了:“嘉世在运作什么吗?”细细想一下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虽说这几年群雄并起,嘉世的势力大不如前了,但是有“斗神”一叶之秋镇着,嘉世还算是能经营下去的。“我努力查清嘉世那边的情况,周队你先避下风头,等航空管制过了就回来吧。”

“嗯。”周泽楷这么应着。但江波涛也知道,这位一贯主动出击的“枪王”,并不会就此罢休的。


收拾好行李,周泽楷刚下到一楼大厅准备出门上街打探下消息,就看到远远地有一队全副武装的人向这个方向走来,他当机立断转身走到酒店户外的露天餐厅,找了个空着的两人桌就坐了下来,不动声色地等待着搜查人员的到来。

结果有人先到一步,毫不客气地拉开椅子坐在了周泽楷的对面。

“不介意的话,拼个桌。”对方笑眯眯地说。

“……”来者不善。周泽楷本想让这个陌生人起来,但更不善的一拨人来势汹汹,已经堵住了餐厅门口。

“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默许了。”男人倒是自来熟,笑起来时眼睛弯出一道弧度,中和了下垂眼容易给人带来的懒散感,“我叫叶修。”

“周泽楷。”看到搜查人员走近,周泽楷立刻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迅速回答。


“例行抽查。”出示了相关证件后搜查人员简单询问了几句,他们此行的目标只有一个人,所以对成双成对或者成群结伙出现的人并不太细究。

周泽楷看着叶修略带惊讶又不失礼貌地一一回答后,甚至又流露出好奇的神色试探着回问了几句。搜查者当然不愿意多浪费时间,敷衍地警告了下“不是你该关心的别多嘴”就离开了,他的手也就从别着碎霜与荒火的腰间移开了。

“多谢小周的帮忙了。我就不多打扰了,先行一步。”叶修用余光扫到搜查队大批人马已经撤去,只留两个人守门盘问后也准备溜走了。他冲临时组队的小伙伴礼貌性地一挥手以示谢意,结果伸出去爪子还没收回来就被对面的人一把抓住了。

周泽楷抓着叶修的手后知后觉地感觉自己有点突兀,叶修的手指纤长,皮肤光滑,没什么茧子,一看就是平时不怎么劳动。

爪子受制于人的叶修眯了下眼睛,脸上的笑还没有消失,但周泽楷隐隐感到了某人的小心脏已经开始飞快地算计什么了。于是他只能点明现实:“外面,更乱。”

他没说错,嘉世已经不惜出动跟警方的关系来搜查他了,外面街上游走的便衣肯定遍地都是。叶修不置可否,反问回去:“那你呢?”

“跟我,回房。”周泽楷简明扼要,拉起叶修就往酒店里走。

叶修没有拒绝。



在七夕的尾巴上送上祝福。

评论

热度(16)